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着压力跟着师父向前走

更新时间: 2018年04月0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七日】我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老弟子,由于法学的不扎实,修炼路走的磕磕绊绊的,还摔过好几个跟头。静心学法后我放下了一切包袱,决心跟师父走到底!这里写出在迫害中如何顶住压力,与同修配合,坚定的向前走的几个实例,与同修们交流,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信师信法,正念解体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前后,当地“六一零”要办邪恶洗脑班,要按名单预谋绑架六十多名同修,其中包括我。我的情况很难:好几个警察到单位堵住前后门想绑架我;去学校找我的孩子问我的下落。那年孩子高考,压力很大。为不影响孩子,孩子的父亲要与我离婚。

我感觉自己的压力达到了极点。可我修大法了,就要坚定的信师信法,大法无所不能。

家不能待了,我就去了修炼大法的亲属家。发正念时,无论腿怎么疼我都不拿下来,除了学法、睡觉就是发正念,决不能让邪恶的洗脑班办成,如果那么多同修被抓,得波及到多少家庭,得有多少人认不清这场迫害的真凶,错把仇恨记在大法和大法弟子身上,得有多少人被毒害,救人的环境不更差了吗?坚决解体邪恶害大法弟子、害众生的图谋。

经过三、四天超强度的发正念,电视新闻报道突然发了一条消息说:这个城市要地震,民众都慌了;刚过两天,又说江的上游有化学物质泄漏,污染物把我们这个城市居民的饮用水污染了,市民又开始抢水,很多市民都跑外地避难去了,整个城市笼罩在恐慌中。当官的忙着造假、作秀,生怕突发事件处理不当“挨板子”。这样办洗脑班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我心里明白,是师父用这种方式帮我们化解了魔难。

二、顶着压力走出去救人

二零零九年秋,我们地区同修刚稳步开创出开车配合去偏远地区发资料救人这条路,却在一次行动中同去的五位同修都被绑架。第二天两位老年同修回来了,还有三位同修被非法关押。

这样一来,配合发资料的同修都有了压力。村里的大喇叭喊叫着,让村民把真相资料都交上去。不明真相的村民从害怕到敌视大法。同修们一起交流,认识到救人没有错的,我们不能被邪恶牵动、退缩,压力一定要顶住,解体另外空间操控障碍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大法真相资料是众生久远盼望的,还要继续去发,不能停下来。在场的同修安排好哪天哪几个同修去发。

我们分头去准备资料、车辆等事宜。几天中,要去的同修都不同程度的出现干扰:一个男同修发烧;一个女同修的妈妈(也是同修)不让她去;我也因哥哥住院,白天、晚上忙着在医院护理,心里不稳,真想对那个负责的同修说不去了。但我心里知道不能这么说,只要有一个人说了,整体就会动摇,就可能去不了了,我得咬牙挺着。我就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状态好多了,心也稳了下来。

晚上大家坐车去那个出事的村镇,谁都不吱声,特别车经过一个看守所,感觉那里空气都凝固了似的。到了村子附近,我们俩人一组往村里走,忽然感觉到那里暖洋洋的,一点都不冷。可是由于路不熟,我们到一个地方,就发现另一组同修已发过了;又去一个地方,发现也发过了。心里有点急了,赶紧求师父:请师父把我们带到我们该去的地方,然后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就再没出现“撞车”现象,顺利的把所有的资料都发完了。回来的路上,负责发正念的一同修说,怎么都没听到村子里的狗叫呢?一个老年同修说,发资料时自己身上象有一个小火炉,热乎乎的。我们共同感谢师父!

这次大家顶着压力往前走,没有退却,解体了旧势力阻挡我们发资料救人的图谋,同修体会到了法的威力,每个人都感觉到怕的物质在减少,心性在提高,大家互相鼓励着,继续往前走,救人步不停。

三、面对邪恶的猖獗 形成整体不退缩

二零一零年年末,我市发生了二、三十位同修同时被绑架的恶性事件。不少学法小组都停了、解散了。不同的地区还不时传来有同修被绑架的消息。我们学法组的一同修也被绑架了,还听说我们经常学法的地方都被邪恶掌握了。

突如其来的迫害,一时谁也搞不明白:是什么原因造成邪恶如此猖獗?它还在盯着谁?这使不少同修不知所措,大家都感到压力非常大。我想我们有师父,心得稳住。此时邪恶最怕什么?怕我们形成整体。当时情况下整体就具体体现在学法小组上,学法小组不能散。我们很快换了学法地点,通过信箱联系到小组里的各个同修。可大家对参加集体学法也都有压力,可又都知道这个时候就得抱成团,形成拳头才有力量。因此,我们组学法一天都没停,也没有出现危险。

