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世同修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昔日曾经一起修炼的同修E,于二零一五年突发咳嗽,医治无效,遗憾的被旧势力带走了肉身,令我与A、B、C、D几位同修感到非常遗憾,至今内疚不已。我与E是同学,后来也是要好的朋友和同事,他走了以后,我特别怀念与他一起学法修炼的美好时光,也特别怀念与他经历的风风雨雨,因为那毕竟是我们在常人中最值得珍惜的岁月。

我和妻子同修D与E是一九九三年三月一起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当时镇上有炼功点,免费教功,我们每天下午放学后,就到那里炼功,一块小坝子上站满了人,个个喜笑颜开,面容慈善,快乐、祥和的气氛令人心旷神怡,内心充满对法轮大法的敬意,那完全是一片净土,身临其境有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辅导员六十开外,红润的脸上总是带着微笑,对人热情亲切、宽容豁达,给人一种天然的亲近感。炼功音乐一响,哗然的坝子马上变的庄严肃静,舒缓的动作在师父洪亮的教功声中随机而行,强大的能量场笼罩在炼功场上,身体在净化,心灵在升华,股股热流通透全身,沐浴在正法大道的威严与无边法力中,炼完功个个神清气爽、步履轻快。

炼功结束后,辅导员组织大家座谈,互相交流,比学比修。E谈到他修炼大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不仅身轻体健,而且以前急躁、不容人、争强好胜,现在变的心平气和、能够宽容别人、处处为他人着想。E的发言博得阵阵掌声,我和D也为E的精進感到高兴。那时的我们心里纯净,没有欲求,实实在在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炼,自觉提高心性,遇事向内找,损人利己的事不做,赌、毒、黄一样不沾,名利不争,真正的做到了无欲无求。

九九年,恶风骤起,吹没了炼功点,吹散了同修,吹垮了辅导员。“七二零”以后,我和A、B、D组成学法小组,而E是自己修。他修炼依然很精進,看起来状态很好,精神焕发、面色红润,走路生风,有一次和我打篮球,他说觉的一点也不累。他告诉我,曾经只在一个晚上就学完整部《转法轮》,那种神奇的感受有如脱胎换骨。他也告诉过我,他“头上有三朵花在转”,可见他当时已经修到了“三花聚顶”的美好境界。

我们也一起见证了修炼大法的神奇效果和师父的伟大法力,我亲自看见E端出半盆黑红色脓血一样的污物,那是他消业时拉出的东西,可身体照样好好的,我们都知道那是慈悲的师父在替他净化身体并且看护着他;那段时间正好师父也在给我净化身体,连续一周猛烈的拉肚子,仿佛几十年积下的污浊败物如山洪下泻,也是不仅不影响生活工作修炼,反而觉的更加舒服。

E越来越精進,他曾经在所教班级洪法,教全班学生修炼大法,以至于惊动校方出面干预。他擅长书画,把五套功法的动作和口诀画、书写在一张大大的纸上,然后教自己的母亲、妻子儿女五个人全部修炼法轮功,按E的话说,他的家庭上下齐心、其乐融融,充满了祥和、幸福的气氛。

身体得到净化、心灵得到升华、道德得到提高,等等修炼大法的神奇效果,大法带给修炼者的一切美好,自然而然充满着巨大的凝聚力,使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自觉自愿的努力修炼,勿需谁来组织,这是心无任何善念的江氏流氓集团无法理解的,让邪恶及其江氏流氓集团心惊胆战、无端仇恨,也就不足为怪了。

E的母亲离开人世对E的打击很大,邪恶迫害的不断升级,也给E造成了精神压力,他戒掉的烟、酒又重拾起来,麻醉了他精進的心,他又有了对挣钱的执着,醉心于编制竹器出售赚钱。我与他交流过,他说偶尔学学法,没有时间炼功,每天放学后忙到很晚赶竹器活。我劝过他几次,他说现在“风声”紧,等把家里竹子用完了,不再编制竹器了,搬到县城居住再说。

E竟然还是把赚钱看的比修炼重要,曾经精進的令同修佩服的E,如今消沉的令人担心,这是为什么?师父说:“他越来越重视现实这点利益,那么他的心胸也就越来越狭窄,他越觉的常人的物质利益才是撒不开手的东西,他也就认为他自己是重现实的,他不吃亏。”[1]看来是E对情、利益的执着让旧势力钻了空子,让他开始往下掉,危险已经瞄上他。遗憾的是,由于当时修炼层次所限,虽多次相劝,但终究没有找到好的办法将他劝服从而从新精進起来。

E的利益之心确实不轻,二零零五年,他由于未评上中级职称闹情绪而提前退休,他有时间了,不仅未利用充裕的时间好好修炼大法,反而更加醉心竹器生意。

二零零七年,我也退休了,我和D到昆明给女儿带孩子,一去就是八年,就跟E基本失去联系。八年来,我和D凭着两本《转法轮》和MP3播放器,一直坚持修炼大法,平稳的做着三件事。

在昆明,常常会想起E,想起与他在一起的岁月和一起修炼大法的美好情景。听说他在城里买了门市、住房,搬到了城里居住。E的生活安定了,经济条件好了,时间也充裕了,不知他是否实现先前的“诺言”好好修炼了呢?

