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 我们来在世间的真正目地

更新: 2018年12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我今年五十四岁,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在学法中,在修炼的实践中,我逐渐明白了一个理:救人,是我们来在世间的真正目地。因此,这些年来,不论身处何种境地,我都把讲真相救人的事放在第一位。

在建筑工地讲真相

在前所未有的造城运动中,交通要道两旁的大片乡村农田,转眼间变成了新兴城市。不管是居民楼、商铺、集市,还是花园、公路,都有许多人;一个接一个的建筑工地上都有很多民工在忙碌。这给我们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创造了有利条件。

我们几个同修每天都带着上百份真相资料(包括《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各种真相期刊、光盘,外加许多护身符、挂件等),根据不同工地的特点和上下班时间,合理安排时段,面对面去讲真相。中午吃饭、下午下班这两个时间段人员比较集中,几个同修配合有序,有问好送护身符、小册子的,有讲真相劝三退的,有记名字发正念的。这样一般每天都能退五、六十个,最多时退了一百四十多个。

在一处工地上,我们讲:法轮功是叫人按照真善忍要求做好人的佛家修炼大法,真修不仅能使人强身健体,还能使人道德回升,家庭和睦,远离灾祸等等。农民工大都很朴实、善良,其中一个由衷的说:法轮功好,做个好人好。××党没做过好事,特别是江泽民当政这些年,腐败治国,把老百姓可坑苦了。咱老百姓挣点血汗钱多难啊,可是那些中共的官员们,开着好车,住着洋房,包着二奶,花天酒地,那可都是咱老百姓吃苦受累一个汗珠子摔八瓣换来的钱啊。我们又说:不仅如此,江泽民还叫人导演了“天安门自焚”骗局,煽动民众仇视法轮功,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直到今天这种罪恶行径还在延续,在国际上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他们听了都感到惊讶。我们接着讲:中共篡政以来,发动各种运动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早已惹得天怒人怨、人神共愤;贵州平塘县藏字石天警世人,惊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揭示了“天灭中共”的天机。现在天灾人祸越来越多,不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就得成为它的陪葬品;只有做了三退,与它划清界限,才能免遭灾殃。

听到这里,有个民工大哥对我说:你就给他们起个好名,都给他们退了吧。经他这一说,那些民工真的都起了化名退出了邪党组织。有的还连声说谢谢。我说:你们不用谢俺,都谢谢我们师父吧。

我们去一个楼群工地讲真相。工地四面有围墙,只有一个大门能出入。六十来岁的门卫大哥问我们是干嘛的,我们说是给工人们送福保平安的。我们想進去,他说为了安全不能進,有规定。我说俺就是为了你们的安全,才来告诉你们法轮功真相的,谁明白真相谁得福报。他说:我知道,我儿子带我去台湾旅游,走到哪里都是“法办江泽民”的横幅,介绍法轮功的展板,炼法轮功的很多。我们又给他讲了许多真相。他说:这些我都知道,你们不用進去,一会儿就要下班了,你们就在门口等着,他们一出来你们就过去讲。少顷,民工们陆续走出来。我们就过去发真相、劝三退。那门卫大哥也帮我们讲起真相来了,他说:工人们快拿着,××党快完了,拿着看了保平安。入过邪党组织的人都做了三退。

也有的工地门卫与我们熟了,去了就给我们安全帽,让我们戴上進去发资料劝退,看上去就象他们自己的人,做起来就更顺利了。那次一个工地上民工很多,我们集中快速劝退,不到三个小时就退了一百四十多人。有的民工三退后,就象获得了新生,激动的当众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有的在喊“江泽民早就该抓起来了!”场面十分震撼。

有几个修路的人,我们问他们是否知道法轮功。其中一人说:知道,你们发的《九评共产党》我都看了,写的太好了,说的都是实话。每次运动谁发起的,谁干的,都很详细,真正的历史才清楚。看了以后我身体都好了,干活很有劲儿。他又说:××党没做过好事,咱老百姓没有自由,没有人权。问他入过邪党的组织没有,他说入过。我们一劝他就高兴的退了,并且说我一生就是为这个来的。可见世人都有明白的一面。

