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予我写作的智慧

更新: 2018年02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今年六十五岁。现在,主要写出多年来我在大法修炼中写稿、帮同修改稿过程中提高心性的体会,与同修分享。

一、帮助同修阅稿、提高自己的心性

我第一次参加法会投稿是第七届大陆法会。此前同修多次提醒我写稿,由于自己悟性不高,认为没做好,没什么写的,因此错过了一次次提高的机会。第七届法会我写了交流文章,在明慧网上发表并录入《明慧特刊》,这件事对我的鼓舞很大,我悟到在修炼中只要我们有心提高,师尊都会肯定我们。写稿的目地旨在比学比修,共同精進提高。文章发表与否并不重要,近几年的法会交流我和学法小组的同修们都积极参与,因同修的信任,我负责帮同修修改、整理稿件。

记得第一次帮一位同修修改稿件是已到法会投稿截止的那一天。晚上和她探讨已几个小时了,同修写的文章很凌乱、没有层次、语句也不通顺,错别字很多。在修改时,虽然大刀阔斧的砍了很多重复的段落,但是一看还是不行,于是又在文章的内容和结构上進行修改,同修心疼的看着大段的文字被删掉,不满的望着我。可我觉的还是不合格,继续修改。直到电脑上的时间显示零点,同修失望的说已截稿了。我对同修说,你动手太迟,稿子又写的杂乱无章。明慧同修那么辛苦,你这文章若是发过去,同修会看的很费劲,浪费同修的宝贵时间。说话间自己的心里还带有埋怨的情绪,意思是这水平怎么看也太差了!想到平时别的同修说到此同修有些自以为是,我想借此机会敲她一下。

从同修家出来,当时已快到深夜一点钟,凉风一吹,我头脑清醒,发现自己很不对劲。同修投稿参加交流没有错,我就是没帮上忙也不能打击她的积极性。同修的目地没达到我还奚落她,想到这些觉的很惭愧也很后悔。她的稿子是没写好,但是已经尽力了,我应该提前帮助她而不应有看不起她的心。此刻我认识到说是帮助同修修稿,其实就是我修心的过程。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今后要做好,一定不能辜负师尊苦心安排我每一次提高的机会。

我地有一位八旬老年同修,十几年来一直在外面讲真相救人,同时发放真相资料、发《九评》,严寒酷暑从不懈怠,家里还成立了学法点,三件事做得很精進。她很想参加法会投稿,苦于自己没有文化动不了笔。后来经她口述,同修帮助记录的一篇稿子递到了我手里。同修的初稿内容很好,我在文章的结构和语言上稍加整理后,念给当事同修听,她很满意。后来文章在明慧网上发表,同修很受鼓舞,我心里很坦然。对同修的道谢我一点不动心,那是因她做得好,稿子内容好的结果,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而已。

二、跟上正法進程 利用好自己的法器

我市曾有几千名法轮功学员,在江氏发动血腥镇压后,本地遭迫害很严重,有的地区被迫害的很惨烈,全市至少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各地派出所对当地的大法弟子实行各种酷刑折磨。在接触到这些资料的时候,我心里发愿,一定要将本地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情况整理出来,将大法弟子捍卫大法、证实大法的可歌可泣的事实记录下来留给后人。

我的想法和协调同修不谋而合。于是我花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系统的整理了上万字的本地各辖区同修遭迫害情况、各地派出所参与迫害的人员以及他们实施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种酷刑的文稿,信息详细、准确。有同修在诉江控告书上录用了该篇文章的部份内容,对本地的邪恶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

以后的每年我都将本地区大法弟子遭迫害情况做一个“链接”,从上传到下载。

一次,本地同修在异地遭受非法庭审,有几位同修去当地发正念,并参与了旁听,我也是其中一个。庭审过程中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正念正行,不畏强暴、讲述真相、揭露邪恶、直言信仰无罪、修大法无罪、慈悲威严。律师辩护中仗义执言,直接揭露中共的邪恶,阐明大法弟子的修炼受《宪法》保护,不应构成犯罪,应无罪释放当事人。辩护词有理有据,整个法庭被正的能量包容,加之家乡的同修高强度发正念加持,使法庭内,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在场所有的人都听了真相,令我们深感震撼。

事后同修们热切地希望能将此事予以报道,我当时也对报道此过程充满了信心。可是回家后,自己最初的愿望慢慢淡化。因为当时的场面太令人震撼,身陷囹圄的几位同修面临非法庭审时临危不惧、从容坦荡;律师的不畏强权、刚正不阿。令前往旁听的每位同修都感受到了大法的威严与慈悲,我觉的那种感受是无法言表的,担心写出来的东西不是同修们真切感受的那样,便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令同修失望。

时间一天天过去,而我对当时的记忆也渐渐消失,甚至最后头脑里一片空白,根本想不起当时的场面和那些对话。因为没有任何文字和录音作为参考,想写又提不了笔,心里很是着急。我意识到这是干扰,这种不正确的状态必须纠正。我静心学法,一天在给师父敬香时,我求师父给我智慧,让我回忆起那天的场面完成写作。

过了两天,突然在一次小组集体给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发正念时,一下子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同修和律师的形象和他们在法庭的表现不断的在我眼前显现。我的头脑清晰、思维打开。回家后,我不断的记录下那些片段。最后终于完成那篇描述同修当庭讲真相、律师为他们作无罪辩护的精彩场面的文稿。

虽然我为不能完整的描述庭审全过程而遗憾,但是文章于投稿的第二天在明慧主页头条发表,本地同修看了此篇报道,了解了被非法关押同修的修炼状态,很为他们感动,有的同修还看得流泪。此稿的完成虽然说不上不负众望,但我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当有同修猜测这篇文章是谁写的,并予以肯定时,我心里对自己说,没什么可脦瑟的,撰写报道离当时真实感人场面还相差甚远。再说大法弟子的所有智慧都是师父赐予用来证实法的,自己要是没做好还不行呢!

异地同修通过明慧网看到此文章,了解了此事,在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家人去法院要人和在第二次同修遭非法庭审时,他们当地有十几位同修進到法庭为同修发正念加持。

二零一五年五月诉江时,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很积极的参与了此事,使我由被动变为了主动,撰写对江魔头的控告书。这种事情我以前根本没有接触过,开始不知怎么动笔,学习了师父讲法,明白了大法弟子是什么?江魔头的迫害给人类造成了什么样的灾难,我们最清楚最有发言权。放开思路,我的诉江控告书一气呵成,然后帮同修按各自不同的经历写了诉江控告书,后来同修用我的模式给他们作参考。

回想起自己修炼这么多年来,使用神笔成了我证实法中的一个项目。在一次我起草的不干胶内容被省城的同修看到后予以肯定,协调同修给我讲了此事,我更增加了要继续做好的信心。通过同修的帮助,我也在不断的提升自己,过程中修出了自己的慈悲心。比如以前的不干胶题名为“正告恶人、恶警”等字样,后来改成了“奉劝司法人员不要做中共替罪羊”等内容。在写此类文档时,心里发出的是“司法机关的众生也是受害人,是师父要救度的对象”的正念,写出的东西自己看着心里也舒坦。

结语

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证实法的过程中,觉的自己越来越成熟,做自己该做的事,虽说年龄已步入老太太的行列,但觉的自己的思维很年轻,其中的智慧都是师父所赐予、从而让我们建立威德 ,走向圆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