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获新生 大兴安岭袁延明被迫害

更新: 2018年03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我是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筑路队工人,修炼法轮功获得新生。因为坚持信仰,我多次遭到骚扰、绑架等迫害,并于二零零六年至零八年被劳教迫害。

从房顶摔下多伤病 修炼法轮功恢复健康

二零零零年三月中旬的一天早晨,头一天晚上下了一场清雪,我上房干木工活,做房架子,在房前从梯子往房子上蹬的时候,一只脚在房子上,一只脚在梯子上,这时梯子滑动了,我手里拿着木条子和工具,一下就从房子上仰面摔了下来。当时就动不了了,气都喘不上来了,浑身剧痛,几乎昏厥。

领导和同事打车到医院,马上住院,头部中度脑震荡、肩胛骨骨折、脾破裂、胸腔积液,后肋骨折三根,检查时得用担架抬着走,打着止血针 ,到三天时检查出胸腔积血太多了,大夫都害怕了,脾破了,如果血止不住,就得做手术,住了四、五天,医院把我撵出来了,他们看不了了。再次去医院又检查出腰椎盘突出,这时有病乱投医,领导给我找了一个江湖郎中,结果吃药不但没好,还把心脏吃成了心绞痛。

在第二年九月份病情严重,转到哈尔滨市第五医院,在那进行检查治疗,又查出了腰椎夹部不连(骨不连),胸椎横突第三节卡折压迫神经(坐骨神经)。

我又去哈尔滨部队211医院和哈医大二院治疗,也确认为此病,那时我刚四十岁,别人看我有七十岁,我被折磨的象个老头,我和妻子在一起,别人都误认为我们是父女俩,那种痛苦真不想活了,治还治不好,还越治病越多。大夫说我必须做手术,否则三个月都挺不过,人就得瘫痪,我对医院治疗已经绝望了。

我的孩子正上学,我老父亲在我这居住,媳妇一夏天干不了几个月的活,开不多点钱,供孩子上学,照顾老人,我又瘫痪,那时的日子,非常艰难,看病没钱,亲朋好友面前不能提钱,一提钱回答都是没有,谁也不敢借,都怕还不起。

每年必须得去住院,天天都不能断药,吃的止痛药都是带吗啡的那种,我只能躺着连翻身都不能自己翻身。

二零零三年一个法轮功学员到我家来,看我那样跟我说,你学不学法轮功?“学。”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同修给我送来了宝书《转法轮》,我打开宝书。开始我坐不住,只能躺着看书,就在我看书的时候,身体就在好转,接着就能坐着看书了,很快就能站起来炼功、看书了。

同事、亲朋好友、左邻右舍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他们都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

我遭受的种种迫害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江泽民流氓集团的打压,我也遭到绑架、骚扰、抄家、劳教等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韩国柱领着两个协警到我家,把我和妻子骗到了塔南派出所,一到那就把我用手铐铐上,带到塔河看守所审讯,问:真相哪来的,与谁去的,出去发几次等。因为家里有老人、孩子,家中养着猪,他们把我妻子放了。

塔河公安局许峰、史伟片警韩国柱等多人开车到我家抄家,抄走法轮大法书等,头一次被拘留十五天,罚款二千元(现在也没还),交伙食费三百元。

回家后有一天,派出所韩国柱等人到家骚扰,我和家人压力很大,很害怕,我就不敢学了,结果身体就一天比一天差。后就去哈尔滨医院,连三年,住了三次医院,每次住一个多月的院。三年医治,吃药打针、住院也不见好,还越治疗病越厉害。二零零三年我又接着学大法,我的身体很快就康复了。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四日八点多,派出所许峰所长吴国峰领着韩国柱、曹卫和李春芝等到家绑架我,我趁机走了,结果韩国柱又把我绑架了回来。塔河公安局许峰、史伟、王存礼等一伙人也开车赶来,他们开始抄家。大抽屉有一点缝也都想看看有什么,许峰恶狠狠的说:“我罚你个倾家荡产!”当时就把电视、影碟机都劫走了,把我绑架到塔河县看守所,晚上又来抄家,同时把我的妻子绑架到公安局。他们审讯我妻子:“还炼不炼,与谁接触。”他们把妻子放了。我被关押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劳教二年,交伙食费三百多元。

当时我腰椎坐骨神经痛的走路困难,托着一条腿走,塔河县警察王存礼和另两个警察把我硬塞到劳教所,劳教所看我身体太差,塔河县警察请客送礼,劳教所也不愿收,最后塔河县警察以过渡这种方式硬把我扔到了劳教所迫害了二年。

在绥化劳教所,我被强迫做奴工,装盒、装牙签、挑牙签定任务,完不成给加期,坐小凳不到晚九点不让睡觉。我被严管,包夹不让我与别人说话,不让随便出入,逼着我看诬蔑法轮大法的光盘,洗脑,逼着转化,强行抽血化验,很粗的针头抽一管,只给法轮功学员做,对其他犯人不做。队长李成春逼着我干活,我心律过速,他逼着我吃药、吃完药就全身抽搐。

二零零七年开始我整个脸上、脖子上起满了一层疙瘩,掉一层皮还有,掉一层皮还有,一年没断,到二零零八年我走出了绥化劳教所再都没起过。

二零一六年,我因为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塔河县公安局、政法委等人到我家骚扰,把我劫持到公安局,欲绑架到看守所,因为我身体不好,看守所不收,警察才把我释放。

这些年的被迫害,家人被吓得有时睡不着觉,听着警车响就心惊肉跳,都很担惊受怕。孩子上大学一年级那年我被绑架,孩子差一点大学上不下来,没钱,自己出去打工,靠亲戚朋友帮助维持下来。

我希望所有的人,能认真的看看法轮功真相,了解法轮功真相,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