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精進

更新: 2018年10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四日】我今年七十四岁,农村老太太。我没想到,离开大法修炼十多年了,师父没有放弃我,更没有嫌弃我,还给我安排了最好的修炼的环境,给予了我最后精進的机会,领着我这个掉队弟子走上回家的路。我心里感恩万千,师父太慈悲了!

大概是一九九八年,妹妹邀我到一个农村同修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在那里,师父的法身像端挂在厅堂上,我仰望师父,就看见师父的头上有个光圈在闪着光亮。一问别人,大家都没看到。我觉的很神奇,于是发愿,我也要修炼法轮大法

我学会了五套功法,由于不识字,一本《转法轮》捧在手里也没法学。妹妹家远,周围又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有时就听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后来农活儿多,听法、炼功懈怠了,想炼不想炼很随意。再后来农村征地、拆迁,就搬到镇上,孩子们做饮食生意谋生,我就全力以赴的陷進去了,学法、炼功全都抛到脑后了。有时妹妹拿点资料来我就发出去,只知道这是在做好事。平时累了就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停留在一个常人的状态,宝贵的时光一晃就逝去了十多年。

二零一四年正月二十九,我突然发病,心脏痛,背心痛,痛的打滚;呕吐,什么也不能吃,镇上的医院不收,就到市里的大医院。经过B超、彩超、核磁共振、CT等多种现代医学的检查,确诊为胰腺炎,胆管内有花生米大小的石头堵住胆管,于是就在医院住着,等炎症消后做手术。

在医院里的日子,没有一刻轻松。虽然疼痛在逐渐缓解,但水米不進,浑身难受,真是度日如年。住院将近十天了,我身体非常虚弱,精神不振。

儿子看我这样,就说,“妈,你不是炼功人吗?”这时,我才猛然想起来我是修炼法轮功的!

在全身无力的情况下,我叫儿子扶我起床,我努力的站了起来,就在病房里开始炼功。我叫儿子在背后扶着我,谨防我倒下。那天仅炼了动功,人就舒服多了,想吃东西了,能够喝点米汤了。第二天在儿子陪同下,可以在走廊里走动了,我就到走廊一处炼了动功。

第三天,医生叫复查,准备手术。做完所有的检查,医生觉的奇怪,结石怎么没有了呢?接着,又连续做了两次复查,医生确诊:胆结石确实没有了,就叫我出院。医生连连称奇,解释不了这个奇迹,就自圆其说,说是输液冲走了,从大便排出去了。

我住院才十几天就花掉了几万元钱,如果做手术,还不知要花费多少?这会给儿女们增加多大的负担呀。我仅炼了两次动功,胆结石就不翼而飞了,能進食了,身体逐渐好转。这对我本人、及孩子们来说,都是意想不到的大好事。

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奇迹,我好激动,好感动,我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师父还管着我。我下决心好好修炼。

回家翻开久违的《转法轮》,无奈一字不识,周围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妹妹就给我送来了MP3,我就聆听师父讲法。一位同修了解到我的情况,知道我非常的渴望学法,就鼓励我说,很多一字不识的人都能够读大法书了;只要你有这颗心,师父一定会帮你。同修还说,我需要一个环境,建议我到城里住,找一个适合的同修家,不为钱,只为能有地方住,能学法就行。我说行。

师父给了我最好的安排。一个九十岁的老年同修因每天出去讲真相,还给邻居讲,不管邻居什么职务,多高的官位她都劝三退。随女儿搬迁到新小区居住,刚到就把前后门的保安劝退了。为了避免她儿女担忧,害怕,就自己找个進出自由的养老院住上了。这时,她正想从养老院出来自己租房子单住。在师父的安排下,在同修们的热情帮助下,我就与这位九十岁的老年同修走到了一起。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与这位老年同修住在一起,这里成了学法点,我有了集体学法的环境。小组的同修带着我慢慢读书。不久,《论语》我能读、能背了。我就想,《转法轮》能认读就好了。就这一念,师父就鼓励我,我翻开《转法轮》,就看到每个字都亮亮的。每天晚上我都独自捧着书看,一字一句的认读。

现在《转法轮》中的字我几乎全认的了。学师父各地讲法,我边看着书,边跟着同修们读,明白了很多法理。

我与老年同修每天一起出去讲真相,晚上我单独出去发真相资料和光盘,贴粘贴。老年同修面对面给人讲真相劝三退,或直接到派出所、公安局送资料,我就在一旁发正念。我们配合默契,朝夕相伴,生活上互相照顾,修炼上互相提醒,大家的身体、精神越来越好。老同修今年九十四岁了,生活、精神状态,让老同修的儿孙们都放心,满意,感到欣慰,每次来看老人都乐呵呵的。

通过学法,看《明慧周刊》、真相光碟,我明白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弥补了十多年的空白。特别是我明白了什么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使命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讲真相救人,及个人应该怎样修炼,怎样向内找,提高心性等,進入了较好的修炼状态。

现在,我们学法、炼功,平稳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日子过得平静,充实。集体学法后,同修们交流、切磋,气氛祥和,愉悦。我感到溶入到大法弟子的整体中,真是其妙无穷。

师尊对弟子这般珍惜,这般的看护,所展现出的洪大慈悲,弟子的感激之心无以言表。掉队十多年了,师尊不放弃我,还给了我最好的安排,给了我最后精進的机会。我决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抓住这迟来机会,精進,再精進,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以报师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