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无小事

更新: 2018年04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修炼近二十年了,总觉得在名利这方面看的很淡了,其实不然。记得在二零一五年黄历七月十五这天,我和老伴回老家张罗上坟一事。

老伴家兄弟四人,老伴是老大,公公婆婆住在我家。每逢年节回家,我都是带上所有吃的,请在家的兄弟们来我家吃饭。那天吃过午饭,公爹说:“正好你们都在这,我和你们说个事。这些年我攒了四万块钱,我想把它分给你们四人,每人一万。以后如果我用的着就用上,用不着就留给你们自己花。”

按理说老人安排的很公道吧,可我的心噌的就起来了,觉得那么委屈。我从屋里走到大门口坐下,想平复一下情绪,找一下是什么人心在作怪。可是不管怎么往下压,还是觉得委屈。

下午回到城里自己的家,就忍不住的跟老伴唠叨起来:“孩子他爷爷也太不像话了,我不图那几个钱,在他们几个面前说句公道话总可以吧。自从進了你们家这门,哪一样不是我们操持,又出钱又出力。老人一直在我们家住着,衣食起居,走亲访友,寻医治病,冬天买煤,夏天买火,平日给钱买东西,外加辛苦。逢年过节我们办好所有吃的带回家,我在厨房里忙里忙外,都做好了,你打电话把你兄弟姐妹都叫来,一做就是两大桌,吃完了我还得洗刷整理。在娘家我最小,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从没吃过苦,受过累。跟了你有做不完的活。不图他的钱,说道一下总可以吧!可他连说都不说,还每人一万,这四万块钱里,有我给他的三万多。只有您娘自己说,‘我和你爹有病,你俩拉着上医院治好了,他们几个都不知道。’”

我唠唠叨叨好一阵子,老伴也不吱声。我有些觉得自己不对劲了。我这是怎么了?这可不是修炼人的状态。

我不再唠叨,慢慢使自己静下来,开始反省。想起了师父的一段法:“修炼中有所领悟、有提高,那才是修炼。”[1]自己嘴上说不是为了钱,可这不就是被钱才搅得心不静的吗?自己处处做的好就是为了叫别人认可,这不是为了名吗?当自己求名求利的心得不到满足时,隐藏很深的为我为私的心就一泻而出,在心里翻腾着,怨恨着,委屈、争斗、急躁、发狠……各种人心障碍着我精進的脚步,我要曝光它,把这些败物从旧我中连根拔除,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师父说:“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掉下来时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2]对照师父的法,自己真是没有严肃的对待。

一关过不去,紧接着下一关又来了。

有一天中午突然头很晕很痛,还想吐。吐完还是晕、头痛,只是胃不难受了。一会功夫吐了好几次。

老伴过来看我脸色不好,就催着我去卫生室。我心里知道原因出在哪里,说不用去,一会就好。说是说了,可还是晕的不行,就随老伴去了卫生室。一量血压,低压110,高压175,医生说很危险,要赶快送医院。老伴就赶快用车把我送到了县医院,这样就住院了。我内心很难过,觉得对不起师父,一直在流泪。

在医院里住了几天回家后,老伴和孩子都小心看护着,叫我听医生的,按时吃药。因当时的身体状态,把家人急的不行。我想我知道我的问题出在哪里,我这不是病,是那次老人分钱时,我没守住心性,是心性出了问题,我要按师父的法去做。想到这里,我擦干了眼泪,心一横,对家人说:“你们别费心了,谁也左右不了我,我是大法弟子,只有师父说了算,我就听师父的,就走师父安排的路。”说着顺手把所有的药全都扔到了垃圾桶里。

说完,身体就恢复了正常。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这次教训真是太深刻了。

在写这篇体会的过程中,知道了自己在修炼中还有很多认识不到的和做的不足的地方,希望同修们引以为戒,不要放过日常中的任何小事,小事中可以看到修炼的心性,真正体现着修炼人的境界。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