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实实修好自己

更新: 2018年02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得法的老弟子,这十多年来,遭受过多次无辜的迫害,先后七次被关進洗脑班、三次拘留、八次非法抄家、三次(共计三年)监视居住。由于自己学法修炼不扎实,一路摔摔打打,走的跟头把式的很不容易,每当被迫害过难关时,都是慈悲伟大的恩师保护、点化着我,使我修炼到今天。

矛盾中提高心性

二零一一年四月,原中共政法委头子周永康窜到我市,策划实施了一场大规模的迫害行动,绑架了九名大法弟子,恶人将这九人视为所谓的“骨干人物”,立为“大案要案”,我也是其中一员。

在洗脑班里,恶人偷偷将药物拌入饭菜中,我吃后感觉头晕、走路摇晃、神智不清,又被伪善所迷,在这种正念不足的情况下,我配合了恶人。第二天,有一个所谓的公安处长突然污蔑我乱翻资料,并责怪看守我的人,突然间,我想起师父讲的法:“那个毒药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让它毒了,它做不到。”[1]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立即就向他们要纸和笔,他们不给,我就大声喊出了我的严正声明,声明在他们迫害下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坚修大法。恶人又气又怕,当天将我转移到另一个洗脑班,在那里,我一直没有配合邪恶的要求,出洗脑班回家前,恶人叫我签字并交五千元的保证金,被我拒绝,恶人说你不想回家了,我说我根本不应该来的。

回家后,我立刻正式写了严正声明,同时在明慧网上曝光了恶人对我的迫害。

回来之后我却面临着一场更大的魔难和考验。市国保处通知我参加非法开庭,被我正念拒绝,不承认对我的迫害,没有参加开庭,同时我给办案人员讲真相,后来他们将我从九人的所谓大案要案中除名了。结果这事引起了一些同修的猜疑,一时传言四起。那段时间不断有同修背后议论我的话传到我耳朵里,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一位老年同修因听信了传言,当面大声指责我,说我专门往资料点跑,叫我以后不要再到她那儿去了。听了同修这些话,我真是觉的好委屈好难受,本来这次受迫害没有做好,心里就很不好受,一些同修的误解和传言更增添了我的痛苦和压力,我强忍着对老年同修说:谁对我有疑问,可以当面跟我交流,我不会气恨在心的,师父知道我怎么样就行了。

我与同修交流是否需要把我的声明认识再重写一遍,同修们说没有必要,我也悟到我这是在向外求,想走捷径,应该向内找,在矛盾中提高自己的心性。

我静下心来学法,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作为学员来讲,如果别的学员对你不信任的时候呢,别顶着干,回避一下也没什么不好,这样两方面各自心理压力都小了。”[3]我的心豁然开朗,不再想着怎么给自己辩白了,决定顺其自然,多学法,加强正念,清除间隔我与同修整体配合的邪恶因素,同时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争斗心、怨恨心、怕人说的心、依赖心、对同修尚存不善的心等等各种各样的执著心,坚持出去讲真相,跟同修默契配合,修炼中不断的用大法归正自己,就这样同修间的间隔也在慢慢消除。

这几年,先后有几位同修向我道歉,说不该那样怀疑我,给我造成了伤害,我对同修的坦荡感到由衷钦佩,更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帮我化解了与同修之间的间隔,千言万语一句话:听师父的话,“在正法的最后时刻,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4]。

我还要谢谢曾经被我伤害过的一对同修夫妻,一直对我很关心,不计较、不怨恨、大度宽容、总是默默的帮助我消除与同修间的矛盾和误解。

处处都是亲人

师父说:“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5];“大法弟子肩负着救众生的历史责任”[6]。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真的感觉到许多众生都是等待我们救度的亲人。一天早晨在公园里,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先生突然倒地不省人事,他老伴用手一直掐他的人中,说他小便失禁,快不行了,周围很多人在远处围观,不敢靠近,我见状马上过去,趴在地上,贴近老人的耳朵,告诉他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立刻连打了三个响嗝,不一会儿,脸色由乌黑变的红润,慢慢有了知觉,周围的人见状啧啧称奇。

第二天,我还是在同一个公园里讲真相,一位老年妇女非常惊喜的对我说:“唉呀!昨天被你救的(救人的是师父)那位老人他们家人都在到处找你呢。”我说,我去找他好啦。

我打听到老人在某医院住院,我买了几斤水果来到病房,正好老人一家的亲朋好友都在场,他们见我带着礼物来看老人,都感激不已,老人更是拉着我的手,感动的流下眼泪,象见了久别的亲人一样。我自然的跟他们讲起了法轮功真相,并告诉他们,他们当中如果有当官的,一定要善待、保护法轮功,会得福报。老人的儿媳惊讶地说:“您怎么看的这么准,我先生就是某医院院长啊。”当我告诉他们三退保平安之后,儿媳妇主动从我手中拿去纸和笔,大声对亲友说:“退!退!大家都退!”

