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不断突破自我 救度世人

更新: 2018年0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六日】弟子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才能从十八年残酷的迫害中走过来,借此文向师父说:“师父啊,辛苦了,谢谢您”

背法

师父说:“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会之机告诉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无论新老学员,一定不要因为忙而忽视了学法。”[1]师父在很多讲法中都讲过学法的重要,可是我一忙起来就忘了。

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劳教,我觉得被迫害的主要原因是学法太少,不会向内找,精力全用在做救人的事上,整天累的精疲力尽。在度日如年的黑窝里,最痛苦的是学不着法,我又背不上法,后悔在家时为什么不用心背《转法轮》

回家后,我下了决心,一定得珍惜师父无量承受延续的宝贵时间,把《转法轮》背下来。到现在已经背了很多遍了,这使我亲身体会到学法背法对个人修心、堂堂正正救人起到的作用。

真正“修炼如初”[2]

多年来一直想修好,可是总没有本质上的突破。在与同修间的矛盾、误会中,心中总是过不去,克制、不承认,还是不行,同修的面孔时常浮现在眼前。苦恼中心想:刚進门修炼时多好啊!这时一句法打入脑中:“你是“修炼如初”吗?”[3]我就静心打坐问自己,为什么做不到“修炼如初”?这时一下子开窍了:原来自己做了点应做之事,不自觉当成了“资本”、“功劳”了。

其一是,在二零零一年底,被通缉流离失所,两年后,去六一零、政法委讲真相被抓,后身体出现病业假相出来了,以后才有学法救人的环境。

其二,在二零零八年劳教所残酷迫害中没被“转化”,出来后,不怕被抓,又不断去公安局、派出所讲真相,使自己的修炼环境宽松了许多,又能救人了。

现在悟到:这一切的成功是师父给的,是大法的力量和给我开启的智慧,也是自己的责任和使命。这不是贪天之功吗?我浑身打一冷战,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大错了,一定从新做起,脱胎换骨,从今把自己当成一个刚得法‘修炼如初’的新学员。”

这一下子我感觉天清体透了,什么“功劳”、“苦劳”、同修的看法,全都没有了。对“修炼如初”的法理有了更深一步的体悟,感恩师父又一次把弟子身上的败物拿掉了。

找到“证实自我的心”

有一次,同修讲起某位同修的不足,我也随和着说了几句,刚说完,就后悔了,又没修好口。这几年,我一直在挂历上用“X”和“V”记载修口的记录,几年下来,反反复复也没修好,晚上也睡不着觉,心里不好受,就又起来打坐找自己,问自己这是什么心?这时一句话進入脑中:“是证实自我的心。”我恍然大悟,又惊又喜,心里说:“师父!谢谢您的点化”。

从法中我们都知道将来要進入新宇宙,那就必须去掉“自私自我”的心。我感觉对“私”还好认识,但对“自我”的认识就很难,对“证实自我”根本就意识不到,这个根深蒂固的东西怎么去?真是太危险了。

我发现以前“证实自我”无处不在,比如经常指责同修及家人,这是一个强大的证实自我。还有一种与显示心相连的证实自我。有一次我把儿媳电动车上的泥擦干净,见到儿媳就说:“你没看见吗?电动车那么亮,我把上面的泥都擦了。”刚说完又后悔了,又一个“证实自我”的表现。

从此我严格把关自己的一思一念和一言一行。比如有一次我和同修大姐把胡同里的杂草垃圾清理成堆,大姐说天太热了,这些垃圾明天再推出去吧,我说不行,明天有明天的事呢,大姐就推出去了。第二天正好下大雨,路过的人看着沙子铺好的道路都夸奖。我见到大姐刚想说:“如果昨天听你的,垃圾没推出去,雨水一冲怎么办?”马上咬紧嘴唇,话没出口。这个“证实自我”的行为被主动克制住了。

儿子也说:“妈真的提高了,是本质变了。”心里去掉了这些败物后,总感心里乐呵呵的,把精神用在修心救人上了,学法也不溜号了,打坐多数能静下来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

持之以恒堂堂正正的救人

在我们县市很多农村人从没见过真相资料,三退就困难。我发愿只要正法没结束,我就每个村庄挨家挨户发放。六、七年来,在师父的保护和加持下,在同修们的辛苦配合下,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我都持之以恒坚持下来了,至今已发遍了六个乡镇,现在是发第七个乡镇了。在这些乡镇的每个村子的每户人家门前都留下了我救人的脚印。

