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警察讲真相

更新: 2018年04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日】我是个农村老太太,今年七十四岁, 五十九岁那年我得了直肠癌,化疗六个疗程,没有效果,后准备放疗。这时我有幸修炼了法轮功,保住了这条命。二零零三年正式开始修炼大法。

我出生在东北,从小体弱多病,前半生那些病一直伴随着我,今天这疼明天那疼。七岁那年,一场传染病夺走了我家三个孩子中的两个,我活过来了。紧接着又出水痘,那个年代没有药,吃一个偏方:用全身都是黑毛的牛拉的屎熬水喝。听说能治病,我妈熬好后我抢着喝。我的病好了。我妈说我“命大”。

三十岁出头,病又来了——风湿,常年戴护膝,后背疼,脚冰凉象踩在冰里一样,一年到头的吃药,也没用。就这么煎熬着。

修炼法轮大法半年后,顽固的后背疼、脚凉、风湿等等毛病就好了。

学法、修自己、炼功、讲真相,是每天必做的事。站在第一线讲真相,下乡、去超市,也赶集讲。无论刮风下雨,红白喜事,都不影响我救人。工人、农民、学生、警察都给他们讲,哪怕是擦肩一过的人,我也告诉他“大法好,‘三退’保平安。”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我在大集上讲真相,一个年轻警察把我拽到警车上带到派出所。一下车,两个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回答:“法轮功。”坐到他们办公室里,我从背包掏出真相资料叫警察看,其中一个警察对其他警察说:“别和她唠,她能把你们唠進去。”

我说:“了解真相得福报,看看《九评共产党》吧。从九个方面评共产党的本质。”他们都翻看了一看。一个老警察到屋里来,我认识他,就对他说:“那年你说送我回家,让我上车,结果你把我送拘留所去了。”他没说话,我说:“《九评》讲的是共产党的假、恶、斗,说的对吧?我是派出所的常客,六、七次被你们绑架,在拘留所被关过两次。”

一个警察说:“你儿子不让你炼,你咋还炼?”我说:“我妈不让我炼我也得炼。我儿子,他和你们一样,中党文化的毒太深,我得救他,让他明白真相。”

一个警察又问我:“真相资料上一个女的为什么手上举着蜡烛?”我告诉他们:“那是国外法轮功学员悼念中国大陆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我又说:“‘天安门自焚’是骗局,是伪案,是假的,是李东生和中央台的焦点访谈组陈虻他们一手策划拍摄的,全是伪造的。李东生下马了,遭报了。罗京、陈虻都得癌症死了。”

一个警察插话:“还是假的?”我说:“你们真可怜,啥也不知道。”我拿出一张真相资料让他们看,说:“你们看葡萄牙法轮功学员要求法办张德江。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都要遭报的。周永康、薄熙来都遭报了。中共在解体中,是它作恶多端自己解体自己。苏联当初多么强大,一夜之间就解体了。中共在撑着这张皮,它都烂了。两千年前的罗马帝国皇帝尼禄残酷的迫害基督徒,结果四次大瘟疫,罗马帝国就灭亡了。如今大法在救世人,所以‘三退’可保平安。”

他们都静静的听着,四个警察分别退了党团。

这时叫我到审讯室。我刚坐下一个警察就抢走我的背包,把里边大法真相资料、粘贴都拿出来点了数;把各种类型的粘贴弄电脑上了,我说:还给我,我还要发出去呢。

警察问我资料哪来的?谁给的?我说:“我不告诉你们,告诉你你就去迫害他,这是让你犯罪,我也是在犯罪。”这时来一个笑眯眯的警察说要拍照,我说:“你照我?你照不着。”我背过脸去,大声说:“师父,邪恶在照我呢。”我回头一看,他们在乐我呢,他说照了个背影,我说这是犯法。

在审讯室有四十分钟吧,最后他们让我签字,按手印,我全拒绝了。在派出所大部份时间是我在讲真相,警察听着,有时提问题。两个多小时后,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又回到证实法中。

过了一个多月后,九月份的一天早上七点,又有两个警察来到我家,一進屋就要给我照相,我说,你这是违法的,不能照。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法轮功把我的癌症都炼好了,从端不动饭碗,走路靠人扶着走,刚一学法,一天就能上三趟街,不知道累。现在能下地干活,耕地刨茬子,我都能干,多好啊,你说这个法轮功我炼不炼?我永远不会放弃的!”

他们呆了十分钟就走了,我边送他们边告诉他们:“三退”保平安,共产党正在解体中,尤其公检法人员,还有你们警察,必须明白真相才能有好未来,你们入过党团队吗?他们撒谎说没入过。警车慢慢开动,我说:“祝你们平安!”他俩说:“谢谢大姨!”

师父救了我的命,我都无法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唯有好好学法、精進实修、多救人以报师恩。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