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更新: 2018年0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六日】幸福是什么?有人说:吃得了,睡得着,想得开。当下人们的苦恼,除了身体不健康和心情不舒畅之外,还有一个让人痛苦的事就是因无聊而产生的空虚感。自从我修炼大法之后,师尊不仅将我的身心都给以净化,吃得了,睡得着,想得开,还让我知道为什么活着和该怎么活着了。那种生命深处的喜悦和充实感,是无以言表的。

一、从吃不了到吃得了

修炼之前,我虽然没有得过什么不治之症,但是身体上的小病却没有间断过。风湿性关节炎、神经衰弱、冻疮、肠炎、胃炎、腰椎间盘突出、妇科病等等,弄得我几乎从小就不知道没病的滋味是什么。只记得我从记事起一遇到天气变化就关节发冷发疼、热水袋要用到夏天;秋天还没过就手、脚、耳朵长满了冻疮,用什么方法也治不好,不仅晚上奇痒难忍,小学时还因此被同学耻笑,让我变得自卑;多坐一会儿腰就疼,还得拿垫子垫着。最折磨人和最影响我生活的,还有天生的肠胃疾病,表现上是吃东西不消化,长期便秘,吃完就肚子疼,睡觉又会胃疼,每天清晨都会被胃疼醒,然后用床脚抵住胃止疼。

因为这些肠胃疾病,我中药西药吃了不少,偏方也试过,都不见好,最终我只能看着好吃的不能吃,吃下去的东西又变成负担排不出来,经常四、五天不会上厕所,肚子里总像有块石头硬硬的。吃东西对别人来说是一种享受,对我来说就是续命而已。好多美食于我都只能是看看,就连最清淡最普通的食物吃下去都成了负担。最痛苦的是排便,肚子胀得难受,可就是不能排便,吃什么水果药物也没用,每次上厕所都要蹲半小时以上,脚都麻了还是排不出来。有时候我就想:我是不是中毒了?导致肚子里面有什么怪物,才让我要遭这种罪。因为最基本的新陈代谢都不能完成,所以我每天都不开心,脾气也不好。

有幸的是,我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虽然修炼的动机并不是为了治病,但大法和师尊还是为我调理了身体。也是因为修炼了,我才知道了原来人的身体没有病是那么的舒服。现在我身体上那些原有的毛病都没有了,就连最顽固的肠胃炎都完全好了。我不再每天被胃疼醒、不再看到好吃的不敢吃了、不再吃了东西不消化了、不再因便秘而苦恼、不再每天抱着个肚子无精打采了,现在的我是想吃什么吃什么,不用忌口也不用限量,消化系统也恢复了正常,每天清晨准时排便,既不费时也不费劲。而且,现在我吃东西时能体味到食物的美好,不像之前是被迫進食。

大法和师尊不仅赐给我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体魄,还让我真正感受到了“吃得了”的幸福。

二、从睡不着到睡得着

修炼之前,让我很痛苦的另一个事,就是我的神经衰弱导致我失眠。这种失眠最轻的程度都是睡着之后就开始做梦,每天都做,而且醒来后我还能记得,其实就是未進入深睡眠状态。也不能被吵,有点声响就会醒,醒来就无法入睡了。最严重的程度是身体很疲惫,但上床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直至天亮。这种情况是最难受的,身体已经疲劳到极点了,动也动不了,但意识却十分清醒,甚至是亢奋,一点睡意没有,越想睡越紧张越睡不着。最痛苦的一次是我这种状态持续了一个月,天天晚上都失眠,吃了安眠药都没用,折磨得我精神几近崩溃。

都说睡眠不好的人易怒、暴躁,我就是那种典型。年纪轻轻的就被失眠折磨得没有一点朝气,甚至还有了厌世的心态。不理解的人以为我有什么心事,其实并没有,就是单纯的睡不着。想着睡觉本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利,而我却没有,越发觉得自己可怜与不幸了。

同样令人称奇和值得欣喜的是,这个伴随我多年的“顽疾”,在喝牛奶、听轻音乐、制造芳香感、用睡眠枕头、吃安眠药等等诸多办法都不奏效的前提下,在我开始修炼大法后,不知不觉中我发觉我能睡着了,而且还睡得很好,不爱做梦也不怕吵了。以前我是比较“认床”的,一换床换环境就必定失眠,现在是坐在沙发上都能睡着。

