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修炼路 见证大法的美好

更新: 2018年04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我家兄弟姐妹七人,我排行老大,父母性格软弱,我就成了家里的“管家”。大事小情没有操不到的心,没有管不着的事儿,因此养成了强硬的唯我独尊的性格。

因家里穷,我只读完小学就开始上班挣钱养家。由于要强的性格,使我积劳成疾,身心受损。年纪轻轻就与医生打交道,成了医院的常客。风湿性关节炎、胃病、胆囊炎、心脏病、脑外伤、肩周炎、颈椎病、便秘、痔疮、脚气、腰痛等等,浑身没有好地方,十九岁就开始住疗养院,中西医什么都看了,也没好,痛苦不堪。

初得法的神奇

九六年我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在学校操场上,看到有许多人在炼功,我就跟着学,以为是做体操,并没有学法,但慈悲的师父还是给我净化了身体,我所有的病痛在不知不觉中很快就没有了。一年后,周天就通了。在炼功点炼功时,就飘起来了,就像师父讲法中说的那样,一米多高,来回颠,很多炼功人都看到了。回到家里,我坐在床上打坐,也上下来回颠,连木板都颠折了。有一次下来时,就听腰部“咔嚓”一声响,从那以后,我的腰就再也没疼过。

那时炼功盘腿对我来说是一大关,单盘都盘不上去,别人都能双盘一个小时,我心里着急呀。我想:“不信我就盘不上,就当腿折了,又能怎样,非得盘上不可。”这一想腿就能盘上了,可一会儿双脚就变成了紫茄子色的,疼得要命,但我就不拿下来,这样坚持着到最后能双盘两个小时了。有一天早上在操场上炼功,天正下着小雨,别人都用雨伞遮着,我没用,静静的,腿上落着一只蜻蜓,炼完功,发现身上一点儿也没湿,太神奇了。

有一天,炼完功后,同修们都走了,我和辅导员最后走出来,我们刚把门锁上,辅导员才想起来钥匙落到屋里了,可是门已经锁上了,她说:“不行,我得進去。”她一拉门,门就开了,又是神奇。

母亲住院打吊瓶,我用瓶子(玻璃制作的)装满了开水,想给她热敷一下打针的部位,由于水太热了,瓶子在我右手里就炸开了,当时手指缝就变白了,起了大水泡。母亲急的不行,“这可怎么办呢?”我当时心里一点儿没害怕,心想:“我是谁呀,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没事儿。”就对母亲说:“我没事儿,明天就会好!”第二天,我的手就真的好了,而且整个右手变的细嫩柔软,像小孩儿的皮肤,而且手背上的老年斑也消失了。这么多年来,经历了太多太多的神奇之事,这里也只能列举几例。

全家人明真相 受益于大法

一次大女儿去幼儿园接外孙儿,到了幼儿园时,突然眼睛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腿也不好使了,情况危急,园长打来电话,我和老伴赶到那里,一见这种情况,我心想:“我的女儿什么事都没有,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急不怕,领着女儿去医院,检查个遍,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查哪都正常,忙活了大半天把女儿带回家,她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床,一切正常,照常上班工作去了。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和同修们去市政府维护大法,我看到天空中大法轮在转,太美妙了,上面还有师尊的大法身,地面上、墙上、楼房墙面上都是小法轮在转,五光十色、金光闪闪,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大法弟子呢!我们被警察强行推到大客车里,拉到郊外农村后,就把我们撵下来,车开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们就走回来,那时就感觉后面象有人推似的,轻飘飘的一点不累。

那时真相资料很少,我就天天出去贴,有时外孙儿看到了就问:“姥姥,你从哪儿弄来的呀?”我就给他讲,大法弟子怎么样省吃俭用,节省钱来做资料,救人的事,他听了就说:“姥姥,我也想救人,可我没有钱。”我说:“你过年时不有压岁钱吗?”他说:“对呀。”然后自己主动拿出五百元钱给我,做真相资料用。第二年过完年,他又拿出四百元钱给我,让用在做真相资料上,多救人。后来外孙儿到外地读书,走时我告诉他,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姥姥,还有一句话,你还没说呢。”我问他什么话呀,他说你忘了说“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的美好已深深埋在了他心里!

