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出魔难

更新: 2018年02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四日】我今年七十多岁,是一九九四年三月十四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参加过师父在天津的讲法班。

修炼以前,我患有多种疾病,上半身畏寒,西医称是神经官能症,还有胃炎、咽喉炎、脉管炎、脑震荡后遗症、双眼复视、右半脸及颈部麻木、脑血管早期硬化,曾病休了十多年。我曾练过多种气功,有些效果,过后又犯,十分苦恼。修炼大法后上述症状一扫而光,我感慨大法的神奇、伟大,从此我活的轻松、自在。因此无论是九九年迫害前的洪法,还是九九年迫害发生后的做好三件事上,我都十分认真,效果很好。

我向常人讲法轮功真相,天天讲,走到哪讲到哪。过年时马路上公园里人少了,就到火车站、寺庙里讲,十多年来一直比较顺利。我也曾经历过魔难,走过弯路,但我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上从来没停止过。有时有病业反应,几天就过去,实在过不去请师父加持,如肚子痛的打滚,经师父加持,慢慢的就没事了。

二零一七年我却经历了一次大的魔难。三月六日我有些肚子疼,没当回事,照常出去讲真相,到上午十点浑身没劲,恶心,上吐下泻,蹲下去就起不来了,又勉强坐了半个小时,就晃晃悠悠的乘车回家了。躺下休息了半天。第二天依然去讲真相。坚持到三月十六日,可是魔难一天天加重,过了三天后我彻底倒下了,头、颈痛的动不了,头碰到枕头都痛,头只能深深的低下不能抬,胸背痛的几乎不能翻身,小腿几乎没知觉且麻木发沉,手臂麻,手指麻到端不起一个碗。喝水靠吸管,吃饭靠吞咽,解手靠尿壶,走路靠撑着有靠背的椅子一点点挪动,唯一的是我的头脑清晰,坚信大法。

我在这一个月内摔了四次跤,每次摔跤都冲出去很远,而且是后脑重重的着地,因我身边没人,每次都使尽力气要一个小时才能慢慢挣扎起来。每次摔都是不起包,不流血,有点痛,真是奇迹。弟子知道这是师父保护了我,师父为弟子承受了,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

从三月十九日开始同修天天给我做饭,帮我做些我不能做的事。后来单位领导来了,说车已派好了,去医院检查后住院。我坚定的回答:我不去医院,不检查,不吃药;我这是魔难,是过关,是考验,肯定能好。因我以前给他讲过大法真相,他就不再坚持了。经与同修商量,先请个小时工照顾我饮食和做些必要的事情比较好,于是请领导帮助解决了。

这期间我自己加紧学法炼功,不能看书先听师父讲法,那怎么炼功呢?站不起来坐着炼,头抬不起来低头炼,腰直不起来身子成九十度炼,当稍能站起来就靠床炼。炼完功后汗流浃背,但我很欣慰,我没愧对大法弟子的称号。此外,我每天坚持高频率发正念。

这样我的情况一天天见好,正好一个月,到了四月十八日,我请一同修帮我发正念,我自己下楼(我住二楼)成功了。虽然我还晃晃悠悠,但毕竟我在这么短的时间,从全身瘫痪在床上到我能独立下楼,变化太大了!连单位领导和派出所片警都感到太不可思议了!这件事充分的证实了大法的神奇、伟大。第六天我就开始讲真相救人了,三个月后我已能骑自行车到处讲真相了。

虽然我现在还没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比如头还不能完全抬起来,手脚还有些麻。但在讲真相、和同修一起学法交流时,头、颈的活动立即自如。师父曾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1]。通过这场大难,检验我学法、修炼的状态,师父看我还有希望,把几乎置我于死地的大山搬掉了,使我在修炼的路上又向前迈了一大步。师父讲:“因为每一步怎么安排的,它是非常系统的,该去你哪个心,这一难提高上来的同时,应该丰富你身体的哪一部份,解决哪一部份的问题,应该修炼出什么东西,境界在哪一个地方,那都是有安排的,是非常系统的。”[2]

我怎么突然出现那么大的魔难?深刻反思后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敬师敬法做的差。有功能的同修看到天上的神在学法时都是十分敬师敬法的,他们是捧着书跪着学法。而我是把书放在桌子上看的,很少把书捧在胸前看。相比之下这是漏,我现已改为把书捧在胸前看。

二、讲真相偏重于数量。我以前讲真相以劝三退为重,求数量,而法轮功真相讲的少,没有达到师父要求的“三退不是目地,讲真相救人是目地。”[3]现在我已在纠正那种不正确的做法,视情况尽力把真相讲清楚。

三、我以前住在外地,十几年基本处于独自修炼,没有与同修交流切磋的机会,还自以为三件事做的认真,比较精進。近几年回到本地除与少数同修联系外,基本上还是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这次摔了这么大的跤,我才理解师父讲的集体学法的重要性。这次如果没有同修帮助发正念,帮助查找自身存在的执著,一起学法及生活上的照顾,我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闯过来的。

四、炼功动作不正确。虽然我也用师父的教功录像带纠正自己的动作,但毕竟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有的动作与要求差距很大。

五、还有许多人心需要進一步修去,如怕心、妒嫉心、欢喜心、争斗心、色欲心、希望别人夸的心、瞧不起别人的心、善意说谎的心等等。

师父说过修炼是严肃的,可不是儿戏。一切环境都是我们修炼的场所。在今后的修炼中,我都要珍惜师父为我们开创的集体学法的修炼方式,信师信法,多学法向内找,做好三件事,随师回家。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