对于一个正常睡眠都被剥夺了几十年的人来说,安睡之后精神饱满的起来看日出,真是一种说不出的幸福。

三、从想不开到想得开

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数都是娇生惯养出来的,因此就容易形成自私自利、以自我为中心的霸道性格。在家时有父母宠着,可是到社会中就不会有人时时迁就了。况且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但就因为这种过于自我的性格,让我遇到挫折了想不开,心特别窄。

有幸修炼了,使我从中解脱出来,不仅让我找到了人生的真正目标,不再为情所困;而且对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我也慢慢的改变着自己,从小气变得大器,从遇到点不平就想不开,到为别人着想,受到不公正待遇时还会找自己的问题。

丈夫是个不修炼的人,脾气不好,思维方式跟原来的我差不多,遇到矛盾时就爱拿我出气,稍不如他的心意就又打又骂,要是原来那个“想不开”的我哪里能受这门子气呀,早就和他干起来了,还指不定是谁欺负谁呢。但是我现在是修炼人了,师尊说了修炼人要有“大忍之心”,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所以我不能和他一般见识,反而是去找矛盾当中我有哪些执着心没放下。一般的情况是,只要我找到了自己的问题、归正了之后,丈夫的态度就变了,矛盾也缓和了。

当然,“忍”的过程也很辛苦,从委屈的强忍到没有气恨的真忍,那也是修炼人的一个提高过程。有时身边不修炼的朋友看到我这样,会笑话我太傻。我也反问自己,我傻吗?如果我不是个修炼人,还是和原来一样“匹夫见辱,拔剑相斗”,以恶制恶我又能得到什么呢?或许面临的是两个生命的毁灭吧。而且,法轮大法的法理之博大精深,让我在修“忍”中并未感觉到我是在吃亏,因为当看到丈夫为了那些私欲被情绪控制时,才觉得他是最可怜的,慈悲心油然而生。

有意思的是,在我修炼初期,遇到矛盾我向内找时,会发现丈夫就变好了;但后期他就还是那样,我悟到或许是我太在意他的变化而把向内找当作了一种手段,于是我放下一切心无条件的看自己的问题时,我发现我竟然能做到不再执着他的表现了。以前读书时看到古代孔孟等圣人说的“不动心”的境界,以为那只是神话,没想到因为修炼就真能向圣贤看齐了。

再看下身边朋友感情不顺时怎么做?不是怨天尤人,就是借酒浇愁,或者是以泪洗面,喜怒哀乐全都围着那个恋人转了,顺心时还好说,不顺心时就仿佛天塌了一般。其实当今社会中人类道德败坏,大部份人都是自私自利的,那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又有几个人的感情是顺心的呢?尤其是年轻的这一代人,因为小事离婚的更是比比皆是,都是那么强调自我,遇到矛盾几乎都是不肯让步的。可是,离婚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除非以后都别再找对像了,不然人无完人,两人在一起时间长了都是会有矛盾的,要是都在矛盾中想不开、出不来,那日子就苦不堪言了。想想曾经的我,也是个在矛盾中想不开、不让步的人,使自己一直在“求之不得”中活得很苦。再看看现在的我,遇到矛盾能想得开、找自己的问题,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正是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知足常乐安之若素。这份娴静的快乐,是旁人不能体会的美妙。

对于名利得失,我也能做到想得开、不计较了。以前的我,在做事认真负责的同时,也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当看到比我不负责的人被评为“优秀”时,心里愤愤不平的。现在的我,主动承担工作,到评先选优时还主动让给别人。有一次领导一定要推荐我,说是为表示对我工作的认可,但报上去之后却以莫须有的借口将我否定了,领导怕我想不开还专门安慰我一番。我说没事,我能理解决策者的苦衷,在领导的位置也有他的顾虑,我是修炼人要为人着想,是不会有怨气的。最后领导给我的评价是“大器”。

现在的我不羡慕那些功成名就的人,因为我清楚功名是带不走的身外之物,而且在追求这些的过程中或许还会失去健康、情谊、纯真等宝贵的东西;也不奢求富贵,因为再富贵的生活也敌不过开心快乐的活着。我因修炼而获得的健康与快乐是千金都买不来的。

当再问自己“幸福是什么”的时候,我觉得修炼大法的我就是最幸福的了。大法给予修炼人的,绝对是世俗中的任何好处都无与伦比的。由此不得不感叹,自己真的是太幸运了,不知是多少生多少世积下的福份,才能有缘走入修炼。同时也希望那些还在生活中苦苦挣扎的人,赶紧抓住这万古不遇的机缘,修炼大法可以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幸福的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