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吴桂静老人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吴桂静早年患心脏病肾病等多种疾病,九五年修炼法轮功而病症全无。曾被齐齐哈尔市龙沙区民航路派出所所长修建华上大挂、“开飞机”酷刑折磨;曾两次被非法劳教于双合劳教所,被非法奴役制作有害身体的农药;被非法关押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罚坐小板凳,臀部硌破,逼看诬蔑大法的录像等非人迫害。

下面是老人自述的迫害经历:

我是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吴桂静,今年七十五岁,家住齐齐哈尔市龙沙区。九九年十一月六日我因在铁南小学门前炼功,被齐齐哈尔市警察绑架,所长修建华带领几个警察把我手用手铐铐上,把我带到民航路派出所对我进行迫害。先是让我写保证,我不写,我写了一个觉醒:“法轮功讲的是真、善、忍,让人做好人,做好人没有错,学大法身体健康了,过去心脏病、肾病等多种疾病通过炼法轮功都好了。”所长看了以后,气急败坏的命令警察给我上大挂,共上了四次大挂。由于我不配合他们,接着还要把我弄到派出所后院进行迫害,当我下楼时就昏过去了。第二天醒过来时,一看自己是在医院里。大夫说你醒了,他们把我送到车具医院。我告诉大夫我没有病,是他们迫害的,使我这样,我是炼法轮功的,这是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迫害,他们警察犯下了重罪。

十一月七日把我送到看守所,到了看守所我绝食反迫害,第四天把我送到公安医院进行强行灌食。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六个月,然后对我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五月将我送到双合劳教所进行迫害。

在双合劳教所农药厂干活,劳动时间每天12-16小时,晚上睡觉很少。农药厂及劳教所警察为谋私利,不讲良心道德。他们迫使我们将过期已成硬块的药袋儿扒开,再将药块儿抖搂出来混入新的药粉时,车间里到处弥漫着呛人的药粉,面部汗毛、眼毛都是药粉,呼吸都很痛苦,再将农药重新包装,冒充新产品卖给农民,远销海内外。大法弟子跟狱警说,你们不要执法犯法,伤害农民。我拒绝坑害农民的非法劳作。狱警气急败坏地将当时没戴口罩的我弄到农药车间里,关上门,用农药熏呛我。呛了好一阵,才把我放出来。一个刑事犯过来,从我后面踢了我三脚,她住在我的上铺,当天晚上她从上铺掉了下来。早晨她找到我说:“吴姨,我对不起你,这是对我的报应,你这么大岁数了,我不应该踢你,别生气,我向你道歉,你是不是也没有睡好觉。”我说:我没有生气,我睡得很好,因为我的思想没有任何压力,我没事儿,以后你要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啊,会有福报的。我被非法劳教一年,非法加期半年,于二零零一年六月回家。

二零零一年七月,民航路派出所警察又无理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所长修建华让我哈腰,两个胳膊向两侧抻直,对我实施“开飞机”的酷刑。这时来了一个警察,到我跟前做流氓动作,摸我的胸,又摸这,又摸那的,并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晚上他们叫我坐老虎凳,脚上铐上脚镣子,将我的两个胳膊背过去,用手铐反铐。之后将我送到看守所,又被非法劳教三年送往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

他们把送到双合劳教所。劳教所里黑板上食谱明明写的三顿饭,都是好菜好饭,可是我们没有吃到,他们为了应付上面检查,弄虚作假。我于二零零四年七月回家。

二〇一三年九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点多钟,我在学法小组被二十几个警察绑架。当时警察一进屋,我和同修正在做资料。警察问你们干什么哪?我们说:做真相救人。警察说:救什么人?我们给警察讲真相,警察不听。到派出所以后,给一个警察讲真相,他没有表态。第二天,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龙沙法院非法秘密开庭,在法庭上,法官让我认罪,我说没有罪,不承认这一切,你们是非法关押、非法判刑,迫害大法弟子!龙沙区法院没有判决书、没有通知家属,实属违法判决,是违法的行为。我于二〇一四年秋天被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到哈尔滨女子监狱,我被分到十一监区,进去后,没过几天我绝食反迫害,第四天把我送到医院灌食,回来后让我坐小板凳,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晚上窗户开着,往里里面放凉气冻我,白天让我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我不看,狱警就让刑事犯拽耳朵,揪头发(这个刑事犯据说是财政局的,被判八年,她丈夫是公安局的)。由于我坐的时间长了,表皮都破了,他们让我吃药,我不吃,坐了七天。我绝食,十一监区看我的刑事犯拿给我一张纸条,这是打印机打印的承诺书,让我写,我没有写。她看我不写,她自己写的,交上去了。我跟她说:你这是栽赃陷害!你这是犯罪,我不承认。十一监区恶警,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日把我送到哈监医院。我八月二十五日开始反迫害绝食八个月,每天灌食三次,每次都插上再拔下。二〇一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开始吃饭。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后,派出所找我让我签字,我没有签。龙沙区检察院找我两次让我签字,我也没有签。我于二〇一七年九月二十七日获释回家。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