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位修炼法轮大法的好妈妈

更新: 2018年10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我妈妈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妈妈是工厂的职工,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活很累;我家还有几亩农田,下班后,妈妈要照看农田里的庄稼,家里洗衣、做饭、照顾老人都是妈妈一人承担。工作的压力,过度的操劳,让妈妈身上积攒了很多病:扁桃体总发炎、妇科病、身体虚,即使在夏天,坐车也披件大衣。家里总有各种各样的药,摆在窗台上,象小山一样,妈妈顿顿不落的吃。可吃了药,妈妈的身体不见好转,嗓子总是发炎,身体还是虚,总觉的冷。

一九九八年的春天,邻居向妈妈推荐法轮功,说法轮功祛病健身可好了,大法李洪志师父给每位学员清理身体,象树的年轮似的,从里到外,一圈一圈的给清理。妈妈听了,很好奇,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开始炼功。自从炼了法轮功,妈妈象变了一个人,人很精神,身体很健康,人也和善了。妈妈修炼二十多年了,在这二十多年中,妈妈处处按师父的要求做,从她身上,我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平和、善良与坚韧。

一、对信仰的坚贞不渝

妈妈开始炼法轮功的时候,爸爸反对她修炼,每天让妈妈做很多活,用各种借口阻挠她学法、炼功。妈妈按修炼人要求自己,不跟爸爸生气和吵架,在家里任劳任怨,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

爸爸看到妈妈身体和处事风格的变化,看到妈妈对大法的坚定,也开始了解法轮功,还去过学法小组读《转法轮》。

一九九九年春天,因为天津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妈妈去北京参加“四·二五”和平上访。回来后,被单位调查,单位领导怕她再去北京,就给妈妈强制调岗。妈妈由原来人人羡慕的跑业务岗位,调到车间做工,后来又被调到厂外挖沙子,活越来越重,也越来越苦。特别是在外面挖沙子,风吹日晒,我眼看妈妈白里透红的脸晒的黑黑的。这些苦难没有动摇妈妈修炼的心,她不怨不恨,踏踏实实的完成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忌,为了一己之私,发动了对亿万法轮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在腥风血雨中,妈妈同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一样,不畏强权,不畏艰险,去天安门、去信访办,证实法,向世人说明法轮大法的美好。因此被非法关押,被强制洗脑,受尽苦难与折磨,但都没有动摇妈妈修炼的心。

二零零零年,妈妈单位再次给她施压,让她写放弃修炼和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否则就离开单位。

妈妈不写保证书,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厂长办公室。后来,妈妈厂里的一位同事S阿姨跟我说了当天的情况,妈妈从厂长办公室出来后,推车就走。S阿姨跟妈妈一起工作快二十年了,看到妈妈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要失去工作了,就死死拽住妈妈的自行车,哀求妈妈:“咱们共事这么多年了,你就这么走了,我心里不好受,听我的话,写个保证,别走!”妈妈说:“我就炼法轮功,我不给任何人保证!”

很快,我们地区就都知道了妈妈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单位开除的事,亲戚、邻居、街坊都埋怨妈妈:“因为炼功没了工作,值吗?”每到这时,妈妈都坚定的说:“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给的,没有大法就没有我,我就炼法轮功!”

二、与亲人邻里和睦相处

妈妈修炼法轮功前,脾气不好,家里有点小事不顺她的意,就对我和爸爸大发脾气,我和爸爸都很怕她。可自从修炼法轮功,妈妈对家人特别体贴。我的爸爸是被人领养的孩子,妈妈嫁给爸爸后,对爸爸的养父、养母很好,尤其两位老人年岁大了,瘫痪在床,妈妈悉心照料,给老人养老送终。后来,爸爸经常接我的亲爷爷、亲奶奶(爸爸的生父、生母)到家里住,亲戚、邻居们看到后,都为妈妈鸣不平:“你已经把公公、婆婆照顾走了,尽了做儿媳的义务,现在还得照顾这两位老人,这对你不公平。”妈妈呵呵一笑,说:“没事!这是我该尽的孝道。”

爸爸家亲兄弟姐妹共五人,虽然爸爸已经被领养走了,可爷爷奶奶最爱上我家住,因为他们都觉的我妈照顾的好。在我家,老人想吃什么,妈妈就做什么,奶奶有什么心事都对妈妈说,妈妈就给奶奶解心宽,还经常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奶奶可高兴了!