二零一五年,他被美国纽约大学录取,这是相信大法好的福报啊。小女儿拿到了协和医科大学的硕士、博士双学位,当她告诉我时,我平静的说:“我的女儿怎么能考不上呢?!”这一念来自对大法的坚信!小女儿的孩子也考上了北京人大附中,五千名学生中,只录取一百二十六人,这是怎样的比例呀?我修炼后,丈夫也受益了,身体一直都很好,这么多年,连个感冒都没有,他支持我,所有家务几乎都他干,让我有时间多学法,多出去救人。

三年前,我九十岁的老父亲去世了,已经死了两个小时了,我母亲在一旁哭,我跟她说:别哭了,我们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爸爸就会好的!当我们念了几句之后,父亲居然就坐了起来,好了,下地就能走,说饿了要吃饭。等他吃完饭,我们问他:刚才你怎么了?父亲说:我去那边(阴间)了,那边不敢收我,说我还有任务没有完成。我想是什么任务呢?那就是让我救人吧。我就回来了。我们大家都很震惊。到现在老父亲已经九十三岁了依然健在。我在讲真相时,经常讲到老父亲的神奇事,起到很好的救人效果。

我家能有这么多令别人羡慕的好事,都是修炼大法受益的结果,弟子全家感恩师尊的呵护!

讲真相 救人风雨无阻

多年来,我每天都是清晨三点钟起床,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从没落过。半天学法,半天出去讲真相救人。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从没停过,我是面对面讲真相,讲一个人就讲明白,然后送真相期刊、光盘等。劝退了多少人,我也记不清了。

二零一六年秋,有一天,我边走边发真相期刊,还剩一本时,从身后直接上来两个人,掏出证件,一个是便衣、一个是警察,让我跟他们去派出所,我不去。他俩就叫了一辆警车来,我不上车,他俩就硬拽我,我手拽住车门就是不上车,他俩就使劲拽我,这时我就向围观过来的人群大声讲真相,两个大小伙子怎么也拽不动我,后来开警车的司机下来,他们三个人才将我硬拖進警车。

在车上就跟他们讲大法真相,到了派出所,我就讲,我以前浑身是病,三十多岁就瘫痪了,后来又得癌症,炼了法轮功后,全都好了,你们知道什么叫“聪明”吗?“聪明”为什么这样写呀?古人造字都是有内涵的,“聪”字就是人要用一半的大耳朵听,用两眼看,用四分之一的心去想,这才叫“聪明”,《转法轮》这本书能折服这么多人,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都有人在学炼,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七、八年了,酷刑、劳教、监狱、活摘器官,这么残酷的迫害,我们还能锲而不舍,为什么?!就是因为法轮大法太好了,对国家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呀!江××才是真正的罪犯!

还有,香港某杂志登载一篇采访江××的文章,文章中江××说:他一生中做了两件蠢事,一个是,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时,他没让人撤离,死了那么多人。第二件事,就是迫害法轮功。你们都好好想想,江××把你们警察都当成什么了,你们还不赶快清醒,共产党一向是卸磨杀驴,秋后算账,到时候你们就会被清算!

屋里的好几个警察都在静静的听着,我一边讲真相,一边喝水,喝了三大壶水,有个小警察问我:“大姨,你怎么喝这么多水,你在家里也这样吗?”我说:“我在家不这样,今天是我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哪。”喝完水,我就三、五分钟去一趟厕所儿,我一到厕所里,就把手机电池拿下来了(以免同修、家人打电话来)。警察就陪着我,左一趟右一趟的上厕所,就这样从上午十点钟到下午一点半,我一直在不停的讲真相。有个小警察胸前戴着一个邪党“党章”,我说:“小伙子把它摘掉吧,它对你不好”,他听后就把它拿下去了。有个警察要看我的身份证,我说:“身份证儿能随便给人看吗?”还有个警察对我说:“你们师父在国外,不管你。”我说:“你说的不对,我师父就在我身边。”

这时,在另一个地方发生了冲突,是该派出所辖区所管的人,警察去办案了,紧接着又来了一个案子,看着我的警察都去处理事情去了。就剩下所长一个人看着我,我问他:“孩子多大了?”他说:“孩子两岁了。”我说:“这么年轻,千万别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事。”这个所长一会儿抓抓脸,一会挠挠这儿、挠挠那儿,脸上起了一片一片的小红包,是湿疹,我就给他讲大法真相,我讲着讲着,他就睡着了。

这时我想我也该走了,我就站起来走出派出所的大门,刚走出不几步,一辆出租车就像在那儿等着我一样,我就上了车,平安的回家了。回想当时的过程,不惊不怕,心里其它什么都不想,就是给他们讲真相,一心就想救他们,坦然平静,心里一直想着师父的法“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就这样,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安的回到了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