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到了 眩晕症也消失了

更新: 2018年04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我是二零零九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七十七岁。修炼大法后,多方治疗都不见好的风湿病、关节病、胃病都好了,深感大法伟大,师父伟大。

然而最近一段时间,我出现了几次眩晕,天昏地转,不敢睁眼,还伴随着出一身冷汗,只能躺在床上,不能动。几次过后,总有好像“大限”已到的感觉。开始想入非非:想父亲是七十五岁过世,想和我同一天生日的哥哥也是七十七岁走的,我能不能也……

这种想法持续了一段时间,致使头脑总是不清醒又不自知,苦于找不到根源。后来终于通过背法状态明显好转,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过程是这样的:有一天我突然想,自己学这么多年法,但是一遍都没背下来过,而有的同修则已背过多遍,差距多大呀。我怎么能走呢?旧势力就是让大法弟子半途而废,我这不是上了旧势力的圈套吗?所以我从去年十一月十日开始背法,现在背到了第七讲。通过背法,对师父说的“老、病、死也是一种魔,但这也是维护宇宙特性而生的”[2],有了更深一层的理解。我悟到老、病、死既然是一种魔,那它不是我生来的属性,不是真我而是假我,应该根除。

就“老”来说,我随着年龄的增长,觉得自己真老了(头发掉成了秃顶,听力下降,步履蹒跚,别人总问我八十几了)。后来通过学法知道了“佛是相当神圣庄严的,多数都是相当年轻、相当漂亮的,因为越往高越美好。看上去那个真实的阿弥陀佛就象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观音菩萨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大势至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3]那么我的元神也不老。想到这,顿感自己年轻了许多,从而增添了许多生机和活力。

就“病”而言:修炼人本来是没有病的,那病其实就是业力。你老认为自己是得病了,那病就会压進去啊。我因为眩晕而害怕眩晕(至于为什么眩晕是有自己心性上的原因,找到就已解决了),不敢下楼去,不敢和朋友聚会,怕在外面眩晕了不好办而在家还能好一些,才致使眩晕多次发作,其实怕就是执著,不是病你怕什么啊?师父在讲法中说:“有些人修炼他觉的难很大,其实并不大。你越觉的它大的时候,它就变的越高大,你就越小。你要不在意,不把它放在心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管它!一放下的时候,你发现难就变小了,你就变大了,你一步就过去了,那个难变的什么也不是了,保证是这样的。”[4]我一这样想的时候眩晕就不翼而飞了。

至于说“死”,师父是这样说的:“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5]“那么修炼中当你真正认识到法的时候你什么心都能放下了:哎呀我都得了法了,我什么都不怕了,死就死了,死了我也得了法了,死了我还能怎么样?也下不了地狱呀,对不对?我都得了法了嘛。那这个人的生命危险就没有了,病也没有了,(鼓掌)因为他是真正的修炼人所表现出来的思想状态,他真正的认识到、提高上来了,什么心都放下了,最起码在这一点上超越了人,人的境界走过去了。病是常人得的,治病的心放下了,他的病也就好了。”[5]悟到老、病、死是一种魔了,我的眩晕也就消亡了。我深深体会到了,多学法,学好法,信师信法,才能稳健的走在神的路上。

具体有三点体会:

必须坚定不移的信师信法,才能体会到法的威力,不能又想当神,又想抓着人不放;心一定要正,一定要有正念,把自己当成真正的修炼人;要多发正念,清除干扰。

感恩师父让我渡过了眩晕这一关,并以此文敬献给和我有相似经历的老年同修。最后以师父的一首诗与同修共勉:“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6]。希望我们在神的路上越走越佳。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