破除“病业”观念

更新: 2018年02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日】我是一个修炼了二十年的大法弟子,得法的时候十八岁。修炼路上,我觉的过的第一关就是病业关,那时候的思想单纯、干净、学法入心。特别是在《美国讲法》中师父对病业方面的法理讲得十分清晰,所以,在这方面,我从未拖泥带水。

在开始修炼的两、三年中,师父几次给我消业,大概在二零零零年后,几乎再没过过病业关。同时,我坚信师父讲的没有业就没有病,在二零零八年怀孕的时候,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怀孕反应在我这几乎是零。

但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宫内畸胎瘤、糖三高风险和贫血。其中,最让我纠结的是这个糖三高风险,这关系到小孩的智力,那个时候,对旧势力的干扰认识的还不是那么太清楚,一直到临生孩子之前,心里才彻底稳定下来:作为修炼人,肯定不能杀生,不管结果怎样、不管孩子咋样、师父给什么就要什么样。结果,小孩生下来,又聪明又健康。两个畸胎瘤也在生小孩的同时摘掉了,但这个贫血却一直到最后也没破除。生完孩子这么多年了,作为修炼人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从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过,直到这次怀孕。

这次怀孕一开始,就有这个问题:贫血。我知道这肯定和自己的修炼有关系,是要解决上次没解决的问题。还是按照惯例,医生说要开一些补铁的营养品。我也开了也领了,但没吃。一连两次都是这样,第三次的时候,碰到一个大夫,说是要我去更大的医院查一查是否地中海贫血,这次对我有点震动,我在网上看了一些资料,我觉的没必要查,而且孕检也一连三个月没去,直到二零一七年九月份。

九月份的时候,我再次去医院孕检,这个医生还是坚持给我开了些补铁的营养品,同时,还说了一些坚持去大医院检查之类的话。中午的时候,我和一个同修吃饭,把我的情况和她交流了一下。

修炼之初,我觉的今生不去医院,这是多么大的福气呀!自我感觉病业关一直过的利索,自认为这方面的修炼已经很扎实了,不会再有这方面的考验了。但就去不去孕检方面,感觉很为难:一方面觉的作为修炼人,不应该去医院参加孕检,另一方面觉的不去,别人不理解,现在生孩子都是去医院,而且,这就是一个流程了!每次都硬着头皮,同时带着强烈的怕心(现在明白了那还是下意识中怕检查出来病的心)、犯怵的心、怕麻烦的心、怕和医生打交道(甚至和医生交流,说话也语无伦次的),每次去医院都心慌慌的、紧张得丢三落四,现在这一切都清晰的呈现在我眼前。

回家的路上,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为什么把去医院看成是如临大敌呢?应该和去别的地方没有什么两样才对呀?和别人交往的时候,这种慌张和不理性,大多也是怕心的缘故,尤其去什么政府部门办事的时候,表现的特别明显和强烈,人家只要态度不太恶劣,我就感恩戴德的非常感谢(其实他只是做了份内的事),如果是别人欺负了自己,不敢反抗,甚至连不满的态度也不敢表示一下,甚至完全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表现,并不是因为已经修到了符合法的境界,而是不敢,莫名其妙总是把自己放在低人一等的位置上、放在被迫害的位置上,这除了从小到大形成的自卑的心理外,更多的是这场迫害给我造成的害怕的心理阴影在作祟,根本就想不起来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根本就想不起堂堂正正。

回到家,又犯难了,我觉的对于“贫血”本身自己根本就没有看重,在这方面总感觉自己的心性是到位了,怎么还这么没完没了的干扰呢?吃这个吧,不符合法的要求,不吃吧,这一项指标一直低,医生说三道四的。但我还是觉的吃了不符合法,对自己的修炼来说是个污点,不能因为要在医生那交个差,就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想到此,我就把那几盒营养品放在床底下了。我认为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同时发正念清理“贫血”对我的干扰。

又到了孕检的日子,我觉的应该没问题了,这个“贫血”该解决了。可是结果出来后,这项指标却比以前更低了。我回家后不平静了,心里一直翻腾着,大脑也发热了,说话办事也不冷静了。这时候,看到了同修关于如何破除病业关的修炼体会。我觉的人家的体会好像就是针对我一样,同时,我也觉的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下午,我给一位学医的同修交流了一下我的问题,她说:“贫血,浑身没劲,还容易呕吐。”我豁然间明白了:我任何不适的状况都没有,浑身有劲,一直坚持工作到现在。我根本就没有贫血呀!这根本不存在呀!至于检查的结果,为什么就非得符合现代医学的标准呢?当我悟到这个理后,我觉的肚子里的宝宝一下子由狂躁的跳动变的安静而平和了。

在第二天的学法中,师父又解开了我在这方面的疑惑:“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因为这次我一直想自己顺产生孩子,但是在上一次是剖宫产,所以,心里还是时常有些顾虑。

师父讲:“我们做这件事情也不允许走偏的,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1]“遇到也好,不遇到也好,保证你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这一点我可以保证的了。”[1]

师父把天机都告诉给我们了,就看我们信师信法的那颗心了,归根到底还是信师信法的问题呀!