在派出所、拘留所讲真相

今年七月的一天傍晚,我与Z同修一起去发资料讲真相,被一个伪装成“外卖”的年轻警察跟踪,遭到多名警察和城管围堵,被绑架到派出所。

我们一边请师父加持,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一边给那些警察讲真相:江泽民为一己私利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迫害了法轮功的修炼者,也从根本上毒害了广大民众,特别是你们这些具体实施迫害的人。法轮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炼大法。自古以来,迫害佛法、迫害佛法修炼者的人,都是要遭到报应的。你看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头子周永康、六一零头子李东生、恶棍薄熙来等人不是都被抓起来了吗?这些年来江氏流氓集团打死打伤那么多大法弟子、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受到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被清算也是早晚的事,你们就不要再跟着他们遭殃了。现在中国大陆社会道德败坏、腐败透顶、天灾人祸不断,民不聊生。你再看我们炼法轮功的,遭受了这么多年的迫害,但我们依然心态纯净、心地善良、身体健康,无怨无恨,做事先想到别人。我们现在的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真正的目地就是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躲过灾难,有个好的未来啊。

在这过程中,所里人员不断的出入,但都在听着。其中一女警问:怎么现在还抓她们?一男警说:不是我们干的,是国保干的。在审问的过程中,他们问的我们一句也不回答,就是讲真相。打出来的记录我们也不看,也不签字。夜间,我在地上双盘打坐发正念。值班的女警说:快起来吧,你这年岁了,地上挺凉的。我说:没关系,你看我身体好不好?自从修炼法轮功,到现在二十多年了,我没有吃过一粒药,却身心健康,精力充沛。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在这个世界上,谁不需要真善忍?那个国家不欢迎?唯独在中国大陆受打压,你说这正常吗?女警说:就你这么说,我也得炼炼。当场就坐在椅子上学盘腿打坐。我又给她讲了三退保平安的事,她也愉快的做了三退。一个年轻的男警察明白了真相,也退出了邪党组织。他说女友正在找工作,但是不顺利。他就在电话里告诉她念“真善忍好”,以期尽快找到满意的工作。

我俩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一進监室,二十多个被拘的人就围过来,问我们是为什么進来的。我说:我们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告诉世人真相,被迫害進来的。这些人大部份不了解法轮功真相,我们就给她们讲: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修炼者身心受益,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了这场残酷迫害。由于中共邪党一直在造谣抹黑,很多世人不能正面认识法轮功。现在是谁明白法轮功真相谁得福报,谁做三退谁有未来了。并讲了一些具体例子。当时就有八人做了三退。

当时我们没有笔,也没有纸,三退的人数在增加,光凭脑子记,俺俩也记不过来。怎么办呢?俺俩就求师父帮助。第二天,奇迹出现了。早晨打扫卫生,我正用拖把拖地,突然间从拖把里甩出一支圆珠笔来。当时我俩都惊呆了,立即双手合十,对师父感恩无以言表。

在我们被非法关押的这段时间里,正值中共邪党搞什么维稳,打黑除恶,下指标抓人。为了凑数,把一些一般吵架的甚至捡破烂的老年妇女都抓進来了。她们大都是关上三、五天、六、七天就走人,進出的人很多。这些人進来时,多是又怨又恨、又气又恼,加上恐惧,心情极其沮丧。我们总是最先到跟前,了解她们的冤屈,送上她们最需要的日用品(家人给我们存的钱、物以及用钱买的日用品,大多数送给了那些陆续進来的人),使她们真切的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和无私,从而体验到法轮大法的美好,为听真相打下基础。

这些人大多数知道中共邪党的恶行,而且深受其害,所以很容易接受真相。但有一个因与妯娌打架進来的中年妇女,受中共毒害颇深,我们一边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一边给她细讲中共邪党为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如何编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抹黑法轮功,以及残酷迫害的事实,使她与同监室的人都感到震惊。我们接着说,你看咱这个地区有哪个法轮功修炼者象中共电视报纸上说的那样?你再看我们两个象自焚杀人的那种人吗?她们都说,可不象,这些年来都没见过象你俩这么好的人。

我们又顺势给她们讲做人的道理。说中共长期以来宣扬斗争哲学,弄得现在的中国人习惯了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搞得人人为敌,别人不痛快,自己日子也不好过。中国古人讲和为贵,人与人之间互相尊重,宽容忍让,和睦相处,那才是真正的人与人之间的正常关系。佛家讲因果报应,自己受到伤害很可能是自己以前伤害过别人。如果一味的以牙还牙,冤冤相报永无了结,伤害和痛苦会伴随自己的一生。常言道,退一步海阔天空。如果能处处原谅他人,甚至以德报怨,自己也必然处处被人原谅,得到福报。那样的话,生活中还有矛盾吗?还有痛苦吗?

