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同真善忍 严重车祸的外甥脱险

更新: 2018年02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我的外甥,姐姐唯一的孩子,今年二十七岁,现已娶妻生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外甥每天在单位是个大忙人,工作干的很不错。

我和姐姐是一九九七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炼的。那时,外甥很小,但也跟着听师父讲法录音,看讲法录像,虽然是边听边玩,但也记住许多,还学会了炼功动作,有时还能跟着读法,这是中共迫害之前的事。迫害发生后,我和姐姐都被非法关押迫害,孩子就失去了学法环境。

外甥虽然还未真正走入大法修炼,但在他幼小的时候,真、善、忍就在他的心中扎下了根,而且他还会主动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

那年,外甥也就有七、八岁,有一天,正在外面玩的小外甥匆匆跑回家,手里捧着个鸭蛋,对他妈妈说:妈妈,我捡了一个鸭蛋,怎么办?他妈妈问:在哪儿捡的?他说:在外面草窠子里。他妈妈笑着说:找不着主的(那时农村几乎家家都有鸭子),就是你的,晌午,妈妈给你煮煮吃。可是小外甥一脸的犯愁,认真的说:那不得失德吗?(按真善忍要求不能这样做)。后来姐姐跟我说这事,我也很感慨,这么小的孩子都在努力的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好人。

正因如此,外甥凭借着心中对真、善、忍的印记,对大法的相信,闯过了一次生死大劫难。

那场车祸发生在二零零九年腊月,外甥十九岁,他和同事是吃住在维修厂的,那一天,下班后,吃完晚饭。他的一个小同事让外甥骑摩托驮他回家送点东西。外甥平时骑摩托是不愿戴摩托帽的。可那天,他就莫名的满宿舍的找摩托帽,最后在别人那儿找到一个戴上。

走到半路,外甥被迎面飞驰而来的一辆面包车撞上。当时外甥的摩托骑的也很快,两股惯力合在一起,一下子把外甥甩出二、三十米,摩托帽被震得稀碎,外甥当时就昏迷过去。后边坐的小同事一条腿摔伤。

他的同事打电话给单位,他们的厂里来人,把昏迷不醒的外甥送入医院。当时的情况是:外甥被摔成严重内出血,必须马上手术,需要亲人家长签字,拖延的每一分钟都很危险。急情中,他的同事、领导大声的呼叫外甥,终于,外甥有了一点意识,大夫赶紧拿着签字单,同事把着他的手,外甥根本睁不开眼,签不上两个字,就又昏迷过去,就又接着叫,再接着签下一张,在签完最后一张名字后,外甥昏迷的一点意识也没有了,被立马推進手术室。大夫说再晚一会,命就没了。

外甥的脾脏震碎,腹腔内的血都满了,手术摘除了脾脏。

当我的姐姐(他的妈妈)从百里外的家被厂里的车接到医院时。看到的是几乎没有生命迹象的儿子,和一大盆血,里面是一个震碎了的脾脏。姐姐后来说,她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几乎没了思维。从此,姐姐再也不能见血。那盆血就好像扎進她的脑子里似的。

那时正赶上姐夫出远门不在家,姐姐那木木的脑子里唯一的意识是求师父救孩子,并对着儿子的耳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命。由于失血过多,外甥的脸、整个身体,就连嘴唇都象白纸一样白。身体一点体温也没有,冰凉冰凉。他的爷爷老泪纵横,解开衣扣,把孙子的两只大脚揣在怀里焐热。而姐姐被震惊的连眼泪都不会流了。

在漫长的等待孩子醒来的时间里,姐姐不知饿、不知渴、不知困,不眨眼的瞅着孩子两天两夜。孩子醒来的时间比医生预计的时间早很多。一看孩子醒来了,姐姐的精神一放松,突然觉的两只脚像刀割一样痛,低头一看,吓了一跳。两只脚的脚面上的肉顺着鞋口挤出来,从脚脖耷拉下来,把鞋面都盖住了,像两堆发的面扣在脚上。这时姐姐才发现自己根本站不住了。

外甥醒来后,视力正常、语言能力正常、头脑清醒,思维正常,姐姐又仔细的一个一个的检查了他的手指和脚趾,一切正常,都会动。没有出现医生担心的后遗症——血栓到哪个部位,那个地方就会瘫痪。

姐姐激动的双手合十,谢谢师父救孩子的命!外甥也感动的说:是大法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谢谢师父。

果然,这么大的车祸,外甥的身体各项指标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连医生都觉的不可思议。十一天出院,两个月后,回维修厂上班。

临出院前,医院给外甥做了全身检查。检查完毕,医生惊喜的对姐姐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儿子有个副脾,将来能长大,代替脾脏功能。医生、护士所有的人都为外甥高兴。这个消息对于一位备受惊吓心疼折磨的妈妈来说,无异于搬走了压在心口上的一块巨石。一年后,厂里体检,外甥的脾脏已经有正常脾的四分之一大了,基本能承担起脾脏的功能。

三年后,再体检时,脾脏已完全正常,身体的各项指标全部合格。

我们无限的感恩大法,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