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得失恩怨 要救的人就在身边

更新: 2018年10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我堂哥在村上是出了名的不讲理,我在老家有几处老房产,房子面积还挺大的,和我堂哥的房子紧邻。他一声不吭的占了我家临街的那几套房,而且扒了重盖。虽然我们全家都在外地工作,不在老家住,可地是我们的、房子也是我们的呀。

那是一九九四年。知道后,我们全家人气得不行,我父亲、母亲、我和我弟都想找他去理论,甚至想打官司。特别是母亲,因那几间临街房正是母亲一直住的房子,感情特别深,房子还是那种古式建筑青砖大瓦房。当时,怕母亲气出个好歹来,我就极力的劝慰母亲,强忍下这口恶气。

直到一九九八年,我和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接着父亲和弟弟也相继走入大法修炼后,我们全家才渐渐放下了这颗怨恨心。

可是堂哥真的是得寸進尺,在二零零三年他又一声不吭的占了我们家其余所有的房子,这样一来等于我们回老家连个栖身之地都没有了。可现在我们全家都修大法了,有了学法的基础我们都能稳住心,但还是有点儿愤愤不平。这时,丈夫的一句话点醒了我:“你们全家都是修佛的,还与一个常人计较什么呀?!”这是师父借他的嘴在点我们呀!“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就这样我们都坦然放下了。

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没有敌人”[2],我就在想,我们家和堂哥家有这么大的怨仇和隔阂怎么行呢?我得主动去化解。于是,我买了些东西回老家看望我堂哥。

邻居们听说我来了,生怕我们发生什么冲突,都纷纷跟着我進了家,我一進门就喊:“哥,我来看你了!”我知道他在家,估计他没料到我会来,也不知道我想要干什么,所以也没应声,我進屋了,看到嫂子,我就和她唠家常,她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有点尴尬,我就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大法教人向善做好人等等。

堂哥一听没事就出来了,后来堂哥的孩子们也回来了,一家人有说有笑,他们都认同大法好,高高兴兴的“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了。邻居们一看没出事,就散去了。

这样我和堂哥的梁子算化解了,村上好多人也都知道我是修了大法才能做到堂哥侵占房子却不与其计较的,从而证实了大法是教人向善的正法。

后来一次回老家办事,中午在宴席上,我和村长、支书等好多村干部在一个桌吃饭,我就劝他们“三退”,他们都痛快的退出了曾加入过的党团队,并说:看到你就知道大法有多好了!我真的是从内心感恩师父,师父的安排是最好的,看似失去了,可师父给了我最好的,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

大法弟子走到哪里都应把大法的福音带到哪里,有的大法弟子修大法了就基本不和别人打交道了,不想再参与常人的事儿了,我觉的那太偏颇了,因我们在接触常人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他们,把真相讲给他们听,所以我不错过任何一个可以救人的机会,如婚丧嫁娶、寿宴、聚会等,我一般都会参加,这样远亲近邻,甚至从未谋面的亲戚、好久不见的朋友也能见到,我就抓紧时间、找准机会讲大法真相,一般效果都很好,真的是你有那一念,师父就会安排好、铺垫好。

平时我就在买菜、接送孩子上下学、学法、回家的路上讲真相救人,每次我都发愿把慈悲和善带给有缘人。我的包里随时都有《天赐洪福》等明慧期刊,见到有缘人我就象见到老朋友一样微笑着打招呼随手递上明慧期刊,送上祝福然后讲大法的美好和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善恶必报,“三退”保平安。世人都在觉醒,一般都会欣然三退。就是出门旅游我也要带上粘贴和资料,走哪儿贴哪儿,把真相带到哪儿。

一次去山里玩,到了农家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他们可相信了,接受的特别好。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有人叩房门,我一开门看到他们领了好几个朴实的老乡,都纷纷跟我要护身符,还把自己一家子都“三退”了。我很感动,心想他们都是可贵的生命,他们生生世世都在等着这一天,等着我们去救度呀!

师父让我们最大限度地保持和常人一样,是让我们在这个大熔炉里熔炼,在点点滴滴中修自己,同时在“自然而然”中救度众生兑现使命。

最后叩谢师恩,是您让弟子脱胎换骨,弟子也要更加精進向无私无我的更高境界努力,更多的救人不负使命。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向世间转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