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的改变与升华

更新: 2018年03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七年五月,我六岁的儿子因为严重咳嗽,他爸爸带他去看医生,医生无意中听孩子的心脏,说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我的小孩身体健康状态,超过一般的孩子,出生以后,几乎就没吃过药,即使生病难受,通常跟我一起反复念“法轮大法好”很快就会好的。

我丈夫不太懂先天性心脏病的严重性,所以也就没有太大压力。而我坐在沙发上,半天无语,心情差极了。之后丈夫打工走了,我加强了学法、发正念、救人,三件事一件不落的做。师父说:“在任何干扰下都不钻到具体事件中搅乱自己,才能走出来,而且威德更大。”[1]于是我让自己跳出这件事来,清醒的看这个问题。

有一天,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想要背法的念头,于是就开始尝试着背法,虽然背的很慢,到今天为止才背到第四讲,但是收获很大。我觉的自己能走好每一步,跟背法有直接的关系。我们背法的目地是要更好的学好法,得到法,遇事按法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对儿子的事虽然暂且不去想它了,但是不想并不等于完全放下,于是,我收到一则手机短信:某某单位免费救助0~14岁贫困先天性疾病儿童。我的心又动了。把这一消息马上告诉了丈夫,而丈夫对此事却并不上心。我一下意识到,自己又错了,不该动心。于是我静下心来,坐在床上,捋顺着眼前的一切人和事,真真假假尽在眼底,似乎一瞬间什么都看明白了,师尊要的就是我的一颗信师信法的心。

几天前,丈夫放假回来,非要带孩子去市医院检查,这天晚上,我清晰的梦到分别有两个人面目很邪恶,要讨债似的。这一检查,结果可炸锅了,说孩子很严重,左心增大等,必须马上去北京做手术。我的婆家人尤其是大姑子和小姑子急的找专家,找哪有熟人,白天晚上电话、微信联系说个没完,主要原因是我们家从来不入医疗保险,术后全部费用最少也得七、八万。我丈夫的意思是先缓一缓,等明年入了医疗保险再做,因为他看到孩子这么健康,看不到一点有病的迹象。婆家人说多花钱也得做,毕竟是心脏上的事,不是小事。

面对乱象,此时的我却从未有过的平静,我尽量不发表自己的意见,因为自己清楚的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师父讲:“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2]后来决定我和丈夫还有小姑子带孩子去北京医院检查。小姑已做好了住院的准备。

一年前,即二零一六年,孩子在老家幼儿园上学期间,表面原因是老师不负责任不看管孩子,让我小孩意外的左小腿骨折。当时因为自己没理解好法,走了极端,给婆家人和村里人,尤其是邻里之间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后来石膏打上了,可是孩子恢复很慢,面对婆家人和丈夫的种种埋怨和指责,我的心更不稳了。后来,我家搬到了县城,准备让孩子在城市上幼儿园,这时一晃已经四个月了,可孩子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越跑瘸的越明显,我的那个心情简直是无法形容,对孩子的情再加上自责的心,整个陷在事中了。学法看不到法,两只眼睛总是在孩子腿上打转,越看越执着,假相越厉害,家里的老鼠快要造反了,随处可见,搅乱我的人心、怕心。一年来,我发现有个规律、每当我处在难中的时候,老鼠就多起来了,平时根本看不到。

后来,我问医生,孩子这么长时间了,腿为什么还不见好,医生让孩子躺下,比一比他的两条腿是否一般长,医生说,不应该呀!孩子的腿没问题呀。于是,他对孩子说:你好好走路啊,要不然真变成小瘸子。我问医生那该怎么办?他说他也没办法。

回到家,我静静,然后对孩子说:明天妈给你报名,咱上幼儿园。可这时孩子却跟我大闹,怎么也不上学。费了半天劲,把孩子托到幼儿园,自己在心里发出了坚定的一念:如果我孩子命中注定是瘸子,我无话可说:如果孩子不该是瘸子,他就不会瘸。我就做好我该做的,我们都有师父呢!

等到中午放学,孩子回家,惊喜的发现孩子腿正常了、不瘸了。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话又说回来,第二天(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我们一行四人来到了北京阜外医院。我心里定了一念,孩子没事,我和孩子是为证实法来的,我们只不过是在走过场。这次一定要做好,不能走极端,平衡好一切人与事。因为我母亲也是病业走的。他们都十分不理解我们学大法的人。这些年来我很痛苦,我整天满大街讲真相救人,而我却救不了我身边的亲人们,都是因为我没做好导致的。我心里不停的发正念:不仅限于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全盘否定邪恶强加的迫害,利用各种形式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与对起破坏作用的因素,无论是家庭或社会环境中各种形式的迫害等等,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请师父加持。

在做超声心动图时,丈夫和小姑子陪孩子進去,我在心里对孩子说:“儿子,你不要听旧势力的安排,你要同化真、善、忍,起到证实法的作用,你才会有一个好的未来,你用尽全力,出最好的结果。”孩子進去快半个小时了,别的孩子几分钟就出来了,这时我的心又有一点波动了。调整了一下自己,然后心里问自己:“你相信师父吗?为什么要动心,明知没事,为什么还要动?平时把信师信法挂在嘴上,现在怎么啦?你的信哪儿去了?关键时刻你的信哪里去了?”瞬间身上能量倍增,全身温温的。师父是宇宙的主宰者。眼泪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转,因为我已经知道结果了。他们出来后才知道时间这么长的原因,原来是给一个吃了熟睡药的孩子让位了。我夸他们做的好。丈夫去等片子结果,小姑子却忧愁的对我说:“估计得手术,情况不太好。”此时我不再动心了。

孩子前一天做的一项心电图没传到电脑上,还得重做,小姑子对孩子说:“你的点儿真背,医生说医院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怎么就发生在你这儿了。”我对小姑子说:“这是好事,因为昨天的是坏结果,今天出的结果是全新的,完好的。”

三项检查完毕,拿去给专家看,专家说:“完全不用着急手术,而且孩子在恢复期间,也许永远不用手术,该跑就跑,该跳就跳,完全像正常孩子对待就行。”这一好的结果是婆家人完全没有想到的。

通过这件事,我丈夫十分相信大法,并且自愿的把他刚刚入的党也退了,之前劝他根本不听,怎么劝都不退。小姑子跟孩子说:“你可得好好保佑二姑,让二姑顺利竞选上某县教育局副局长。”我笑着对她说:“孩子哪有那本事,你得让神佛护佑你才行啊”!

经过此事,我找到了自己许多的执著心,如:不信师不信法的心,推责任的心,埋怨别人和怕别人埋怨自己的心,名、利、情、色、贪、私的心,疑心,显示炫耀的心,总的来说,这一年多来,感觉自己才会修了,升华了一点儿,遇到过关的时候,不会向外去求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