还有一次,在人行道上,有一位瘦小的老年妇女,脚撞在石头上,摔在了地上起不来,我正好走在她后面,赶紧上前告诉她别紧张,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开始时,她吐字不清,念了一会后,我拉着她的胳膊扶她站了起来。这时马路对面过来了两位妇女,惊讶而又担心的对我说:你胆子太大了,你也是老人呀!这好事做不得的,以前报纸上登过这样的事,被救的人的家人污蔑救人的好人,要求经济赔偿。我说:我只想着救人的事,别的什么都不想。我马上给她们讲了法轮功的真相,并送了真相资料给她们,她们都做了三退。我问老人到哪去,她说前几天也摔了一跤,胳膊痛,准备去医院看病的。我说送她去医院,她立刻说:不用去医院了,两次摔跤的地方都好了,不痛了,真的都不痛了,谢谢大法和你们的师父,大法真神奇!我一定告诉家人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有一次,我和同修给几个农民工讲真相,他们几个做了三退,又告诉我们说,他们在工地干活不安全,很喜欢听我们讲法轮功的真相,中午吃饭或者下雨天,他们都在工棚里,欢迎我们去。后来我如约去了,他们非常高兴。有一次我们又去了工棚讲真相,三位民工指着一位民工说,我们都三退了,都念法轮大法好,身体很舒服,工作都很顺利,就他不念,也不三退,结果他腿轧伤了。当时那位伤者很不好意思的说,我现在就念法轮大法好,做三退。后来我与同修给伤者送去了肉元汤、鸡汤、鸭汤,他本人和知道此事的民工都很感动,他的伤好的很快,他回家的时候,带上了大法的真相资料和光碟。

有一天,我在给理发店的老板讲真相,有个年轻的姑娘在背后不停的大声对我喊:“奶奶!奶奶!”当我回头看她时,那姑娘不好意思的笑着对我说:“嘿嘿!看错了,”我也笑着说:“没看错,我们之间很有缘份。”然后跟她讲了真相,姑娘欣然接受了。

在这些年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真的感觉到人世间到处都是我们的亲人,等着我们去救度。

放下情,修去怨恨心

说来很惭愧,我在外面讲真相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我都把他们视作亲人,可是对我自己的亲生儿子,却一直有些怨恨。

儿子从出生身体就不好,九个月时患肠套叠病,动大手术真是死里逃生,我当时在五七干校上班,远离家人,对独立生活和带孩子毫无经验,还要工作,实在照顾不过来,就将他送到他奶奶家,由奶奶、姑姑帮忙照顾抚养,她们对孩子很娇惯,处处顺着他,逐渐养成了他任性、不负责任的性格。

儿子成家后,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他有工作时大手大脚,下岗后就靠我的养老金生活,找工作也不顺利,如今四十多岁了也没工作,又贪玩、脾气又犟,还不能说,一说就跟我吵,开始时我忍着,但内心将他视为一块心病,时间长了逐渐对他产生了怨恨心理,有时对他说话态度就不好,总想用自己的方式改变他。

儿子反过来责怪我:你说××党不好,其实我也不喜欢它,但我觉的你有时候说话怎么跟××党一样啊。我听后冷静下来,发现自己思想中的确存有党文化的东西,总觉的自己是他母亲,说他是应该的,遇到矛盾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发自内心的善待他关心他,导致家庭矛盾长期存在,自己也觉的很苦很累。

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7]当我改变自己的观念,不再执着于亲情,把他当作一位普通的需要救度的生命,发自内心的善待他时,他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

最近发生了一件事,他出门时煤气炉忘记关火,我回家发现及时处理,然后给他打电话,平静告诉他,希望他注意安全,他说:我接了几个电话,忘了,对不起。回家来,他又说:妈,对不起,以后一定注意。

儿子的改变,我知道是因为我实修了,场正了,善解了冤怨。放下了对亲情的执著,才能修出慈悲众生的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法国法会》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日本法会》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