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中的修炼点滴

更新: 2018年11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最近几年在营救被绑架同修的过程中修炼,现把最有感触的收获和同修们交流。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大法化解家属十年宿怨

H同修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因讲真相被邪党绑架。出事后,H同修的二姨及时从外地赶到,并联系到当地同修。当晚,大家一起交流沟通,达成几点共识:尽快让H同修的父母从老家赶来找国保要人;聘请正义律师会见当事人了解事情经过;把事情尽快发明慧曝光;联系海外同修進行媒体支援。相关的事宜也落实到参与的每个人。

H同修的二姨主要联系H同修的父母,对她来说心里很打怵,原因是因为大法被迫害的这些年,H同修的父母已经与她及整个家庭有十年不联系了,隔阂很深,怨恨心很大,H同修的父母特别是父亲对大法非常抵触。二姨对H同修的父母能不能参与营救女儿心里没有一点底,后来一起住的同修及时与她从法理上交流,增强她的正念,没想到她联系到H同修的父母说明情况后,H同修的父母立即答应第二天就赶过来。

由于路途遥远,H同修的父母赶到时,已是深夜一点多,负责接人的同修接到H同修父母并送两人到宾馆时已是半夜两点多了。他还要连夜赶回家,预计赶回家要到凌晨四点了,第二天早上同修还要参加公司的会议。同修无私的付出让H同修的父母很感动。

第二天早上九点左右,又有别的同修跟H同修的父母進行多方面的交流,陪他们一起吃午饭,交流的过程中,家属特别是妈妈逐渐明白了大法真相和家属参与要人的重要性。午饭后,家属与陪同的同修一起去绑架H同修的派出所和国保处要人,并提交了事前准备好的要求放人的书面材料。要人的过程中,同修从法律、信仰等多方面给值班警察讲述法轮功的真相,H同修的妈妈在派出所表现的非常正面,大声哭诉指责警察绑架女儿的无耻。H同修的爸爸尽管有顾虑、有怕心,但也能够一路参与。

到了晚上,与H同修年纪差不多的几个年轻同修请H同修的父母吃饭,顺便也讲了许多大法的真相,晚饭后,带H同修的父母到当地著名的夜景去看看,舒缓一下紧张焦虑的心情。H同修的爸爸看到有好多跟女儿年纪一般大的同修在修炼大法,也表现的比较能够理解女儿的选择。

第三天,H同修的父母对家属要人更有信心了,H同修的爸爸也表现的越来越正面。第四天,H同修的爸爸要回老家了,因为他是请假来要人的。返回之前,同修安排H同修的父母与H的姥姥姥爷通了电话,由于家庭矛盾,H同修的妈妈十年没有联系自己的妈妈了。当H同修的妈妈听到自己妈妈的声音时,嚎啕大哭,十年的宿怨,就这样在电话里化解了。

H同修的爸爸走后,H同修的妈妈每天坚持在不同同修的陪同下去派出所和国保处要人。而每个陪同同修的善良、真诚深深的打动了H同修的妈妈,她表示:这个群体的人太好了,我也要成为这个群体的一员。就这样,H同修的妈妈也走進大法修炼,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

同时,H同修老家的同修联系其海外亲戚同修找当地议员发声、接受媒体采访等進行多方面的营救,H同修在三十天内成功营救了出来。过程中,还发生律师周末能够成功会见H同修的不寻常的事件。H同修回来后,专门兑现诺言(在里面H同修对承办的国保警察说;你放了我,我出去给你送花),给承办的警察送去了鲜花。同修大善大忍以德报怨的胸怀无时无刻不感动着被邪党利用的警察。

通过这次营救同修,大法化解了H同修家族十年的宿怨,也让其母亲走進大法,成为大法弟子,同时其爸爸也对大法的态度发生180度的大转变,后来其老家的亲戚同修被绑架,她爸爸还主动参与要人。再有就是我们当地愿意走出来参与营救的同修也越来越多。

坚持不懈就是希望

有一次,当地发生一起绑架十四名大法弟子的恶性事件,绑架的当天,七十岁以上的五名同修被释放回家,其余人均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得知消息后,同修自发的加入营救同修的行列,联系请律师的请律师,找家属的找家属,陪同家属要人的要人。过程中的艰难和挫折只有参与的同修知道,但每个人都能够克服困难,在自己心性的层次上做着自己能做的事情。

有一次,我和另一同修陪同一家属要人的过程中,家属准备了真相信,要求面见负责此事的国保科长。到达国保处以后,我们就给门卫讲法轮功真相,门卫从不明白抵触到逐渐明白,到最后愿意帮忙打电话找国保负责人。讲真相的过程,我们互相补充,一个讲真相,另一个发正念加持。

第一次打电话進去,国保推脱没有人就挂了电话。我们不气馁,继续给门卫和来办事的路人讲真相。过了一刻钟左右,又要求打电话進去,门卫阻拦,不愿意,我们要求把真相信转达国保负责人,门卫推辞不转,我们便要求打电话问值班的国保警察,门卫同意打电话但资料不接受。我们又开始给门卫和来办事的路人讲真相,就是这般循环的坚持到第五次电话打進去的时候,国保负责此事的科长答应接见我们及家属。

见到国保科长后,我们从不同的角度给他讲真相,国保科长很抵触,告诉同修不要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同修智慧的回答:不给你讲法轮功真相,难道给你讲法轮功假相?国保科长便无语了,最后答应接受家属的真相信,在被非法羁押二十多天后同修被无条件释放。

