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得法的孩子 我们一起前行

更新: 2018年11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日】只有一岁、刚刚断奶的女儿,清清楚楚的回答了我一句:“妈妈,我是来得法来的。”

我从小就是一个很信有神有鬼的人,说来也是奇怪,父母都是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学的都是理工科,出生在这样一个无神论的家庭环境,我却从骨子里相信神鬼的存在,有时也会隐隐约约的听到或感受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只是无人相信。

上大学后,白天睡觉很容易被梦魇住,每次挣扎着醒来,都会出一身虚汗,浑身虚软无力。有一天中午,独自在家中睡觉,又被魇住,看见屋里進進出出的很多人,说话声还很大,我正奇怪哪里来的人,门都锁的好好的,想坐起来,但又控制不了身体。

这时过来一老头,双手按住我的双臂,不让我起来,我吓得拼命挣扎,一下子坐起来了,惊魂未定,回头一看床上,有一个我还在那里躺着呢,吓得我往后一倒,一下子回到身体里,醒来了。

这时浑身象虚脱了一样,大汗淋漓的半小时才缓过劲来。从此我再也不敢白天在没人的环境下睡觉了。但是到了夜里,清清楚楚的听到耳边有人喘息的声音,吓得我冷汗直流,不敢动一动。

没办法就叫我妈陪我睡觉。家里人都说我自己吓自己,谁也不相信。再加上饮食的不规律,爱吃凉的东西,经常胃痛的满地打滚,基本上一周一小病,一月一大病,这期间我看过佛经,参加过气功班,都无济于事。直到一九九六年我遇到了大法,那一年就是我新生的开始。

那年正是我刚刚结婚外出旅游之际,在外地的姐姐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在回家的飞机上我就开始看书,当时就一个感觉,玄,但是真好。也不知道哪里好,就觉的好得不得了。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有时跟着妈妈去炼功点上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有时就是自己在家里看书炼功。

九七年女儿出生,我除了每天上班,其余的时间就是在家带孩子,学法炼功。女儿从小就耳濡目染,还不太会说话的时候,就知道看着《转法轮》书封面上的法轮图,用小手一边打着转比划着一边说:转转转。当时我就觉的大概所有的小孩都会看见旋转的法轮,也确实有很多小孩看到书封面上的法轮图都说是转的。

难忘的一幕就在之后不久的一天晚上,那天我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准备睡觉,躺在床上,搂着孩子,不知怎么的,就随便问了一句:“玉儿(孩子的小名),你到底是干啥来的?”黑暗中小家伙清清楚楚的回答我:“妈妈,我是来得法来的。”当时我的震惊程度就没法形容了,这哪里象刚会说话的一岁孩子说出来的话啊?这孩子太有灵性了,真是不一般啊。当时我就想,可得好好的带着她,不能耽误了。

这以后,每次学法还是和以前一样,我坐在床上念书,女儿就在我身边蹦来蹦去的玩,我要是停下来了,她就说妈妈快念书,要是我懒着不想学法了,她就拉着我,把书递到我手上,催着我赶紧念书,有时会突然告诉我说满天都是眼睛,很害怕,有时会说书中有很多的人。在我打坐腿疼的龇牙咧嘴,前摇后晃时,女儿会突然从睡梦中醒来,自己揉揉眼睛,搬上小腿,稳稳的坐在我身边,结着印,陪着我,坚定我的意志。实际上另外空间我什么都看不见,我想这就是师父以这种方式来鼓励我,通过孩子向我展示一切都是真实的存在。

在孩子上小学以前,就这样跟着我学法,一本《洪吟》都会背下来了,那时正是邪恶最疯狂的迫害大法的时候,从来没有经历过红色恐怖的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看着周围很多的大法弟子因到北京去上访,被拉回来就非法关起来,有的被劳教迫害,有的被非法判刑,我当时就心里想着,我的孩子还这么小,我不能去北京,就在本地讲真相吧。当时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向别人讲,干脆就用手写一些小纸条,上面写着:亲爱的朋友你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绝不是电视上宣传的那样,请你相信,没有人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就是为了告诉你一句假话。每次身上带着一些这样的纸条,或在临下车的时候,夹着钱递给司机,或夹在门上。

后来自己买了电脑和打印机,打印了很多不干胶,每天晚上带着孩子出去遛弯,孩子也帮着我贴到电线杆上、墙上、门上,大街小巷留下了很多我们的足迹。

那期间,由于自己把做事当成了修炼,平时放松了学法,师父一再点化,依然没有重视起来,在二零零三年时被邪恶钻了空子,被当地的安全局警察绑架,当时我的女儿才五岁半,目睹了整个抄家和带走我的过程,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恐惧的阴影,挥之不去。

