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画室过程中修炼和救人

更新: 2018年04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弟子。修炼大法,我从一个疾病缠身、愁苦自卑的人变成了一个幸福开朗的人,师父赐予了我信心和能力。修炼中的故事太多了,现在只说一说我在办画室过程中的一些经历。

我的父亲爱好画画,我自小就跟他学画画。后来我到一个私立辅导画画的学校应征,被录取。可没过多久,学生的家长就知道了我不是什么正规学校毕业的,又没什么资历,于是风言风语都来了,校领导也知道了我是炼法轮功的。那时年轻,学法也不多,无奈之下就放弃了这份工作。

我不能就这么在家呆着,听说有好多在家办绘画辅导班的,我想,要不就试着在自家办个绘画班,挣钱、照顾孩子两不误。二零零八年底,我就开始了画室的筹备。我腾出家里的一间房子作为画室,摆上桌凳,墙上挂上我平时比较得意的作品,嘿,一个小画室就建立起来了!

接下来就是招生。我挨个在小学门口发广告,心中没底,会有学生来吗?没想到第一次上课就来了六、七个学生。我知道,这是师父帮了我。

我在心里嘱咐自己: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教材要选正统的、美的,绝不搞现在社会上的“狂怪画风”和变异的东西。书法涉及毛笔和硬笔,画画有国画、素描呀。因为我没有经过美术训练,有一些专业知识是自己边学边教的。有一些孩子需要练习素描,我没怎么接触过这块儿,但作为一个画室,怎么可能没素描呢?我在心里鼓励自己:我是大法弟子,只要我心在法上,勤奋学习,师父会给我智慧,给我能力,我不能轻言放弃。

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在不断的磨砺中,小小画室不断成长壮大。由于学生越来越多,家里搁不下,于是我就在街面上租了个门市,现在我一人忙不过来,还雇了几个员工。

在教学中我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学生充满爱心和耐心。有几个学生在学校是参加美术小组的,业余时间到我这儿来学,学校美术老师平时也不怎么教,他们有不懂的就到画室来问我,我给他们耐心的讲解,毫无保留的把知识传授给他们。这两年,我的学生中有十几个在县里的艺术比赛中获奖,今年秋季有两个学生还分别得了省、市书画大赛两个一等奖,一个二等奖。其中一个学生连续三年获奖。

家长悄悄跟我说:“老师啊,别看学校美术老师不怎么教他们,可学生获奖,县里发奖金可都是他们的,就你吃亏啊!”意思是我既没得到名又没得到利,这年头谁不要这个呀!我淡淡一笑告诉家长:“无所谓的,学生的画学好了,不是咱们的共同心愿吗?”我知道这也是去我的名利心的好机会。

有一个上二年级的小男孩,很自私,说假话,上课时总捣乱,还欺负同学。他看到别的同学画画的好,就趁下课别人不注意,把人家的画给弄坏了,有时还偷拿别人的东西。我给他讲道理,鼓励他,可是收效甚微。弄的我心里也很烦,几次都不想要他了。

他的同学把他的事儿告诉了他的家长,家长也很不好意思,很头疼,说他儿子在别处呆不了,说我跟别的老师不一样,只要我不说不要他,他们就一定会送他来学。

我是一名大法弟子,要正一切不正的,要有慈悲心,他既然来了,就是与我有缘,我就要对众生负责任,我不能放弃他。课后我单独找这个小男孩,耐心跟他说:“做人要诚实,这样别人才会信赖你。能打得过别人这不算什么本事,勇敢不只体现在身体比别人强大,能战胜自己才是真勇敢,更勇敢。老师相信你,你也要相信自己一定能画好。”

慢慢他能安下心来听讲了,他在我这儿一学就是四年。最终他变了,变的认真了,懂事了,学习成绩在班里竟然名列前茅,家长对我非常感激。象这样的事例这些年真的还有挺多,我的心性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提高。

课间休息时,我会给学生们讲神传文化的小故事,启发他们的善念,并找机会救他们,告诉他们为何不能戴红领巾,为何要退出共青团。有的学生一讲就退了,有的孩子却有些犹豫。我知道孩子们是很单纯的,只是受了邪党的宣传的毒害。于是我就更深入的给他们讲,最终孩子们都退出了团、队组织。当学生们对我说声“谢谢老师”的时候,那一刻我心里万分的欣慰,我知道这是他们内心明白的一面说出来的。

当然也有思想不稳的时候,怕学生告诉家长被家长举报,我找到这个怕心,是一颗维护自我的私心,就多发正念清除它,并清除另外空间阻碍学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这样心态稳下来,讲真相也比较顺利了。

这些年来,社会上的一些美术协会之类的,我是从不去参加。现在的人们都在追名逐利,搞什么活动都充斥着利益的交易。无非是为了出名后,作品能多卖点钱。我的画室是育人之所,是要给学生们一方学习的净土。县里有画展邀请我参加,如果不涉及邪党只是向群众宣传传统文化的,我就参加。我想应该让众生看到正统的东西,正的东西。

办学这么多年,家长们很信任我。因我从不欺骗家长,用一颗真心对他们,也不乱收费,我的收费在同等画室中是最低的。遇到有学生中途不学了,该退多少学费,我一分不少的退给他们。有的家长说:“这几十块钱就别退了。”我说:“那可不行,这钱不是我的,我要拿了,就失德了。”我知道,作为修炼人,不该拿的不能拿,得符合“真、善、忍”的要求。家长们都说:“把孩子送到你这儿来,我们放心。”

我知道,我能走到今天,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和法的指引。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叩拜师父!
谢谢同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