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的过程去怕心

更新时间: 2018年06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我地两位技术同修在去乡镇同修家返回的路上,被当地派出所拦路绑架了,送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转至省洗脑班非法关押,两个月后,又转至当地看守所,随后被非法批捕。之后,我们配合家属请律师作无罪辩护,要求无罪释放。

此时正处当地协调人被迫害过后不久,连牵头的人都没有。我们几个人自发的参与营救,没有经验,没有明确分工,就那么自然而然的你与家属联系,她与律师联系,他做文书工作,她做调度,就组成了一个团队。团队组成后,协调人也参与進来了,增添了力量。

我们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营救同修,始终是律师配合我们。我们要求律师把目标定在无罪释放当事人上,开始律师总是难以突破,停留在无罪辩护中,不愿向前一步。通过我们反复多次鼓励、引导,律师终于和我们达成了共识。

开庭时,两位律师作了有力的、成功的庭辩,以无罪释放点题并结尾。庭辩过程中,虽然法官几次无理阻止,但在律师正义回应下,圆满结束,令在场几十人耳目一新,真相大白,使另一不想请律师的家属感激不已。

全过程对我来说就是去怕心的过程,怕家属手机被监听,把我们暴露了,怕家属承受不了压力,出卖了我们,怕律师手机被监听,把我们抓了。

家属不是同修是常人,不会主动保护大法弟子的。比如我们与家属接触时,要求家属把手机交给我们妥善放置时,总是遭到家属的呵斥。律师知道国保的邪恶,有心保护大法弟子,但是不防邪恶的卑鄙行径,也是难以配合安全问题。每次我们一边采取措施,比如更换见面、交谈、住宿地点,一边想:“怕的不是我,怕的是邪恶,是败物。我做的是正事,好事,谁也不配来干扰我。”就这样一次次的重复。

开庭那天,戒备森严,去了很多警察。只要从那里路过的人多看一眼,国保警察就对着人家照相,甚至乱照一通,或是法院门卫(实际也是警察)盘问。开庭五个多小时,在两位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中结束。

开庭后,得知国保警察绑架了一名大法弟子。我又是怕,怕同修出卖自己。去了两天怕心后,突然想到:在残酷的迫害下,除了加强同修正念外,只有修自己。

怕什么呢?怕被抓,怕失去现有的安逸、平衡;怕被迫害后守不住心性,出卖同修;怕被毁了,修不成。

为什么怕呢?不坚信师父,不坚信大法;怕吃苦,怕修不成,怕暂时的安逸平稳被打破,都是私心;党文化因素——共产邪党叫你不干的你干了就会被抓,被打压。找到这些后,一下子轻松了。

怕的该是谁?法轮大法是修佛修道的高德大法,是合法的。从人这面讲,是江集团绑架政府,610、公检法司在违法,在犯罪。现政权都不愿为江背黑锅。可是很多人看不清玄机,面临被清算。怕的应该是他们,而不是我们。我们应堂堂正正地站出来制止他们违法。另一方面,迫害修佛修道的人是犯大罪。涉及到人的未来,生命的大事。我们不告诉他们,我们不制止他们,他们有未来吗?有前途吗?怎么还怕呢?

就在写体会过程中,“敲门行动”对大法弟子的骚扰在我地发生,我又怕,一边学法加强正念,一边去怕心,一边又明白了:敲门的人是违法,我们不能让敲门的人违法犯罪,我们要救他们,我们不让他们敲门,正念清除解体操控指使敲门人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他们才能得救。

希望和我一样还有怕心的同修,明法理,放下怕心,救度更多的众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