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二十年 超常的故事

更新: 2018年03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

一、病魔缠身 度日如年

我常年多病缠身,小儿麻痹引起的四肢肌肉萎缩、全身骨头疼、驼背,还有咽喉炎、便秘、痔疮、头昏等。冬天气温低时,浑身发冷,四肢肿大,皮肤溃烂流脓水。面黄肌瘦,满脸黑斑,头发枯黄,体重不到八十斤,每天都要打针、吃药,我还自己四处采草药吃,每天吃的药比吃的饭还要多。

一九八一年后,我的右半身麻痹,活动不灵,真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曾三次服毒药自杀,可是命不该绝,每次都活过来了。

为了治病,我成为一名虔诚的佛教信徒,折腾了十多年,身体反而更不好了;后来又练了好几种气功,花了不少钱,也没有什么好的效果。

我在茫茫黑暗中挣扎、找寻,不知何处是尽头,什么时候能见到光明。

二、喜得大法 绝处逢生

家人也有多种疾病,炼法轮功后都好了,他觉的法轮功太好了,天天劝我炼。可我觉的自己太差了,不配修炼这个大法。一次家人炼功时,我在床上睡觉,看见师父的两位法身坐在我房间里,觉的很神奇。

趁家里没人时,我拿出《转法轮》,看里面的师父的照片,师父对我眉开眼笑的,我还觉的师父看我的眼神就象父母终于找到了丢失了很多年的孩子一样,象有很多很多的话要对我说似的,我激动的哭了起来。就这样,我偷偷看师父的照片一个多月,哭了一个多月。我把家里供过的牌位,还有气功书这些东西送人的送人,烧的烧,处理的干干净净,我决定纯纯净净的修炼法轮大法

师父把我思想中的不好的东西清理干净。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头脑中装的全都是法,没过几天,身上的疾病不知不觉都好了,满脸的雀斑不见了,脸上光光的,白里透红,连驼背也很快变直了,萎缩的四肢开始长起了肌肉,整个人真是脱胎换骨。那个四肢细小、弯腰驼背、不断喘着粗气,想死都死不了的我变成了一个整天乐呵呵、充满了活力的人。熟悉我的人都震惊了,觉的法轮功太神奇了。不少人因此开始修炼大法,我家人也都走入了大法修炼,真是佛光普照啊!

三、邪恶迫害 正念闯关

得法不到两年,中共开始迫害大法,我家也遭受了严重的迫害。恶警多次绑架我,企图迫使我放弃修炼。我多次绝食抗议迫害,时间最长的一次,十五天食水未進,我仍然每天坚持背法、炼功、讲真相。就是手铐脚镣在身也坚持打坐,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每次都正念闯出来了。

一次,我做了一个梦,睡梦中师父来到我家,坐在我身边,叫我背《洪吟》,我全部背出来了,师父很高兴,对我说:“你要把《洪吟二》也背下来”,师父要走,我起身送师父出门,看见一只凶恶的猛兽蹲在前面路上,它张牙舞爪的,恶狠狠的盯着我们,师父向前走着,还没到它跟前,它就化成水了。我醒来后悟到,师父时时都在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我更加坚定、精進了。有一次,恶警叫嚣说要判我十八年刑,我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几个小时后,我被释放回家了。

还有一件神奇的事,我看的《转法轮》,恶警每次抄家时,都找不到。有一次,警察看见我在看书,我把书递给家人,家人把书放進纸箱里,警察跟过去,嘴里说着“就是在这里,就是在这里”,找了几遍,就是看不见。类似的情形有好几次。

由于中共谎言的毒害,警察对我骚扰和监控,周围有些人把我当成了坏人,我们家也被孤立和疏远了,有些人甚至趁机侵占我们家的土地。我严守心性,遇事向内找,多为别人着想,展现的是大法弟子的大度、忍让与宽容。人们渐渐的清醒了,知道我是好人,是无辜被迫害的。我的身心变化证实着法轮大法的美好。

四、讲清真相 救度世人

师尊告诉弟子:“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1]。法轮大法太好了,我希望大家明白真相,我要听师父的话,抓紧时间讲真相。

我和另一同修在私人医院工作,有些祖传的治病小秘方,由于收费低,治疗效果好,县城和四乡八镇的人都来治病,有些外省、市的也慕名而来。凡是来到我们身边的人都是来听真相的有缘人。