她们听了,豁然开朗。那中年妇女刚進来时,仇恨满腔,气冲牛斗、面容扭曲,一再说出去要如何报复等等,现在已是心地平和,再也不想打架了。几天后她十分开心的走了。有的说,要早知道这个理,还打架干什么?忍一忍,让一让,不就过去了?也就進不来了。还有的说,要不来这里,还不了解法轮功真相呢!过去一直蒙在鼓里,这回俺算明白了。

在里边我们除了讲真相劝三退,就是打坐炼功发正念,所里要求其他人做的事我们都不做。看守也不强迫我们。看到有些刚進来的人连哭带闹、装疯卖傻的样子,所长说:都象炼法轮功的多好啊。她们愿意炼就炼吧,要成仙就成仙吧。值班的看守对我们很佩服,大热的天叫我俩到值班室去凉快。我们就趁机给他讲真相,把他也劝退了。

在这期间,我们总共劝退了五十四人,其中有五个警察。

矢志救人皆通途

因为新城区处于丘陵地带,沟沟坡坡的也给出行带来一些不便。W姐不会骑车,每次出去讲真相都是我用电动单车带着她,过沟坎挨摔也是常有的事。那一次车蹬子被东西挂住,连人带车都摔出去,W姐右小臂摔得血淋淋的,裤子撕破了,腿也摔得青紫。我的膝盖也摔青了。我俩找个地方坐下来,向内找自身哪里有漏,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之后起来整理了一下,继续去讲真相救人,什么也没耽误。

一年四季的讲真相,风雨寒暑自然都经历过。前年夏天,几乎每天中午发完正念就出来讲真相,在外面不断的行走不断的讲,一待就是两、三个小时。工地上集市上根本没有遮荫乘凉之处,火辣辣的太阳晒着,汗水不知流了多少。因为不停的讲,就是带着水也顾不得喝,口干舌燥那就不用说了,回到家里一喝就是一暖瓶水。因为整个脖子都在烈日下晒着,我的脖子周围一圈起了一层白头痱子,时间长了,结成一层黑痂,就像牛皮癣一样,又痒又燥,痂脱去后的褐痕到现在还没完全褪净。我知道,这是师父通过这种形式给我消去了某一方面的业。深秋出去讲真相,有时遇上雨,浑身淋的透湿,风一吹,冷得打颤,但我们仍然坚持做完真相才回家。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时不时的也会遇到个别不明真相的人,给我们制造一些麻烦。有一次给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讲真相,那人看打扮象个机关工作人员,凶恶的吼叫着掏出手机要报警。W姐镇静而又平和的说:哎呀,兄弟,发什么火呀,我们就是来告诉你真相,让你保平安的,不都是为你好吗?我们不惊不怕一心为他人的善念抑制了他恶的一面,他不再报警,但还是大声喊着撵我们:赶快走、赶快走!我们不走,继续给他讲真相,直到他完全平静下来我们才离开。这样即使他没有三退,再遇到这种情况,也不至于再去行恶。

在一个地方一群民工在施工,我们过去讲真相,那个包工头一边撵我们走,一边拿手机给我们录像,还扬言要报警。W姐说:兄弟,你可别起这恶念啊,俺就是来告诉你们真相的,叫你能够躲过灾难保平安,不都是为了你们好吗?你可不要糊涂啊。这样我们挨个的讲,挨个的退,他就跟着挨个的录像。不到一个小时,我们都讲了一遍,退了三十多个。那包工头也录完了,当然他也跟着听完了。也许他明白了,没再说什么,我们怡然离去,

自从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我曾被多次劫持到洗脑班、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家里被抄不下五、六次。丈夫也受到迫害,家中财物也被掠去许多。但是,不管邪恶怎样折腾,都不能动摇我对师对法的正信,也从来没有挡住我救人的脚步。因为我觉得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这就是我的誓约、我的使命、我们来到人世间的真正目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