累也值得

现在我每隔一天去一次农村发资料,每次带上两百份小册子,每个册子夹上一张“给有缘人的一封信”,装上塑料自封袋,再带一些光盘,遇见人就发光盘。为了避免人多麻烦,我坐车预计在中午赶到村里,人在午睡。

累点倒是好受些,最苦就是夏天了,汗水顺着脸流,浸透了衣服,有时候口渴得舌头发麻,有几次发到人家门口,其家人热情的叫我進家休息吃饭,有的给水果,我都谢绝了,有给水的我就喝了。这是众生对我的鼓励。虽然天热也累,当回头看看这二百户人家今天都能看到得救的真相,真是乐在其中。

回家乘车一般三点左右到车站,再骑自行车往家赶,真有点骑不动了。回家后,儿媳(不修炼支持救人)买了西瓜让我解暑。我洗完澡,吃上西瓜,发发正念,基本就恢复了轻松。只要众生能得救,再苦再累也值得。

众生急盼得救

有一次发到一个村里,一个人拿着我发的小册子進了一个大院,在大院里,忽一下出来三个人喊着“该死了、该死了”把我围住,争着要我手中的资料,还说起诉江泽民就对了,他该死了,每个人要了两本册子,还有《九评》光盘。还有一次发完了一个村子正要离开,后面有人骑着摩托车追来,喊着“等一下,等一下”,赶到跟前说道:“我得要光盘。”还说谢谢我,我说谢谢我的师父,师父叫我来救人的。

也有假相

有时候很多的假相也能吓一跳。一次资料剩下三十多份,突然后面有人追我,我累的跑不动了,他追上了我,说是要报警,我流着汗,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大哥,你真好意思,这中午我流着汗,不要你一分钱,奉上天的旨意来送能得救的真相给你们,你不追我,我也已经累的不行了,报警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的善心能使得下吗?”他笑了说:“千万注意安全,你这是为了什么?”我说为了你得救。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说什么也没入,要了两本小册子,我说大老远的,我已经花了车费,我想把包里的真相发完,他说发吧,千万注意别被人给举报了。我说谢谢。我说今天你的所为上天看见了。我回去把真相发完回家了。

还有一次,在大街上发到第二个门,刚从门上往里丢了一小册子,大门一开,出来一很凶的男子,跟在后边一声不吭怒视我,我继续发了两个门,他不吭声,我转过头说:大兄弟啊,你今天一出门就碰福,上天叫我来送吉祥平安给你,祝福你了解真相能得救,钱是第二,平安才是第一,他怒视的眼光有了一丝的改变,然后回家了,他妻子出来说我,你快走吧!这种事发生的太多了,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

被迫害進拘留所

二零一六年年底,在一个农村发真相资料,被村人报警,被抓时,警车周围很多人,我说,乡亲们别害怕,等我回来接着发,千万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其中一个妇女说:警察,人家法轮功(学员)没做坏事。

我被他们送到公安局,看我的两个小警察听我讲了一下午真相,他们尤其喜欢听我背法,两个都高兴得退了党。在拘留所里,我坚决不穿囚衣,坚持炼功。男犯从窗口送开水,我过去接水,那人说警官告诉不许给我水,想喝水,就穿上囚衣,后来也不让我去餐厅领饭。我就在窗口喊住每一个过路的警察,我说,谁给下令不给我水,不给我饭吃?你们写下来,盖上印,签上字,我拿着证据起诉你们。连问几个警察,没有一个承认的,最后我对他们说:告诉你们领导,为什么有胆做坏事,没胆承认?从此再没人挡着我去餐厅领饭了。

一次,我去餐厅领饭,那天上班的是一个很不善的警察,可能是个官吧,我刚拿饭盒一出门,他大声训斥说:“你不穿囚衣还想吃饭,还不交钱。”我一看监室门都开着,就放慢脚步大声说:“警官,你不知道啊,法轮功是佛家上乘高德大法,就是最高佛法,我一个修佛的人穿这种衣服,岂不是侮辱佛法了吗?逼我穿的人也在造业。”男犯们都在门口窗上往外看。从此再没人管囚衣的事了,还特别告诉我可以炼功。有时候领饭回来,没有警察看管,我就進男室讲真相劝三退,来不及,就叫他们出去一定做个好人,遇见大法弟子要真相《九评》看看。出去放风时,男女都在一起,我也争取时间给他们讲真相,

