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层层掩盖着的执著

更新时间: 2018年11月1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在修炼过程中,我们常常会感到,有些执著心比较明显容易被抓到,而有一些执著心却很隐蔽,甚至很难被发现。特别是有这样一种执著心,它是在“去执著”中有意无意的被掩盖了、弱化了,有时自己还自当是在去执著、在悟道呢!其实已经是在不知不觉中,滋生、放任着另一种执著了。

本人想谈谈自己在修炼中如何发现这种被掩盖的执著的心得体会。

回归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打压下,我经历了大半年时间的痛苦纠结,虽然大法书一本也没有上交,但此期间却没有学法、也没有炼功,更谈不上按大法的标准修炼心性了。

一段时间之后,自己原本健康的身体出现了全身乏力的现象,有时走路都打晃。妹妹是医院的化验师,她提醒我说,咱们全家都是超常体重,会不会是糖尿病啊?她联系了一家医院的家族性糖尿病研究课题组,对我们全家相关人员做了个彻查,我也在其中。结果不出所料,我被定性为二型糖尿病,餐后血糖指标高达十六,吃药、限食、运动、测血糖等,此时自己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常人中的“糖尿人”了,怕心很重。

所幸的是在修炼前我就几次聆听过师父在北京的传法报告会,也参加过师父在广州办的传法传功学习班,早期学法打下良好基础,使大法的法理已扎根于心,所以此时自己对自己思想中有那么多人心的泛滥,那么多名、利、情的牵绊,心底深处一直是排斥的,但又下不了决心真正的回归大法。

一天,我在操场散步,不经意间发现右眼角有两个彩色的法轮在旋转,并往操场外旋去,我随着法轮旋转的方向走出了操场。此时,我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动,一个强烈的念头出现:我的师父在呼唤我,大法在召唤我,我一定要回归大法,那才是我生命的永恒。

当天晚上我就丢掉了身边所有的药物,把血糖仪送给了亲戚。第二天又取回了藏在外面的大法书,下决心坚定地信师信法、学法炼功,真正的按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

去执

师父说:“真正修炼大法的人,身上带的都不是常人的东西,常人得的病都不允许在你身上得。你的心如果摆正的话,相信炼功能炼好,把药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给你治了。大家在这里一天比一天好,一天比一天舒服,是怎么回事?好多人身上有我的法身不断的進出,忙忙活活的,就是在帮你做这些事。如果自己心里不稳定,一边炼功,一边采取不相信或试试看的态度,那你什么也得不到。”[1]

我真正实修自己了,身体的一切不正确状态在很短时间内全都消失,走路两脚生风,精力充沛。既然这都是假相,都是人的观念,那么什么“主食限量,不能吃甜品、水果,每天必须运动,随时观察血糖的升降”等等这些禁忌,就都不把它当回事,不去管它,就是坚信真修弟子没有病,就是按大法修炼的标准要求自己。

十几年过去了,周围的亲戚、邻居、同事、朋友都知道我的身心健康、饮食正常,从不忌口。了解真相的亲戚、朋友也都惊叹大法的神奇。

但是在漫长的修炼过程中,干扰也是以各种形式出现,甚至有时也会出现类似于以前的糖尿病假相,此时“坚守”就尤为重要。师父说:“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2]

无漏

但是,我发现自己在去“对糖尿病执著”之下,却出现了被掩盖着的另一种执著:在借口“不执著于偏食、忌口、节食”时,却放纵了自己贪吃的执著和欲望,追求满足“口欲”。一天零食不断,总是惦记着吃,追求“甜食”、追求“味道浓郁”,这与师父要求的“食而不味 口断执著”[3]相差多远啊!贪吃其实是自己怕吃苦、图享受、想舒服、求安逸等这一大串执著心的集中表现。

在享受美味时,偶尔思想中还会划过一种“窃喜”:修大法真好,不但可以吃喝不禁,还不用担心生病。被隐蔽的这颗人心是何等贪婪啊,什么都想抓住不放,这哪里是大法弟子的思想境界!可这颗强烈的贪婪之心又确实是在“去执著”的借口下滋生出来的。这和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的那个拿着大法书在大马路上说不怕汽车撞的人有什么两样啊!

这又让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买块豆腐泡酱油”的事,“按理说那么清淡的东西可以了吧,老吃也不行,也得给去去这个心。”虽然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但是该去的执著心早晚都得去。

升华

说说近日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细细想来这也与上面所谈的问题属一个性质,甚至可以说是无独有偶。上个月,我的心脏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疼痛不已,当时大汗淋漓、手脚冰凉,好几夜不能成眠。怎么会是心脏呢?我自以为我最健康的内脏当属心脏,怎么它会出问题呢?这个看法事出有因。

在修炼初期,我曾出现过心脏不适,但从来没有动过去医院治疗的念头。一天在打坐中,当第二次变掌左手在上时,整整十分钟时间就象有一只钢手在给我按摩心脏,或者象是在進行电疗,非常舒服。当时就意识到这是师父在给弟子调理心脏呢。果真,自打那以后,我的心脏就跟青少年的心脏一般,将近二十年了,从来不曾有过任何不适。此后,在讲真相时,与同修交流时,我会经常提到这个奇迹,以此证实大法的超常,当然与此同时也会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显示”心理。

可是这次怎么恰恰在心脏部位被钻了空子呢?我认真的向内找着,突然那颗被掩盖的十分隐蔽的执著心暴露出来,我意识到自己找到了一个很大的漏:多年以来,在叙述着心脏奇迹般康复、在证实着大法弟子无病一身轻的同时,心中渐渐的滋生出了一种修大法可以“安全保险”的执著心,认为自己的心脏健康无比,无需任何担心,似有進了保险箱、打了包票的感觉,而且最危险的是自己从未意识到这一想法有啥不妥。可是大法修炼哪有上了安全保险的事啊!“因为旧势力认为这又是一种对它们的承认──他想没有啊,他想自在,那不行,得去他这颗心。那不又被它钻空子了?”[4]

修炼是极为严肃的,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疏忽不得。多年隐蔽的这颗自私的人心被找出来了,病业假相也随之消失了,这真是大好事啊。谢谢师父!

此次过病业关,觉得比以往过关要更加清醒和理智。师父在《法轮功》中说:“达到奶白体后,从此再不会得病,以后出现的这儿痛、那儿痛,或者某个部位难受,象有病的样子,但这不是病,是业力在起作用。”“疼”不就是业力在疼吗?你疼,我看着你疼。根本不用人的观念去想心疼会有什么不好的结果。

在病痛中,希望疼的轻一些,希望好的快一些虽然没有什么大错,可理智的分析,那不就是在对抗苦难吗?“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5]师父所讲的这一法理我们弟子都清楚,可苦难来时是否能够坦然面对那可是境界的真实体现啊!

我是早期得法的老年弟子,今年七十五岁,二十多年的修炼之路虽然走的跌跌撞撞,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一颗心永不改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五章 答疑〉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