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不言自高

——记与两位同修相处的几天

更新: 2018年02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二日】一天早上一位叔叔和一位陌生的阿姨(在此称呼雪姨)拉来了很多资料点转移来的设备,问我能放置在这里吗?我赶紧找好地方,他们开始往家里搬运,俩岁的孩子站在门口说了句:“妈妈快去帮忙!”我很惊讶,这娃娃从来不主动让我离开,有时来人我去忙放下他时,他就哭闹。

搬完东西,给他们倒杯水,雪姨双手合十表示感谢,我一看这阿姨给我的感觉就是怎么这么善良啊。

俩位同修从那边楼上往下搬了这么一车重东西开车又走了很远的路,两天一夜没有睡觉,我让他们赶紧休息一会,他们却非要学法炼功,晚上睡时已经十二点半了。我自言自语道:“哎呀,我还从来没见过不用睡觉的人呢,我今天可看到了。”雪姨哈哈笑起来,第二天早上又三点四十多起来炼功。到晚上快十一了,又连夜启程去转移东西,又是一夜未睡。第二天归来还是学法……

看着雪姨他们,想我自己,我要有一天二、三点钟睡觉,我就会觉的是个事一样,和这个说说、那个说说,第二天再心安理得的和孩子一起睡到九点。唉,还得说自己多忙多忙,我怎么好意思的说呢,我其实应该说我多懒多懒啊!对他们来说一天睡个三个多小时似乎就很多了,甚至眯了一小会他们就说睡了觉了。

断脚重生

这样柔弱的外表下面是怎样的一颗金刚不动的心啊,学完法的空当,大家切磋了一会,我也知道了关于雪姨的一些事情。雪姨盘腿盘五个小时,越疼了越纹丝不动,我想这就是金刚不动啊,我要是疼了,我非得前仰后合或是拿手这么按吧按吧摸摸脚的。

雪姨的家人中三位被迫害死了,警察在要抓捕她时,她跑了出去,让疾驶的车把脚撞断了,整个脚从脚腕子都耷拉下来了,警察一看撞成这样了就跑了,医生说雪姨终生残废,断成这样接也接不上了,长也长不上了。常人说:“哎呀,你说这个人多可惜啊,这么年轻……”

脚都断下来了,雪姨还是双盘,搬上脚,疼的汗水和豆粒一样滚下来。就听见骨头咔吧咔吧的响,雪姨的腿没有残废,自己长好了。是伟大的师父给雪姨把脚接上了。有多强的正念,大法就给你展现多大的威力。

后来,邪恶之徒又要迫害雪姨,把雪姨骗到了看守所,雪姨下车一看“看守所”,喊道:“不是说送我回家吗?怎么送这里来了?我不在这里。”警察不说话,把雪姨推進去,警察给雪姨戴的手铐,雪姨轻轻一抽左手就出来了(我真正的第一次见脱手铐的同修,平时都是看的网上文章里的,没见过真人)。然后她想我不这样走,我不流离失所,我要堂堂正正的走,然后查体时,雪姨请求师尊演化假相,师尊真给演化的非常严重,生命垂危的样子,法医就是不收,610的说着好话想送着礼走着后门硬把雪姨送進去,可是法医就是不收,喊到:“我这儿要死个人怨谁?不收!”然后雪姨堂堂正正的走过了迫害。

解体洗脑班

警察迫害雪姨时曾连续九天九夜不让她睡觉,我突然理解为什么刚来时她奔波劳累两天一夜却不要睡觉休息了,在她的心里学法炼功永远都比睡觉重要。

雪姨被关進洗脑班时,里面很多人都被洗脑转化了,雪姨和同修交流,同修们都转了过来。她绝食二十八天,解体了迫害,邪恶之徒给雪姨定了个罪叫“反转化罪”。雪姨还在俩千多人的会上,走上台去讲大法的美好。我只知有这件事,邪恶之徒扬言雪姨要是敢去北京就把她运到沙漠害死她,却丝毫动不着阿姨一点心,依然北上护法。

而正是这样一位有着了不起的正念的同修,正念一出,力可劈山的同修,却不断的说自己做的太差了,太不好了,太没有力量。成熟的稻谷总是低着头。一个真正谦虚的同修从来不会炫耀什么,他们看不见自己的“功绩”,心里只有谦卑,甚至把经历的神迹正念的闯关都没有写出来(雪姨说她不会写,其实她常帮同修改稿子)。

