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变观念 路越走越宽

更新: 2018年01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患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类风湿关节炎、心脏供血不足、神经衰弱,睡不好觉,整天脸淤、腿肿,练了十几年乱七八糟的气功,也不见好。一九九七年四月十三日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我得法了,我请了《转法轮》书,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本修炼的书,这就是我要找的。

那时看到师父说圆满、怎么圆满等讲法,就以为快结束了,觉的自己得法这么晚,就抓紧时间学法、背法、抄法,每天时间抓得很紧,从不睡午觉,做梦都是直线往上升。

1、去掉对弟弟、妹妹的亲情

我家姊妹六人,我是老大,全家八口人,只靠父亲一人每月二十四元的病退工资生活。六四年,我考上大学,家里也给不了一分钱,但父亲还是让我去上大学了。从那时起,我就暗下决心,以后要报答父母的恩情,自己的生活水平不能超过父母,不能超过弟妹。所以,我一毕业,自己只留十元生活费,其它的都给父母。

我姊妹年龄相差很大,最小的弟弟比我小二十一岁,他们几乎是我养大的。无论是上学、开家长会,还是找工作、结婚,我代替父母操透了心,无论谁家有事,我都主动跑前跑后、出钱出力。尤其是我大弟弟,他虽然比我小五岁,但是赶上文化大革命,游手好闲,整天不在家,他没有正式工作,对家里也没有贡献,二十五岁结婚,还是我出钱给他办的,并生了双胞胎儿子。他是家里最大的负担,还经常出事,所以帮他的忙最多。

一九九五年,他全家去海南办钉厂,让我负责买钢材,做成模具,给他寄去,帮了两年忙,没给一分工资不说,最后一次算账,他还欠我二百八十元,一式两份,交给他一份。一九九七年元旦,他破产回来,点着我的名,问我还欠不欠他的钱,我说不欠,他说他本子上写着还欠三千多元,我说不欠,他拿起凳子就要砸我。从此我不理他了。

九七年四月,我得法后,去掉了怨恨之心,原谅了他。九八年,我丈夫去世,他媳妇和儿子先来了,他还挣孝子头,我让儿子去给他磕头,他来了,但后来还是借走四千元至今不还,我也不想要了。他儿子有病,每家给五百,我给了他一千元。其他弟妹的孩子都三十左右了,我儿子年年都去看弟妹他们,可谁也没来看过我这个大姐。我这个人,情很重,不只是孝顺父母,对弟弟妹妹的情也是很重。

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

我知道这都是去我的情的。我是个修炼的人,他们是常人,我不能跟他们一样,我放下了委屈心、抱怨心,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坦然面对这一切。全家三十多口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零零五年都三退了。这是我最欣慰的。

2、放下对儿子的情

小儿子二零一一年结婚,我们买的新房,儿子写的媳妇的名。媳妇比他小五岁,娘家条件好,都是在政府机关上班。媳妇个性很强,又自私,看不起人,比较强势。她不干活还得指挥别人干,她不出钱,每月还得给她两千元,她说了算,反正是好没事找事。

结婚头两年,新房没暖气,冬天在我这住五个月,我每天给他们做饭,媳妇喜欢吃什么就做什么,即使早上七点上班,我也要给她摊个鸡蛋饼带上。第二年,添了个孙女,我伺候月子,儿子说床上没被褥,我说我做的新褥子呢?儿子说,她都铺到那张床上去了。我又从家拿来被褥。有一天,我收了尿布,笑着说:“给,不叠了,叠也不合格。”儿子一听就炸了,说:“你什么意思,谁说你不合格了?你还不如不说呢。”我觉的特委屈,就跟儿子吵起来,我还气哭了。最后儿子说:“滚!”一个“滚”字叫我清醒了。

我想我是修炼人,遇到矛盾找自己,我到底哪错了?我找到了,虽然我心里没啥,又是笑着说的,但那是一句废话,是多余的,儿子是怕媳妇不高兴,是我错了,以后我就很注意修口。

孙女一岁时,媳妇闹离婚,最终协议离婚,她不要房,不要孩子,只要十万块钱。本来说马上就搬出去,一直没走。我给她娘家说了,过几个月又复婚了。我看了两年孙女,每天给他们做饭,洗衣服,媳妇从来不正眼瞅我,让我穿一双旧拖鞋,还说把拖鞋刷刷,我说刚刷过,她说上边,我说上边刷不掉。下次去了,我找不到拖鞋,她说扔了,就又给我一双她不穿的拖鞋,我一看,前脸已裂开五分之四,我用线缝了缝,一直穿到现在,其实她家有好几双新拖鞋。

开始时,我心里过不去,就跟同修说,同修说:“多好的修炼环境啊!”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借同修的嘴点化我呀。师父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师父还说:“大家想一想,你是个炼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标准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个理来要求你了吧。你是个修炼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层次上的东西吗?那就得用高层次的理来要求你。”[1]

六年的时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比如:他们一吵架,媳妇就来找我,不开门就叫开锁的人卸我的锁,不管我给他们多少钱,不管我给他们干多少活,他们家里的东西扔了,都不会给我,这个环境真的很难得,去掉了我很多的心。以前我是个脾气暴躁、自以为是、一人说了算、从不让人说的人。经过几年的魔练,不知从什么时候,我变了,变的宽容大度,能理解人,能听不同意见,不管是对家人还是对同修,都能慈悲对待。

我很感谢那些给我制造麻烦的人,没有他们,我不可能改变、不可能提高。我觉的媳妇很可怜,也许她也是很高层次来的,她迷在常人中太深了。本来结婚前就退党了,婚后又不听真相了,而且不让我见她家人,这是我最遗憾的。但愿最后能把他们都救了,不枉相识一场。

去年孙女四岁,媳妇又要离婚,我把心放下了,我想一切都是天定的,不动心。后来她又说本来是要离婚的,想想为了孩子有个爹,就算了。还说:“妈,我们以后也象我妈和我嫂子那样和睦相处吧。”我说行。儿子结婚前,连袜子都没洗过,现在学会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给女儿梳头,这都是媳妇的功劳,我得谢谢她。我用大法法理教育儿子,不炼功也得按真善忍做人。他全力支持我做大法的事。

我把他们放下了,再不把他们当儿子,我也不把自己当老人,只把他们当成众生的一员,我对他们没有任何要求,只是做好自己,所以,不管他们怎样对我,我的心都很平静。现在我每天都很忙,觉的时间越来越快,所以我谁也不想,他们叫我帮忙我就去,而且要做好,不让我帮忙,我也不打电话,心很静。其实我把心放下了,他们也不吵架了,即使吵,也不打扰我了,也很少麻烦我,使我有更多的时间做大法的事,有更多的时间去救人。

跳出人的情,其实是很快乐的事,心里总是喜滋滋的。就连吃饭也发生了变化,我现在吃什么都行,什么时候吃都行,吃多也行,少也行,每天粗茶淡饭,填饱肚子就好,甚至忘了饭香,真是很奇妙。

我之所以有这样的变化,是跟自己长期坚持学法、背法是分不开的,遇到事就会想到师父讲过这方面的法。更重要的是师父的加持、点化和严格要求,过不去关,就无路可走,就得改变自己。

我只是在去掉亲情方面有了一点提高,我还有很多执着心,比如安逸心等,面对面讲真相救人还做的很差。今后我会继续坚持学法、背法、同化法,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好自己,多救人,完成历史使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再一次谢谢师父!合十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