之后我被非法判刑,送往黑窝里去,这一去就是八年多。这期间,丈夫带着女儿来看过我几次,女儿每次见到我的时候,都没有象其他的孩子见到久别的母亲一样,从来没有哭闹过,在一起吃个饭,就分开了。女儿意志坚强,从来不轻易的在人面前流眼泪,从小到大,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泪点很高,不会轻易掉眼泪的。

到孩子越长大的时候,就再也不见她来了,我心中也隐隐的感到家中应该是有什么变化。有一天做梦,非常清楚,看到女儿的爸爸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女儿见到我冷漠的说我不是她的妈妈。等到离开黑窝的那一天,我先生来接我回家,送我到家里后,他却找个理由走了,家里一看就象很久没人住的样子,虽然打扫了,但是,不是柜门掉了,就是水龙头漏了,厨房完全没有做饭的迹象。果然,就象我梦里展现出来的一样,他一直住在别的女人家。女儿见到我之后,也是陌生的客气一下,然后就回到爷爷奶奶家去了。事后才知道女儿这么多年一直住在爷爷奶奶家里,她爸管的很少。

由于我这么多年没有在家里,孩子一直生活在爷爷奶奶家,从小看着别人的孩子有妈妈,自己都不敢跟同学提起自己的妈妈在哪里,有时会骗别人说自己的妈妈已经死了。我的公婆一家原本是很善良的一家人,公公在退休前是当地中学的党委书记,被邪党洗脑很深,婆婆是一个老实本份的家庭妇女,他们面对儿子一家突如其来的变故,首先就是无尽的恐惧,再加上他的儿子在我被非法抓捕关押后,生活上一塌糊涂,工作上处处受到歧视(我和我先生是一个工作单位的),个人利益上受到压制,觉的前途因我被邪党迫害而受到影响,连孩子上学都受到影响。这原本是邪党对修炼大法的人及法轮功的迫害,延续到家属都受到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的迫害,邪党多年整人的手段,毫无保留的全部变本加厉的用在了大法弟子的身上。

公婆一家到最后就变成了把全部的恐惧和怨恨转化成的仇恨,都放在我的身上了。认为这一切的苦难,这原本美满的一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是我把他们一家害成这样的,却完全忘记了我以前在家里是什么样的人。最糟糕的就是他们把这样的观点灌输给了我的女儿,让她恨我,恨大法。

那时是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污蔑大法的东西都写入了小学生的课本,毒害了一批又一批的孩子们。我的女儿就在这样的家庭环境和学校环境下,甚至在全社会都污蔑诽谤大法的环境下,从小学一直到初中,我回家的时候,我女儿初二读完,正要上初三,中考。

那时女儿对我的态度就是蔑视,甚至连“妈”都不叫一声,每次见面时无论说话还是举止都非常的无理。我每次都是陪尽小心,甚至是讨好的态度,就是怕她一言不合,翻脸就走人,连个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还怎么让她明白真相呢?

有一天,女儿来我这里吃饭,一進门就跟我讲:今天有个老女人在路上跟我和同学讲法轮功的事,让我们三退,我同学气坏了,我上去直接打了她一个耳光。说完还得意洋洋的。

我一听心里一惊,马上就数落她,你怎么能这样呢?不说别的,就是对一个长辈也不能这样啊。她不听。我心里又急又气,觉的这孩子造了这么大的业,可咋办啊,情急之下,就用强制命令的口气让她赶紧悔过,并退出团队。孩子接受不了,气得扔下家里的钥匙,骑车就回她奶奶家了,那意思就是再也不来我这里了。

我赶紧追上去,一路小跑的跟她到了她奶奶家。進了门,公公和婆婆都阴着脸,等孩子出去上美术班去了,回头拍着桌子把我大骂一气,还说我要是再跟孩子提起法轮功,就再也不让我见孩子了。

看着气头上的公婆,插不上话,我没办法只好先回家了。一路上我的心里真是难受啊,在黑窝里一呆就是八年多,脱离了法很久,什么正念都没有了。尽管一回家就开始如饥似渴的学法炼功,却依然面对这样的局面束手无策。

果然,孩子不跟我联系了,我先生一步接一步的提出要离婚,一是那个女人以死相逼,二是他不想再跟我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了,我的公婆也是想让我们快一点离婚。