当我悟到此理,第二天骑车上班的时候,我真真切切的感觉师父就在身边,心里是那么的踏实!到了单位,中午吃完饭,我的一位同事提到我另一个刚刚生孩子的同事到孕后期也还是贫血的。紧接着,另一位同事问我现在怎么上班,我说还是骑自行车,骑车比步行还是快点。她紧接着劝说我一番不能骑自行车了,如何如何危险,还举了几个例子,一连用了好几个“危险”。当时我也没太在意,没有多想。但回家后,觉的这两件事还是有些蹊跷,这不就是旧势力借用常人的嘴把大法弟子往下拽吗?这不就是往我脑子里打邪念,动摇我对大法的正信吗?

晚上学法的时候,正好是《转法轮》第六讲“自心生魔”[1]那一节“还有一些人自己意识上老受外来信息干扰,外来信息告诉他什么,他就相信什么,也会出现这个问题。”[1]这不是师父点我的吗?长久以来,我不就是这样吗?不好的念头出现的时候,不知道分辨、不用法衡量,甚至还顺着它想下去,或者,过一段时间才能反应过来,再发正念清理它们,根本做不到即时分清、清理。在修炼中,要时时刻刻提高警惕了啊,这可不是小事啊!同时,我更加明白了,修炼的路上,真是师父牵着手,才能走到今天的。

又到了孕检的日子了,我还加上了感冒状态,嗓子疼、鼻子不透气,不是很严重。但我脑子里老有邪念干扰:感冒状态可能会影响血液检查的结果,可能还是个好事呢?推迟你的血液检查。但我转念又一想是这样吗?不管怎样,我还是先发正念清理,感冒就是不正确状态。正念一放松,就觉的感冒状态加重了。紧接着,又有念头一闪,说不定这是师父演化的假相呢?为了推迟血液检查。这次旧势力更坏了,让我自己猜测师父的用意。我反问它:“你怎么知道师父要这么来度我呢?”师父说过:“我修炼这么多年,别人想知道我的思想根本不可能,别人的功能根本就打不進来。”[1]

昨天晚上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念头在我心里翻腾着,好像又陷入了迷乱的境地,这时,我又忽然想到:有一段时间了,早晨六点的正念刚好错过,醒来一般就是六点十分了。我想又是什么力量阻碍我发正念呢?哪里出了问题啊?我于是对先生说:“帮忙把我的被子抱出来吧,和你在一起,老是睡不着!”他照办了。

我在心里使劲大喊:“师父啊!帮帮我吧,我的修炼路到底在哪里呢?我该如何去走呢?”刚刚喊完,师父就把正念打到了我的脑子里:“现在根本就没有病业关!”没有病业关,那为什么会出现各种病业的状态呢?那只不过师父利用它的形式去我们的人心而已,也就是说修炼人根本就没必要担心自己有“病”,只不过要借用这个形式为契机,让我们向内找,找出修炼中的不足。我又想到我最近看明慧网的几篇关于病业方面交流的文章,大多都是观念的转变或者是信师信法方面的心性问题。我心里一亮,就感觉师父离我是那么的近、那么近,我修炼二十年来,似乎从来没有这么贴近过。

后来我又学习了师父关于病业的一段讲法:“出世间法修炼就是最纯净的罗汉体修炼了,就没有病业了,但世间法以外修炼没有圆满还在往高层次修的,那么他还会有苦有难,为提高层次而过关的事,但都是人与人、人与事心性上的矛盾,和执著心的再去,没有身体的病业了。”[2]

写这篇交流文章的时候是出于这样的目地:理清一下自己的思路,能够找到自己的执著心,找到自己处于干扰迷乱的根源,因为在那时,我一直处于喝营养品,还是不喝的矛盾中,一直在这两者之间打转。师父说:“在任何干扰下都不钻到具体事件中搅乱自己,才能走出来,而且威德更大。”[3]写完以后,所有的问题都明朗了,还找到了隐藏很深的各种执著心,和修炼上的大漏洞,更感师尊度我们的不易和师尊那洪大的慈悲!跪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病业〉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