想想我自己,做点芝麻粒一样的小事总是自觉不自觉的说说,我那点小事不是师尊的加持,众同修的帮助也做不成啊,惭愧的无地自容啊。

孩子的变化

我一直很愁,两岁的儿子,不好好学法听法,整天的喜欢玩,不高兴了就“噗嗵”趴地上打滚,一直从这屋到那屋,根本的原因就是我这当妈的不精進。

雪姨来了,搂过孩子来,抱着给他唱歌,背大法师父的诗词,给他念周刊,竟然一抱就三、四个小时,儿子老老实实的,早上起来孩子的脸上还挂着笑,而且明显的听话乖巧起来。我哪见过啊,我哪见过我这孩子这么乖啊。原来我娃可以这么乖啊。叔叔同修开玩笑的说:“你看人家小宝宝也礼义圆明了吧”。

雪姨送我两双拖鞋放在凳子下面,儿子根本不知道,可他回来却指着鞋子说,这是那个奶奶给妈妈拿来的。还有同修放在这里的眼镜盒,儿子也说过:“这不是妈妈的,这是那个奶奶的。”

第三天雪姨惦记着自己三岁的小孙子,八个月不见了,雪姨不时的说起小孙子,学着小孙子可爱的样子,说的天真可爱话语……雪姨大半天都出去给小孙子买衣物吃的东西,可能起了点儿孙情。然后晚上我儿子回来时,怎么也不好好听雪姨念书了,还砰砰的关门把雪姨关卧室外面,躲着雪姨,也不让抱了,在屋里顽皮的来回跑,洒一桌子水。

我到雪姨房里关电脑时雪姨说同来的叔叔走了,回家住去了。我直言又冤枉人的对她说,“他就应该回去啊,他家离这很近,几分钟的路,在这里又没事了,还说回去媳妇又让他干活干这干那(这里面有误会),他家里有的是睡衣,还让我给他从网上帮买睡衣,我嘴上不说心里想,他把阿姨送来安置好了就行,就该去忙正事去,怎么从早到晚一直住在这里陪着呢?他家那么近(我却不知道叔叔同修是刚从黑窝正念闯出来,现在不方便回家,同修把他出卖,他心无怨恨,赶去和同修家人说自己已出来了,请同修赶紧放心没有事)。”我心想你俩今天一起逛街给孩子买衣服,要是让他家阿姨看着了还了得的吗?怎么理解去(其实雪姨和叔叔是亲戚,家里人也都熟识)。

第四天,雪姨状态又很好了,早上起来,儿子竟然一下子扑到她怀里,还和她亲亲,雪姨抱着他到厨房门外,儿子看着我,也不找我了,还跟着雪姨一句一句的背诗,我说雪姨你又有力量了,孩子又找你了。

好好的真修自己

二岁孩子的天目是开着的,感觉也是很敏感的,第一、二天的亲近,第三天的疏远,第四天的突然更加亲近。只告诉我一个事:只有好好的真修自己,我才能带的好这个孩子,要不然就这样下去,我犯罪啊。我的孩子,我指着谁带他呢?我这个当妈的快点好好提高心性,修自己吧。

丈夫临出门说了我句:“自以为是”。早上叔叔来了,雪姨和叔叔聊了一会,我再喊叔时,他表情依然温和,依然不言不语,阿姨和他一起和我解释了一些事,我对叔叔的误解我一下就明白了,我突然想起那个替别人养孩子背黑锅的老和尚来。我想起这俩位同修在修炼的道路上,一关一难一刻不闲,刚来停顿两天我立马给人家再造出一心性关来。这些天我只关心雪姨多一点,对叔叔就很忽略,我心里想的是,你家就在跟前,不用照顾你的。

我们敞开心扉聊过之后,他们都走了。他们本来还会再来的,可是我感觉让我这样一误会,他们可能不来了,我心里说不出来的有些难过,自私的那颗心就会让自己去伤害别人,自我想象,自以为是,不信人,瞎猜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自己柔弱的象草一棵,却要求别人得象山,这是什么心呢?妒嫉。同修只看我的好,我只挑同修的刺。同修只说自己的不好,我只说自己的好。我是往哪修呢?我突然很想跑到外面站在太阳底下,让明亮的光驱走我心里这些阴暗的不见光的东西。

感谢师尊慈悲,安排我有缘得见雪姨一面。谢谢师父,师父在让同修教我怎么带好孩子,怎么珍惜时间,怎么精進起来啊。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