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在一路保护着弟子

更新: 2018年03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那年,我们村里就自发的成立了一个学法小组,在小组里我还算是比较年轻的,所以有什么事就由我来跑腿。

我家住在一个山坡上,一次我出去取资料,从我家骑自行车下来,迎面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正好和他相撞,因为有墙隔着看不见又是下坡,当时就把我撞倒在地,撞得够狠的,等清醒过来就想:我是炼功人,没事!等我站起来时一看,就是手掌擦破了点皮儿,一看撞我的人是住在我家附近的外地人,不但有点呆,还有口吃病,虽然不怨他,可他连道歉的话都不能说,他可能还怨我。我就想起了师父说的那个老太太被车撞的事:“没事儿,你们走吧。”[1]就说:“你走吧,没事的。”虽然这么说了,心里还是想:今天真倒霉。又一想,不对,我不是修炼人吗?“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1]哦,这是师父在考验我,让我过的关,是我的业力,这是师父帮我挡了这一劫,没出什么问题。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在二零一四年,我随儿子到外地给他带孩子。人地两生,没有接触到同修,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帮我找到当地同修,可是两年多过去了也没找到,向内找还是有怕心,用的是第三人称洪法、讲真相。后来接到了同修打来的一个真相电话,感到非常亲切,听口音好像是当地人,我就和这位同修接上了话,我问她能帮我联系上同修吗?她说:你就讲真相。我恍然大悟:我要去掉这个怕心,做个真正的大法一粒子!

当我真要走出来的时候,这关就来了。我骑电动车接送孩子上学,在放学回家过马路时,已经到路口了,可车还是过不完,我就停在路边等着,还剩一辆车看着离得老远,我就骑车过了,可谁知这车开的可真快,我刚过了马路的第一条线就被撞了,当时路口有干活的人,后来听他们说,以为肯定出事了,撞车的动静很大,瞬间就围过来不少人,我当时很清醒,知道是被车撞了,我的第一念就是:我没事,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法轮大法好”!就喊着:“孙子没事,快喊法轮大法好。”我一摸孙子就在我身边,我就抱着孙子一遍接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说起来就是神奇,电动车撞出五、六米远,都碎了,可我和孙子连皮儿都没破,就是扎头发的皮套被撞没了,我摸头没什么事儿。是师父救了我和我的孙子。因为我孙子(当时七岁)也常念“法轮大法好”!还会唱“法轮大法好”歌,还能背几首师父的《洪吟》诗。

回到家,我叩拜师父,眼泪不住的流,感恩师尊的救命之恩!当我一低头叩拜的时候,顺鼻子里流出好多的水,可想而知,如果不是师父的保护,替我挡了这一劫,轻者是脑积水,重者是一命呜呼了。师父啊,弟子真的是不能用语言来表达您的救命之恩!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

转眼到了二零一五年暑假,我返回了老家,见到了姐姐(同修),她问我知道诉江吗?我说不知道。我姐说他们的诉江都得到回执了。我真恨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和当地同修联系不上,这么大的事,怎么把我给拉下了呢?要不我在做梦时,都是在上学时考试,不是没带笔,就是没带本,醒来很懊丧。这不就是考试被落下了吗?我还能来得及吗?姐姐说:来得及,现在就写。于是我连夜就写完了诉江状,找同修帮着打印后,第二天就邮出去了,非常顺利。后来听老家的人说,警察也上门来找过我,可我已经回到了外地。

回到外地之后,我就想:决不辜负师父的救命之恩,要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要多救人。我就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堂堂正正的做一名大法弟子,结果不到一个月就通过明真相的人和本地的同修联系上了。同修把我领到了他家(全家都修炼),见到了同修那个高兴就别说了,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同修知道我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参加集体学法了,就为我安排了学法小组,每天都能集体学法,一起交流,一起讲真相,再一次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六年年底,当地同修们组成讲真相小组,我们这个小组去了农村挨家挨户去发台历、劝三退,效果非常好。可能不知不觉的生出了欢喜心。这一天我和另两位同修走進一条小巷,刚讲了几户人家,就被不明真相的人给举报了,来了一帮警察,两面夹击把我们堵在了巷子里,往两边一看黑压压的都是警察,我心里当时一惊,但马上就镇静下来了,我们有师父保护没事的!“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在心里不停的念着“法轮大法好”和正法口诀。他们连拉带扯的把我们弄上了车。

把我们绑架到了派出所,单个非法提审我们,知道我是第一次被抓就说:那也得拘留你半个月。我在心里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他们问我的名字和家庭住址,我没说,他们就说:还学真善忍呢,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敢说。他好像在提醒我,我就想:对,我是大法弟子,我们做的是救人的事儿,是好事,有什么不敢说的,还得给他们讲真相呢。我就告诉了我的名字和老家的地址,他们还不相信。我说:不相信你们就别问了。他们就不再问了。把我和另一同修关在铁笼子里,各坐一边,不让说话。我俩互相用眼睛一瞅就明白了:要发正念。

这时天已经黑了,大多数警察都下班了,留下几个值班的。两个看我们的警察在门口玩手机,我想:不能就这么坐着,干啥来了?讲真相,救他们。我就说:“两个小朋友,大姨想跟你们说话可以吗?你看耽误你们下班了,很不好意思,大姨不是坏人,可能咱们这么见面也是缘份。”然后就跟他们讲大法的美好,看他俩静静的听着,就给他俩以搭档的名义起了一个连接的名字做了三退,他俩听了都乐了,还说:“挺好听呢。”我接着说:“你俩得救了,我很高兴,大姨来一趟也值了。”说着我的眼睛就湿润了。当询问的时候,看到一同修被警察打了两巴掌,这两个警察对那人说你不许打这位大姨啊!我被他们的善举感动的眼泪都要出来了,我向这两个小警察双手合十说:谢谢你们。心里在说:谢谢师父的加持与保护!

我又给讯问我的国保警察讲真相,也给他做了三退。还有一个打工的协勤,自己起了个化名做了三退,只有警察的头没有三退得救,还是要拘留我们,把我们带到医院检查身体,我就求师父:请师父帮我演化病业假相。结果到最后一项量血压的时候说是一百三十到二百四十,医生说:太高了,吃点药吧。给我拿来两片药让我吃,我说:不用。国保警察也说:对,他们不吃药。这一关就这么顺利通过了。可是国保队长还是把我带到了拘留所,拘留所的人说:这个大姨的血压这么高,咱可不能收。我这才明白是师父给我演化的,这样我平安的回到了家中。

感谢师父的一路加持和保护,弟子一定精進,再精進,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