二零一五年,我和D回到老家,又和A、B同修经常在一起了,互相交流、互相帮助,顺利的做着三件事,唯独少了与E的联系,听说他到外地他儿子那里带孙子,享受天伦之乐去了。也听说,他一直也不大跟其他同修接触,估计也没怎么修炼。但后来知道,其实危险早已经步步逼近E了。

二零一五年五月,同修A来跟我说E回来了,但是他病了,而且病的很重。我和D买了礼物,找到E的家去看望E。只见E躺在床上,青瘦的脸上没有多少血色,精神状态很差,说话有气无力,不断的咳嗽,显出很痛苦的样子。看到昔日走路生风的“壮汉”阔别几年竟被旧势力糟蹋的如此不堪,心里阵阵刺痛:这就是我熟悉的那个同窗、同事、同修吗?我一时不知所措,只是一个劲的安慰他,让他静静躺着好好休息。

就跟E的妻子了解E的情况,原来E从他母亲离开人间不久后的那时起,一直没有再修炼,她拿出两本崭新的《转法轮》和一本《法轮大法》,除了我那时帮他改过字的几页似乎没有任何动过的痕迹。谈到E发病的原因,更是蹊跷,他妻子说:儿子给E添了孙子,他特别高兴、特别兴奋,天天到小区里放着常人的音乐,唱呀跳呀,不久,无比开心的E就病成这样。原来如此,E“泡在情中”和一直以来的求安逸之心被邪恶利用而完全成为了常人,实际已经走到了极其危险的边缘而不自知。师父说:“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1]

我告诉E的全家人:只有师父能够救E了,你们要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要叫E念。他们欣然接受。我又把带去的一本《精進要旨》给E,E接受了,并同意看,我对E说:你离开大法太久了,要想从新修炼,你一定要向师父认错,对你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也要彻底的悔悟。E似乎意识到了这些,然而,我当时没有意识到的是:离开大法十多年的E,还能搞明白自己哪些言行是符合法或不符合法的吗?

过了三天,我和D又去看E,他能坐起来了,情况比前两天好一些,E说他看完了一遍《精進要旨》,也念“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似有所悟。然而,我临走时,E的妻子说的话,发出了一个更为危险的信号:E很想快点好起来,同意第二天進医院,同时也同意家人准备后事,修好坟墓。没过几天,E就走了。

师父说:“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通过两次探望,我深知E很想留下来,可是,同修呀,不是法救不了你,不是师父不要你了,而是你人心太重,迷于红尘,关键时刻又放弃正法、没有正念,却牢牢抓住人的东西,怎么会有超常的结果呢?抓住人心不放,谁也不会帮你,谁也帮不了你,因为谁也不能违背宇宙的理。正如师父所说:“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1]

一个曾经精進的同修E就这样走了,他病的那么急、走的那么快,一定是带着无尽的遗憾走的。E走了,我忘不了与他一起修炼大法的美好时光,忘不了他修炼大法时红光满面、走路生风的样子,忘不了他离开大法修炼被旧势力糟蹋的有气无力、说话艰难的样子,忘不了他最后几天那痛苦、难受的表情和渴求、无奈的眼神。

E走了,也带给我无尽的遗憾:如果,远在十年前,我知道他往下掉时,就使劲的拉他一把;如果,与他分别的八年间保持与他联系,关注他、劝劝他、帮帮他;如果,二零一五年我回来后,无论他在哪里,我都第一时间找到他,把他拉進我们的小集体,让他从新修炼;如果,看望他后,不是让他自己正念正行,而是把他当作新学员,多多陪着他,不只是让他看《精進要旨》,而是给他念《转法轮》,吐出朵朵莲花,他能坐起来时,就教他打坐炼功;如果,我能多找同修帮他发正念,清除迫害他的邪恶因素,帮他增强正念,并且让他也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也许真的就会把那个我们的同修、师父的弟子、一方生命的希望留下来,而他归正后助师正法中会惠及与他联系的天体、被他救的生命联系的天体多少无量无计的生命呀!现在明白,为时已晚。

写出我对于同修E深深的怀念和遗憾,是想说明,师父的巨大承受为我们延续的时间,只是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们要努力做好三件事,让更多的人冲破旧势力设下的迷雾,明白真相,获得新生。

我们也要彻底突破旧势力设下的圈套、尽力挽留下被旧势力拖住而可能先走的同修,我们在小范围内能挽留下一个大法弟子,在一个地区就能挽留下很多的大法弟子,在地球上就能挽留下巨大数量的大法弟子,就能增加多少助师正法的威力呀!就能多救多少无量无计的众生呀!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尤其是老年大法弟子,更要多学法、好好学法,增强正念,努力做好三件事,防止自己被旧势力拖走。

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