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病业”假相迫害后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九日】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份的一天,我与同修讲真相被人恶意举报,绑架到派出所。我们没有怕,给警察讲真相。他们根本不听,大声吼叫,并说上次抓了几个还没放。我们就发正念,问什么都不配合。

他们从我包里发现了我的证件,上网一查,知道我是谁,打电话通知家里人来。不一会儿,我头痛的厉害,警察恶狠狠的说:“痛死你”。在师父的保护下,大概呆了二个多小时,家人就扶我回家了,同修比我晚回来二个小时。

第二天,我觉的疼痛减缓了一点,就去小组学法。同修们都知道了,叫我上网曝光。我不肯,我说,他们没有为难我,只拿走了几十张真相币和真相卡片。此时,和我一起被抓的同修告诉我说:“当时看到有一双大手从你的后颈窝抓下来,接着你就头痛”(同修天目看到的)。

我当时不悟,害怕曝光触动邪恶,招来迫害;警察说“痛死你”的时候,我也没否认;没有悟到那双大手就是旧势力黑手在迫害我。不知不觉中,承认了邪恶的迫害,被烂鬼钻了空子。

回去后,头痛厉害,像炸开似的痛,双手整天抱着头。痛了几天受不了,我求师父让我快点好,又承认了“病业”的假相。头痛稍为好一点,但全身疼痛加重,身体不能随便挪动,别人不能挨,稍一不顺,就象触电般的疼痛,不自觉的发出一声惨叫。

当时我就长时间发正念,就喊“灭”,可是越发正念越痛。这时又误认为是冤业债主向我讨债,可能要承受一些魔难,又承认了“业力”的假相。就跟债主善解,减少了发正念的时间,善解了两天也不起作用,才悟到是烂鬼制造的假相。

师父说:“真修的人没有病”[1]。我悟到:既然没有病,又推到了最高位置,也就不存在还债的问题,那一定是自己的观念、思维、行为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定是旧势力的干扰。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如果出现这种严重干扰,那一定是黑手、烂鬼在迫害,发正念清除它们。”[2]我认识到要从根本上否定它、正念解体它。

同时我向内找到这里有不信师、不信法的因素,我又加强了发正念。 每天下床,一边口里念“灭,解体烂鬼,我没有病,痛的不是我”,一边用脚往床边伸,慢慢移动向下滑,跪在地上,休息一会,才能慢慢爬起来,脚还不能迈步,一动就触电般痛。我对脚说:“你是我的脚,你得听我的,我的脚没有病,痛的不是我,铲除烂鬼干扰”。然后我弓着腰向前慢慢移动,过一阵才能伸直腰。这种状况持续大约四十天左右。

这期间二十五天未解大便,肛门周围都是肿的,胀痛难忍。坐也痛,走也痛。每天只能侧躺着,压迫着神经,起来又非常的难。老要上厕所就是解不出来,发正念也不管用。我就求师父,那天就解了十二粒黄豆大小的干结。我就不停的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又解了一点,再念又不起作用了。过了几天,连小便也不出了,大便小便不通,意味着邪恶烂鬼想夺我的命。真如师父所说的那样:“那一大关你不放下生命你都过不去,那怎么办?甚至于关大的你放下生命都平衡不了,旧势力不放你过去,”[3]

我在想:为什么这个魔难越来越大?师父为什么看着不管?师父说:“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4]“大法弟子为什么要修炼、为什么要过关、为什么要正念强、为什么要吃苦?只有这样才能算是修炼。”[3]师父的法打到我的脑中,我悟到是要我多学法、向内找、提高心性、正念正行走出魔难。我坚信伟大的师父,坚信伟大的神奇的大法无所不能。我没有怕。因为我是大法造就的伟大生命,我是有能力降魔的,黑手烂鬼在我面前只有逃的份,啥也不是。我把这个难看的很小,不去想它,静下心来学法。

每天除了学《转法轮》外,我把师父其他经文系统的学了一遍,使我明白了很多法理,特别是师父关于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法理。

“弟子:有时遇到难,不知是自己的业力还是旧势力的安排。

师:不管是旧势力的安排还是业力,我们首先想自己,我连你们发正念的时候都叫你们首先清理自己。先看自己,自己有问题了,那就处理好。那时候旧势力它也没办法,它抓不到你的把柄自然也就退了。当然了,现在旧势力退了也不行,彻底清理,发正念清理完自己就清除它。(鼓掌)”[2]