就在我回家不到四个月的时候,我的妈妈(也是修炼人)突然出现了大病业的假相,表现出脑梗导致的半身不遂,主意识还很不清楚,经常无理智的乱喊乱叫。就这样,丈夫的背叛,孩子的远离,母亲的病业,自己又身无分文(家里以前的钱都被丈夫拿走了)。

尤其公婆家看到我妈这个样子,就更急着要我们离婚,不要拖累他们了。尽管我在学法中知道修炼人不应该离婚,在当时的几重压力的逼迫下,我又要全身心的去照顾母亲,根本无暇再顾及孩子和公婆一家了,所以就在回家的第四个月的一天上午办完离婚手续,下午就带着母亲和爸爸、姐姐一起去了外地姐姐家。

到了外地,一边照顾母亲,帮着她在大法中归正,一边自己学法炼功,做三件事,但是心中一直惦记着女儿怎么办,因为孩子要中考,家里把手机收走了,也就和我失去了最后的联系。所以我每隔一段时间,或一年或半年,就回去一趟,呆上十天半个月的,心里求师父创造机会和女儿见面。每次也都能见面,只不过每次见面的时候,他们家都要规定时间,那时女儿觉的跟我没啥说的,所以每次见面就是要钱,给买东西就行。我自己没工作没钱,每次都是父亲给我一些钱,让我不至于太难堪。

就这样,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放淡自己的争斗心,以最大的耐心先跟孩子聊聊她这么多年的生活,喜欢什么,迎合着孩子当时的喜怒哀乐,让她慢慢的对我没有那么大的戒备和敌视,我感觉到孩子冰石一般的心正在慢慢的溶化缓解,有了物质上的动力,尽管感觉是用钱买来的相聚,我也万分的珍惜每一段时光,我坚信一定能在大法的威力下,让孩子破除心中的迷雾。女儿喜欢看一些玄幻的东西,我就找一些真实的另外空间的文章和历史上的预言,也为以后讲真相打下了一些基础。

在孩子上高一的时候,我又一次回去了,带着她吃饭、买衣服,随后就讲了大法是什么,为什么要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当我再一次让她退出时,她低着头不说话,看得出来是很不愿意,我想我的慈悲心不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撼动孩子被邪党毒害厚厚的壳,可是时间又很有限,这时我把手放到孩子的额头上,连续的抚摸了几下,同时心中就在求着师父:请师父加持,将孩子脑中邪党灌输的东西消除掉,就这么几秒,女儿突然抬起头来说:“妈,给我退了吧,团队,”说的很坚决。当时我那个高兴啊,那个感激啊,真是用语言都形容不了的。心里就是一个念头: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知道我的心。

随着我自己不断的学法,从法理上也认识到了很多以前的执着,慢慢的正念强了起来,后来就开始背法,背《转法轮》,我就想,我没有工作,就没有钱,孩子很快也就要奔大学去了,不管亲情怎么深,要是没有了经济上的支撑,孩子都不愿意多和我说话,她就认为我就是一个不求上進,不顾别人,且自私的人。在师父的安排下,我顺利的找到了工作,有了一份收入,也就有了让孩子刮目相看的基础。就这样,往返迂回了将近四年,慢慢的和女儿的关系趋于正常化,但是还没有让女儿彻底的明白过来,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妈妈没有因为坐牢而一蹶不振,反而精神饱满的充实的过着每一天。

二零一五年女儿高考时,我再一次回到家乡,女儿见我特意请假回来,陪她高考,很高兴,考完后,就和我呆在一起,我们有大量的时间坐在一起,自然的话题就转到了法轮功,那天,女儿就象打开了话匣子,一直滔滔不绝的讲这么多年她过得多艰辛,她爸爸一喝醉,就骂她,她爸爸一喝酒闹事,他爷爷奶奶就骂我,女儿心里跟她爸赌气,就是不想学习,破罐子破摔的样子……说着就哭了,哭得伤心的哽咽难忍,心中对我的怨气也一齐倒出来了。

