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争斗心之后的平和、轻松

更新: 2018年04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长期以来,我的争斗之心极其强烈,就像师父讲的“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1]。平时一般的事还好一点,特别表现在讲真相和家庭当中,如果有人不听真相,或者表示反对,我的争斗之心马上就起来了,非要争个你错我对,非要把自己的思想强加给别人,结果适得其反,不但没有讲了真相,还把众生推了一把。

我找到争斗之心是有它的根源的,我从小受党文化的长期灌输,在党文化中泡大,党文化的思想占据了大脑,不知不觉形成习惯性的表现,一遇到矛盾就是“斗争”思维。在修炼后,没有在法上实修,不能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按照大法的更高标准要求自己,用常人的理衡量对错,执着自己的认识,一下子说出来才痛快等等。争斗心还会引发负面思维、猜忌心、怨恨心等等不好的心,严重的影响做三件事,学法炼功心里不清净,讲真相没有慈悲心。找到它的危害,自己也很认真的向内找,可总是就事论事,今天改了、明天又守不住了。

2017年夏天我和一个同修在给我一个亲戚讲真相的过程中,由于我争斗心不去,带着情讲真相,在对方不认可,甚至污蔑大法时,我没有守住心性,被常人心带动,和对方争执起来,那时所有的心都暴露出来,压倒别人的心,摆架子心、面子心、妒嫉心,恶毒心、埋怨心等等,甚至想这样的人就该淘汰,完全忘了师父慈悲救人的教诲,导致这个亲戚打电话举报,我和同修被非法拘留。

经过这次教训,我认识到争斗心的危害,认识到用人的思想、人的方式做大法的事是根本做不来的,我切切实实感到我学法太差了,根本就没有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根本就没有体现出修炼人的慈悲。这一找,我才明白为什么师父自始至终要求我们学法学法的苦心了。

我认真的背法,要求用师父的每句话对照自己的行为,针对自己的人心,真正的去归正。我学到:“有许多人想要往高层次上修炼,这个东西给你摆在面前了,你可能还反应不过来,你到处拜师,花多少钱,你找不到。今天给你送到门上来了,你可能还认识不到呢!”[1]一个“摆”字、一个“送”字,从中我体会到师父的亲和、不辞劳苦、没有架子的无量的洪大慈悲,读到这里,我悲从心起,泪如泉涌,师父您教会了我怎样谦卑做人怎样慈悲做事。(我所在层次的体悟)

师父的言传身教时时在脑海中显现。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为了满足弟子想看到师父的心愿,几小时一直站着,而学员们坐着。

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我不只教了你们大法,我的作风也是给你们留下来的,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2]

我反复背这段法,让每句法在我心中变成一个画面,深深刻在我的心里。同时,注重在一言一行、一思一念中修,在社会上、在家庭中,无论遇到什么矛盾,师父慈祥的形象就显现在我眼前,仿佛师父就在眼前,瞬间我就能把握自己,就能找自己,哪怕是家人做错了,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我一改过去争辩、言词尖刻、挖苦讽刺的行为,我想:一定有我要去的心,忍住不辨,由强忍到坦坦荡荡的根本不动心,告诫自己“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抱着完全为了别人好,没有自己的目地和认识替别人想:这样的错误他也很难受,他承受不了,我不应该加重他的精神负担。不用常人的认识看待问题,不停留在事情的本身上看问题,只修心性,一味的提高自己的心性,这样慈悲的对待家人,矛盾就化解了,自己心里反倒由苦变甜了,我体会到“吃苦当成乐”[3]法理的展现。

特别是对举报我的亲戚,家人很气恨,扬言要教训他,我首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是我自己的原因造成的,是我做的不好,让他做了坏事。我劝家人要善待他们,他们才是可怜的受害者。为了避免亲戚难堪,我让别的同修再给他讲真相。常常也翻出来不好的心,我就想到师父的教诲,将计就计去掉这强加的不好的思想,争斗心在这一次一次的魔炼中减弱了。

我悟到:我们不仅在理上要符合法,在态度、语气上也要符合法,这样才能起到好的效果;出现问题时,找自己、修自己、改变自己,而不是要别人修,执著于改变别人。

现在一旦出现争斗之心,我就能瞬间抓住,清除它,去掉它,随之由争斗心衍生出的显示心、欢喜心、傲慢心、看不起人的心、高高在上的心、爱和恨、优越感等等不好的心就渐渐弱了。在大法中修去人心的轻松、坦荡、坚毅、平和,代替了争斗心,真的觉的生命回归的美好和神圣。

师父:弟子每一步提高都离不开您的苦心安排,每一个去执着都倾注着您的心血,我由衷的感恩:师父谢谢您!法轮大法好!师父好!

个人体会,如有不妥,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