师父的法让我知道怎么去否定、去排除旧势力的迫害、干扰了。首先,我对照法的要求向内找,找出了很多不好的心:比如色欲心、显示心、安逸心、妒嫉心、瞧不起人的心、与丈夫情的困扰等等。接着,多发正念解体它。几天以后,大小便每天也能解一点了,也能在房间里短时间来回走动了。十天后就能走比较远了,现在走多远都没问题,完全归正了。在此,感谢伟大的师尊慈悲的保护,弟子让您操心了,承受了。

在我头痛欲裂的那八天里,因无法学法,发正念又倒掌,而且出现昏睡状态,这时我特别需要同修的帮助。由于以前我受过多次迫害,丈夫不允许同修到我家来。我与丈夫商量,他不同意的劝我说:“你要相信科学,要上医院去治疗。”我说:“不去,要么你读法给我听。”他受无神论的毒害,说:“我不相信读法就能好。”第二天,他突然同意让我喊同修来帮我。是他看到我的情景,精神压力很大,他做了一晚的噩梦,虽然他没讲具体梦到了什么。我知道是师父慈悲,点悟了他什么。

我拨通了一个同修的电话,她正在来我家的路上。她来了,带我学了一讲法,感觉精神好多了。以后每天都有几个同修跟我一起学法,发正念,还有很多同修帮我发正念,我们很快形成了整体。这时协调同修也来和我切磋:让我在“曝光不曝光”上想想;让我在“那双大手”上悟悟;是不是承认了邪恶对我迫害。

她还给我举了一个例子:我地有位同修被绑架、被起诉,该同修正念很强,向内找、背法、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当地同修整体配合,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一次,俩个同修在她家发正念一小时时,其中一个开了天目的同修看到有一只大手在她面前摆动,她马上和这两位同修切磋悟到:是旧势力黑手在正念的威力下,承受不住了,在向她们求饶,三人立即立掌同发出强大正念:“让黑手化脓血”,一小时后,那只手真的化掉了。该同修被撤消起诉。

同修一点醒,我向内一找:在不同意曝光上,我确实看到自己还有害怕邪恶迫害的阴影存在,所以立刻委托同修曝光。也悟到“那双大手”是旧势力的黑手在迫害我,马上发出强大正念,彻底否认旧势力黑手的迫害,只要师父的安排。同修们把我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在她们的帮助下,我很快的走出了魔难。她们这种无条件的对别人好的无私帮助,真让我感动。在此谢谢同修!

丈夫是亲眼所见:大法是怎么福泽我的,同修是怎么帮我的,我自己是怎么信师信法,放下生死,向内找走过来的。受邪党洗脑不相信神佛的他说:“我被你打败了。”言下之意,他是被法轮大法在我身上体现的神奇打败了。正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

同修几次要我写出来,我就不想写,也不会写,觉的没什么可写的。而且怕影响学法。这次又要我写,我想到:当地有一些同修被旧势力“病业”假相迫害拖走了肉身,也有不少同修还陷在“病业”假相迫害中。那么权当我的一次抛砖引玉,把这个过程写出来,让同修借鉴借鉴。更主要的是见证师父对大法弟子和世人的慈悲付出,见证大法的神奇。我就试着写吧。

这一写对我真还有提高。我和同修一起讲真相多年了,怕的因素很少,到了派出所也不怕。没有怕的因素邪恶就不敢抓我们,抓了也要放出来。而出来后我却“怕曝光”。我还错误的认为警察善待了我,差点没说他们是好人了。其实他们被黑手烂鬼操控着,讲话一点都不善,很凶的。如果善待我们,那为什么要抓我们呢?我不被绑架到派出所我也不会 “头痛”,这是一种变相的迫害,弄出个“病业”假相,让我痛苦难受不说,耽误了我几十天时间,至少少救几百众生的大事。

通过这一写,一向内找,我知道了之所以出现“病业”假相的迫害。都是由于自己法理不明、主意识不清、对好、坏、善、恶假相分不清,被旧势钻空子造成的。特别是对旧势力黑手烂鬼认识不清,更没有认清是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在操控捣乱,更没有找出自己修炼有漏的深层原因。这次一写真让我知道邪恶的真面目,找到了自己修炼中存在的许多执著、漏洞。

通过“病业”假相迫害后的反思:让我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来不得半点虚假和敷衍。让我认识到:第一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不能打一点点折扣。第二学法一定要得法,要静下心来,要入心,要同化法,学好法,才会不迷不惑。第三要实修心性,不管遇到大事小事第一念就是要向内找,修好自己。第四要正念强,正念强才能做好三件事。只有都这样做了,才能真正兑现救度众生的史前誓约,才能真正完成助师正法的伟大使命。

不对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为长春法轮大法辅导员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