虽然孩子退出了团队,但是对于这么多年我的所为依然是不理解,所以总是认为我不顾家里人,尤其是她。我看到这次的机缘是真的到了,就从最开始讲起来:我怎么得的法,得法之前是啥样,得法之后是啥样,得法以前我是得理不饶人的强势的女人,脾气大的谁都怕,年纪轻轻的被梦魇和胃病折磨的苦不堪言。得法后,这一切都不翼而飞了,在单位里是公认的好老师,家里包揽了几乎所有的家务,不再为鸡毛蒜皮的小事和你爸争得你高我低的。我被非法抓捕的时候,单位的领导和同事都在看我的时候围着我哭,连抓我的警察都震惊的不得了。是因为大法使我脱胎换骨的变成好人,在大法和师父受到不公,被污蔑和诽谤时,我能不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吗?能不告诉别人大法是好的吗?你想想,你明白了真相有了美好的未来,可是当你在火坑里难道不希望有人拉你出来吗?之后,又讲了历史上预言中的今天,讲了藏字石,讲了优昙婆罗花,讲了为什么三退,中共是什么,最后讲了她幼年那些有灵性的种种表现。女儿渐渐的停止了哭泣,静静的听着,最后抬起头来说了一句:“妈,我觉的你们是在救人。”

至此,我的女儿才算是真真正正的完全明白了一切,破除了身上的迷雾。这期间,她也看到了我种种的为人处世,在和他爸离婚后,她爸一家的人都在她面前骂我,而我是唯一在她面前让她一定对自己的爸爸、爷爷奶奶及姑姑们好的人,她爸爸再婚时缺东少西的,我让他在我的房子里随便拿他需要的。女儿由衷的感到了大法的好,并向明慧网发表了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言行全部作废,要用以后的行动来弥补。

但是我觉的还不够,女儿虽然退出邪党组织,明白了真相,但是她还得走進修炼才行,因为她就是来得法的生命,我也一直牢牢记得女儿一岁时跟我讲的话,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得让她走進修炼中来。

女儿的转变这是大法的威力,由此她也得到了相应的福报,本来对自己学习自暴自弃的态度,却考上了全国的一所重点大学,离开家到学校,离我也近了,师父把一切都安排的那么好。每次节假日的时候,女儿都会来到我的身边,应该是机缘到了,把大法书递到她的手上,先是我念给她听,后来她自己念,有不懂的还一边读一边提问。在这期间,我要求她念书的时候一定要把腿双盘上,女儿的根基好,一下就盘上。

前两天盘上半小时念书,第三天就能盘到一小时,我们在一起学法时,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带着她学法的样子,不由感慨万千,心中充满着对师父的感恩之情,在这个十恶毒世,被邪党祸乱的到处都是把人往下拉的种种诱惑中,把一个被污染和侵蚀的生命挽救过来,这是师父何等的慈悲与威力所在啊。

其实在这期间,也是我自己一个升华的历炼过程,有时面对女儿的种种不好的行为,就包括上了大学走進修炼之后,依然是各种摩擦不断,现在的年轻人的一些不好的思想行为在她身上会体现出来一些,也是她進一步深入修炼的很大障碍,无论我以什么方式跟她提出这样不行要改正,但总是收不到好的效果,甚至还经常引起矛盾,有时我也在想,明明都正过来了,怎么反倒越变越不好了?有时她还抵制学法。心中时常揪着不放,影响自己的修炼了。慈悲的师父再一次的点化:“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

是啊,这么多年,自己有多少事能真正的做到遇事先找自己的?总是带着居高临下的心态象是教育人一样,这种党文化的东西,即便是出发点再好的事,别人都不会感受到内心真正的触动。于是我静下心来,一遍一遍梳理着孩子每次刺到我心灵的事,我的心被搅起来时,往难受的根儿上追下去,剜心透骨中审视自己,有时思想会快速的滑过去,赶紧返回来在接着找,艰难哪,一点一点的找到自己一大堆的不好的心。

其实以前也是知道自己有这些执著心,在对待孩子时总是有一个潜意识,觉的自己的问题是自己的,孩子的问题是孩子的,孩子得法了,就应该好好的精進,就没有意识到孩子就如同我的一面镜子一样,我不仅是帮着孩子在修炼,孩子也在帮着我修炼。孩子现在做的不好,那也一定是我的修炼出了问题。理清了这些之后,再发生什么事情,站在法理的角度上,就一目了然了。

比如:孩子说话总是用反问句,很呛人,仔细想想自己心里的争斗心还不小;孩子突然总是爱花钱买东西,要钱,那就是自己对钱财的利益之心泛滥起来了;孩子表现出不想学法,回头看看自己长期学法不入心,走形式了;孩子每天捧着手机,没完没了的看这看那,自己不也是有空就拿着手机翻着看看吗?诸如此类的能数出一大堆来。

如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和女儿,这个来得法的生命,一起前行,跟着师父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