有一次去餐厅领饭,看见外地一小伙子衣服单薄,冻的直哆嗦,回到女室,我把自己穿的棉背心脱下来,让警察送给他,他不去送。后发现女室有一件棉衣没人穿,我又叫警察把棉衣给小伙子送去,他说你自己去送吧。正合我意,我马上送给了那小伙子,他穿上后,连声感谢,我抓紧时间讲三退,他们男室共三个全退了。别人看到这件事也都说人家法轮功就是好。在女室,他们吃剩的馒头往厕所里扔,我不让扔,自己吃了几天剩馒头,没去餐厅领饭,通过我讲真相,共有十几人做了三退。被关十五天后回家,我又和同修们回那个村把剩下的住户接着发完了。

突破怕心,用心纯净救人

因为在这以前发真相资料曾多次被人举报,警察都把我放了,无意中有了反正抓也得放的念头,被旧势力给钻了空子,找到这个漏后,我彻底放下了这一执着,可是又生出怕心。我就抓紧学法、发正念,问自己:为什么怕?是怕抓?怕吃苦?说白了就是怕死,从法理中知道放不下生死就是人,带着怕心怎么能進入新宇宙?师父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5]我下决心用实际行动把怕心去掉。

我带上真相光盘,到我已经发过真相的村子挨家挨户進门讲三退,每一家问是否有机子,如果有就给一张光盘,也有不让進门的,只要進得了门,肯听我讲,百分之九十能够三退。有时叫村里人捎光盘给村支书记,捎话告诉他明白真相能得救。这样我终于通过实际行动突破了怕心,师尊把我人的东西给拿掉了。

体现大法的慈悲与威严

几年来,我一直不断的给公安局、派出所的警察讲真相,送真相信,特别在因起诉江泽民各地大法弟子受迫害时,我几次打电话把国保科长叫出来,告诉他千万别迫害起诉江泽民的大法弟子,千万别动,这是天象,师父慈悲给警察得救的机会,为此又给了几次真相信。还给了传统文化的小机子。

有一次邪党敏感日警察到我家,我正在给科长讲真相,另一人拿着师父的像往院子里走,这时我笑着走到院子里,趁他不备,一把从他手中夺过了师父的法像,笑着对他说:你知道吗?师父的像只有大法弟子家才能供,他不好意思的说:我是看中这个相框了,我马上拿来螺丝刀起相框给他,他说:你们法轮功真好,科长说别起相框了,他是和你开玩笑的。

又有一次,他们到我家坐在炕上,那个科长随手从我炕上的纸盒里拿起《转法轮》说:我回家看看<论语>。我说:是啊,新<论语>真深真好,你该好好看看。他说,得拿回去看,我说好。我说,你们搜的大法书有的是,看<论语>剪下来,你拿回去看完,再给我也行,他还是两手握着书的那边,我握着书的这边,很严肃的说:科长,看来你不是来看<论语>的,就想拿走这本书,我明着告诉你,今天这本书在我在,这本书不在我也不在,我决不会眼看着你造业的,不信试试看,这时,他笑着松开了手,说谁和你斗。走时,我送到大门口说,以后你想来做客,我可以做饭给你吃,如果再为这些事,别来了。

又一次他们一進门,问我在家学法吗?我说是啊。我问有什么事吗?科长说:你近来没出去发资料吗?我说能不发吗,这是我的使命,大灾难来了,再去发就晚了。他又说就你这身体,最好改变一下救人的方式。(我以前有过心脏病假相)我说哪里需要就得去啊。他又说,你去发资料,一旦被人举报,担惊受怕的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我笑了笑,小声说,你是不知道啊,这是真的,越出去发资料,师父越加持,越加持,走的越快,身体越轻飘飘的,越在家求安逸,身体越沉。原因是光想得大法的好处,不付出是为私,身体才沉的,我告诉你这可是真事。他哈哈大笑。走时,他说,我也不想看那些房间,你自己把资料给我拿出来带走,我说可惜,今天家里没有资料。所以,真相资料一定得收拾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澳洲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