我们在诊室门旁贴上醒目的大法真相对联,室内高挂师父的法像,贴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条幅。很多病人来到这里觉的很舒服,有个安徽人四处看,看完对我说:“你这里真了不起啊!”我问她:“为什么呢?”她说:“好大的佛祖坐在你这里,你这是个好大的佛堂。”我常对来治病的人说:“来到这里就是缘份,用药治病是附带的,听大法真相是主要的,是我师父点化你们好人来得福的,我们这里不是一般的地方,得病到这里来了解真相是因祸得福,好人一生平安,你的平安是我的心愿。”大多数人听完真相后都愿意退出曾经加入的中共党、团、队组织。每天三退的病人及亲属多则二十多人,少则几人,连续多年不间断。

我只要稍有松懈,师父就会点化。一次一个朋友拉我去打牌,我没去,但有点动心,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境中,快到早晨六点了,我还在外面,我很着急,心里对师父说,我要快点回家发正念,这时来了一个高大英俊的人,他把我顶在头上往家走,我问他是谁,他说:“我姓韩,别人叫我韩将军。”半路上他把我放在一个华丽大平台上,就离开了,我往台下一看,台下四周整整齐齐的站满了人,一望无际,一个个低着头,神情肃穆。当时我就哭了,心里对师父说:我再也不敢放松了,我要听师父的话,好好救众生。我悟到他们都是我世界的众生,如果我没有修好,他们就不能得度。我醒来后,接着使劲哭,心里对师父说: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再也不要常人的享乐了。

我经常晚上和同修一起出去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不干胶,挂真相条幅。好几次在师父的保护下都化险为夷。

我还常常出门到外面去讲真相发资料,只要有时间,我都想出去讲真相救人,有时没出去,就有点坐立不安,出去了,就是另一个状态了。发资料时,我常说:“我是为了你的平安,我师父叫我来给你送平安的,这份资料你拿去看吧,你看了就明白了。”世人一般都会接受。有时一大早就出门了,一整天没吃东西也不觉的饿,回到家觉的很轻松。就是再苦、再累也高兴,我感觉很神圣。

一次,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接过真相资料如获至宝,拉着我叫我去她家吃饭。还有一个老人,我给她讲完真相走出好远,她跟了好远,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我不好意思开口,希望你多给我一点资料,我家里还有好多人要看。”我又给了她几本不同的资料。一次一个老人老远等着我,象等亲人一样,我走过去说:“我送一个好东西给你。”他高兴的接过资料连连点头,我说什么,他都连连答应,并用真名退出了小时候加入的少先队。有的人接过资料要给我钱,我说:“这是真正的无价之宝,一定要珍惜。”常有明白真相的人买水、买饮料给我喝,也有人看我蛮辛苦的样子,就对我说:“你歇一下,剩下的我们帮你发。”

也有些不明真相的人说些不好听的话,我也不动心。我认识的一对夫妻受邪党毒害很深,对我说:“你们法轮功反党、反天”。经过多次讲真相,终于明白了,他们主动要资料,看完后全部送给别人,让别人也明白真相。一次有个人说我骗人,我说:“现在骗吃骗喝的人很多,哪有象我这样骗你保平安的,我拍着良心说话,我是为你好。”他马上转变了态度说:“是啊,是啊。”

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了,我在集市上发资料常有明白真相的人帮我,如有人跟在我身边劝别人说:“接着,接着,这个好。”我教一个人念护身符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我不认识字”,旁边人马上说:“我认识,我教你念。”

我教很多明白真相的病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出现了很多奇迹。仅我身边就有好几例。

一个严重的乙肝患者,身上还有好几种病,要我带她到大医院去治,我很同情她,哭着对她说:“哪个医院都治不好你的病,只有相信法轮大法,才能治好你的病。”她被我感动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几天,好几种严重的病都好了,她对我说:“我永远都还不清欠你的债,你太好了。”我告诉她这是大法师父的威德。

八十一岁的邻居老婆婆得了喉癌,还有一个鼻癌和俩胃癌病人,他们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康复了。

还有两个癫痫病人通过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康复了,多年没有再复发。

附近的一个子宫癌病人,我曾几次给她真相资料,医生说她还有三个月不到的寿命,我又教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对我说:“不瞒你说,你以前给的资料,我在路上就抛掉了。”我哭着对她说:“我这是救你的命的,你为什么要丢掉呢?都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血汗钱做出来的。”她说:“我受了电视的影响,不敢要法轮功真相,你说的这么好,我回去找吧。”我说:“找不到了,我再拿一份给你,不要再丢了。”她高兴的答应了。没过几天她的病就好了,十几年过去了,七十多岁了还活的很健康,她还经常教别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有些病人开始修炼大法了。

很多人对我说:“你这人太好了。”有人说:“我的病用多少钱都治不好,到你这来就好了。”我说:“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都是我师父做的,我只是动了一下嘴,说这个道理给你听,好师出好徒,都是师父教的,你要谢就谢我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