还有一位被绑架同修的家属都很正面,每次找国保要人都是坐满一车人去,见到派出所警察和国保警察毫不胆怯,理直气壮的质问警察:我们的亲人到底犯啥罪了?家属们看了同修提供的小册子《信仰无罪  迫害犯法》及维权律师无罪辩护的辩护词等真相资料后,底气更加足,每次见到警察就把警察质问得哑口无言、灰头土脸。

因为还有好多位被绑架同修的住址不清楚,也不认识其家属,营救的难度非常大。同修们不气馁、不放弃,多方打听,不辞辛苦的一家一家的去找家属沟通交流,目地就是希望家属能够出面要人,个中的艰辛和挫折只有大法修炼的人才能承担和面对。

有一位被绑架同修住的比较远,同修们得知她的住址后驱车前往,不料被家属赶了出来。同修不放弃,过了几天,同修又去她家,正好赶上被绑架同修的丈夫陪他妈妈散步,她丈夫也是粗暴的驱赶同修。同修没有被带动,就在其家楼下等待,同时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她丈夫和他妈妈回家后,同修又去她家敲门,这次被绑架同修的丈夫开了门,在楼道里接待了同修,也告诉同修,他为啥要粗暴的驱赶同修,因为他妈妈有老年痴呆,不能让自己母亲知道他妻子被绑架的事情。同修给他讲了想请家属参与要人或者请律师去看望同修。家属表示他无法分身去要人,但同意请律师去看望妻子,并表示自己没有钱,同修说钱的问题不用他考虑,只要同意签字聘请律师即可。家属同意签字并表示感谢同修。律师去看该同修时,同修哭了,并表示自己一定能够做好。被绑架同修二十多天回家后,其丈夫再没有象以往出事那样的责怪、谩骂她。

还有一位被绑架同修的家庭住址迟迟了解不到,等到提前出来的同修告知其住址后,同修立即驱车前往,到家后与其亲属交流家属要人的好处,家属非常的理解和配合,第二天家属便倾家出动找派出所和国保要人,尽管该同修的家属介入要人较晚,但其家属要人后的第三天该同修就回家了。

这次群体绑架事件,由于同修营救及时,大部份被营救出来,有七名同修非法羁押二十多天的时候被无条件释放,一名同修非法羁押三十天的时候被释放,遗憾的是有一位同修被非法判刑两年。但我们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请律师做无罪辩护,陪家属要人,节假日去看望同修的家属,为同修将来回家减少家人的指责和埋怨做了更好的配合和补充。

放下就是配合

有一次,有六位同修被绑架,同修们也是及时营救,有五位同修被大家营救了出来,形式是“取保候审”,只有一位同修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在此次营救过程中,难度非常大,而且同修的观点不一致。主要原因是其中一位被营救出来的同修有乱法的嫌疑,一部份同修认为不给其市场不应该再与其接触,一部份同修认为因修大法被迫害还是要通过参与营救帮其认识到自己的问题,改过自新。

就是这样两种不同的主要观点造成负责营救同修的压力非常大,大家多次交流也无法达成共识,负责协调此事的同修换了一个又一个。因此对营救还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同修,造成很大的难度。表现形式是:其父母不理解同修,拒绝和同修再见面交流,同修去了三次均不开门;其前夫威胁、恐吓正义律师,正义律师退出同修的辩护;负责营救的同修承受的压力非常大,举步维艰。

后来,通过交流大家认为:每个人都在坚持自我,而不是怎么样更好的帮助难中的同修、怎样通过这件事更好更多的救人。最后持有两种观点的同修都退了一步,放下自己的认知,无条件的去配合营救这件事情。认为不再接触那位同修的同修愿意放下自我,主动一起和别的同修找该同修交流其问题;认为要帮助该同修的同修也认为把该交流的话说完,至于怎么做还是其本人的选择问题,不再执著。

当大家都放下的时候,事情出现了意想不到的转机。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同修拒绝会见其父母为其聘请的常人律师,彻底断了其父母和其前夫通过常人的方式救她的念想;其父母在同修第四次上门的时候,终于开门了,尽管态度不好,但最终达成共识:按照难中同修的意愿聘请正义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聘请正义律师也非常顺利;其前夫也明确表示不再管这个事情,就按当事人的心愿来办;五位同修的“取保候审”被提前取消。

目前,尽管同修还在看守所,此事还没最终的结果,但大家在此事上已经有了非常明晰的认识:就是要同修尽快回家,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最终的结果一定是同修无条件的被释放!

通过参与营救同修,感悟很多。首先,营救同修是一个非常难得的个人修炼机会,是偏得,参与的过程中会暴露自己许多正常环境下无法暴露的人心,正好借这样的机会抓住这些人心修掉它。其次,营救同修是一个救人的过程,营救同修仅仅是我们救度更多相关人员的良好契机,不明白真相的家属,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保安等都是被救度的人。再者,营救同修是同修们能够放下自我,互相配合,形成坚不可摧整体的绝佳机会。还有,营救同修的过程是证实大法、圆容大法,向世人展现大法殊胜的美好机会。

我从最初的面对公检法场所及其人员胆胆突突,望而却步,到如今能够较坦然的面对他们,慈悲的告知他们法轮功真相,过程中提升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保护和鼓励。我只是跑跑腿,动动嘴,只要能够“以法为师”[1]不断的修正自己,多难的局面师尊都会展现出“柳暗花明又一村”[2]的殊胜结果,我也常常被这样殊胜而且不可思议的结果感动的热泪盈眶。

当然我还有许多的人心如名利心、色欲心、妒嫉心、争斗心等等,需要在今后的修炼中,始终如一的踏踏实实的去修掉它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