今年中国新年,奶奶住叔叔家过年,叔叔打电话说:奶奶想吃茴香鸡蛋馅的饺子。妈妈听了,自己顾不上吃饭,赶紧给奶奶买茴香,剁馅、包饺子。饺子煮好了,妈妈坐着公交车亲自给老人送去,让奶奶趁热吃上了饺子。

老姨是妈妈唯一的妹妹,因为总跟老姨夫生气,老姨四十九岁就得心梗去世了。亲戚们对老姨夫恨之入骨,不跟他来往,可每年过节,妈妈都让我买礼品看望老姨夫。我心里不乐意,说:“他对我老姨那么坏,要不是他总给我老姨气受,我老姨能这么早就去世吗?为什么还去看他?”妈妈说:“亲戚一场,该看就去看。”我听妈妈的话,买了礼品,打上车去看老姨夫。从老姨夫家回来的路上,我坐在车上和司机聊天,司机问我:“来山里干什么?”我说:“看我老姨夫,我老姨病故了,节假日妈妈都让我看看老姨夫。”司机发自内心的说:“你妈妈真善良,要是我可做不到!”我说:“我妈妈是炼法轮功的,人很善良,中共在电视上宣传的不对!”司机听了,连连点头,说:“你妈妈真棒!”

去年,家里地被占分了一百多万元钱。钱刚打到卡里,我的叔叔、邻居、街坊就这个借、那个借,妈妈都欣然答应。不到一年,钱都借光了,可我家盖完房还没装修呢,妈妈自己省吃俭用攒装修的钱。我看到,埋怨妈妈不该把钱都借出去,妈妈说:“人家找你借钱,肯定有急事,先紧着他们吧。”家里所有的亲戚、村里的左邻右舍,都夸妈妈肯干,善良,妈妈跟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他们都认同。

三、对我工作的无私支持

二零零六年,我开始参加工作,成为一名小学教师。妈妈知道我脾气急,总让我在工作中按真、善、忍的标准对待家长、同事,尤其对待小孩子要耐心,不能刻薄他们。

妈妈还让我在工作中肯吃苦,领导分配什么活,不挑、不拣、不抱怨。我的同事大部份是八零后、九零后,有时,我看到领导分配工作时,有的同事嫌活累,不乐意干,就让家人到领导那大闹,给领导压力,好做一些清闲的工作。也只有妈妈,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让自己的孩子任劳任怨,不给领导添麻烦。

小学老师是坐班制,因为师资紧张,学校人事安排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谁有事请个假,其他教师要补岗,这无形之中就给其他同事带来了额外的工作负担。

为了生活,妈妈养了二百多只羊,可家里再忙,妈妈都会跟我说:“好好工作,家里事有我呢,你别分心,把你的学生照顾好。” 有妈妈的支持,大法的护佑,工作十二年,我没因为照顾家里请过一天的事假,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我带的班从没出现一例安全事故。

二零一三年,学校领导让教师提高学历水平,我开始進行学历進修,攻读在职研究生课程。课程在暑假开始,对学分要求很严,每门课程请假超过三分之一就要重修,单位工作本来就重,如果重修课程,会带来很多麻烦。妈妈特别理解我,也特别支持我。因为家里养殖,一般暑假要给羊群剪羊毛,家里忙不过来,都是我给做饭。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四年的暑期,妈妈让我专心读研,活都是妈妈一人做,我上完课回家,问妈妈累不累?妈妈说:“不累,你好好完成学业。”两年的研究生必修课、选修课,我没落下一节课。妈妈作为大法弟子的坚忍,给了我莫大的支持和动力,我努力学习,四年的研究生课程,我两年就完成了。在硕士论文的致谢栏中,我真诚的写道:“我要由衷感谢妈妈的支持,她承受了太多,没有她无私的付出,就没有今天的毕业论文。”硕士论文答辩时,参与答辩的导师们看到这段话,也都为妈妈鼓掌。

我的妈妈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可她又是特别的,因为她是法轮大法弟子,这是宇宙中最伟大的生命。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的残酷迫害已经持续十九年了,近七千个日日夜夜。象妈妈一样,坚持信仰的大法弟子们已经遭受了无数的摧残与折磨。而这场迫害还在继续,他们的生活受到干扰,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善良的人们,能认识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平和、善良与坚忍,抵制迫害,您对法轮大法的一丝善念,就是对大法弟子莫大的支持与鼓励,希望正义的您有光明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