通过互相交流,我们逐渐把以前停的一个个学法小组都恢复起来,建立了站内信箱,共同配合往前走。

通过学法交流,我们决定几个人负责营救一个被绑架的同修。过年前我们就买了年货去看望被绑架同修的家属。正月十五以后我们陆续请了几位律师。那时候请律师没有经验,得首先给律师讲真相啊,感觉很有压力。有的家属没有经济能力,其他同修拿钱,律师费就有了。外地同修知道我们地区请了那么多律师,就问是怎么联系家属的?我说年前我们去看望了同修的家属,现在家属自己就主动找我们来了,好多家属我们也不认识。同修说他们找家属,许多家属都不请律师,你们做的真好。我心想,这不都是师父在帮助我们做,要不这么大地区,就几个参与的同修怎么能做得过来呢,师父看我们有往前走的心,就帮我们。

同修们都顶着压力,能做啥做啥,不认识的同修也主动开车去接送律师,请律师吃饭,有经济能力的同修主动付账,大家默默配合,井然有序。

参与报道的同修也顶着压力,一次次找家属了解经过,核实情况,整理后发到明慧网;每天的進展情况也都有同修发到信箱,以便大家配合发正念。有的消息得到的晚,再整理发出去,经常是下半夜一两点钟才能休息。同修都没有怨言默默做着。

非法开庭前,我们就贴不干胶,发邀请函,开庭时好多本市同修及外地的同修都到法庭附近发正念。经常是法院附近的公交车车站上站满了同修。

这场迫害,压下来许多邪恶的物质和因素,同修们信师信法,形成了整体,不断的发出强大的正念,使这些邪恶的物质逐渐减少。在迫害面前、在巨大压力面前,大家都没有消沉,没有趴下,坚定的走过来了!在这同时也开创了救度众生的环境,使我们这地区好几年再没有发生诬判大法弟子的事。

四、在营救同修中向内找 整体提高

然而在二零一六年正月,我市有七位同修在一起学法时被警察绑架关進看守所。

同修想找我帮助营救。因发生绑架地区离我们较远,而且他们地区的协调人A很强势,我怕被说,就不想参与营救,就让他们找A,我说我可以默默配合。

反馈回来说去找了A,没谈成,问我们能不能帮助营救?我还是有顾虑,就想先去出事地了解了解情况,与那里的同修交流一下再说。几经周折,阴差阳错就是坐不到一起。

过了几天,同修告诉我说,外市同修已经帮助请到律师,也找了家属,整理同修的材料都写好了。我心想太好了。当我见到了外市的同修,知道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就差去被绑架同修家所在地的派出所发资料、救人了。哎呀,我找到此次配合的位置了——配合发资料。几个区的同修约好,大家分片去发。

大家商量时,A都说行,会配合。可到时她就不去了。两次都是这样,她身边的同修要去,她也不让去。大家心里对A同修都有了看法。我们先后去了四次,把真相不干胶贴出去,把被无辜绑架的同修的材料发到派出所、公安分局和被绑架同修所在的整个乡镇及周边地区。

发真相资料救人的事,A为什么还挡着呢?我们到底差在哪?无条件向内找。最后大家都认识到,是我们整体的问题,都有“躲”的心,不愿去碰硬,对同修不负责任,这是我们的“为私为我”的观念导致的,不符合师父的法。我们没按师父讲的做到“要对自己负责,对学员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大法负责”[1]的要求去做。我们和A所在区的同修交流,大家也都向内找,不再向外看,认识到了是我们自己的问题。

师父利用这次机会让我学会了站在法上看问题,放下了自我,放下了人心,修出宽容,只看同修好的一面。因而在后来的配合中彼此更加信任了。这几个被绑架的同修先后都回到家。

五、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救度众生

二零一六年,与我们配合紧密的一位男同修被绑架,同修住处被翻的乱七八糟。我们去了被绑架同修户口所在地派出所,又去分局、看守所都没打听到任何消息。他父母从外地来,我们又陪家属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看家属态度强硬,不得不告诉家属人是被分局抓走的,到分局、市局去找吧,对绑架没有说法,再问,又说是“来自上面”督办的,不让再多问了,说他们管不了。其他家属看到这阵势都回去了,只剩下年迈的父母。我们天天陪同家属到分局找,也见不到办案人,就又请了律师。

到看守所也不让会见,说下雨房子漏了,在维修,不让看。律师只好到分局找办案人,办案人躲避不见律师,律师很遗憾回去了。同修陪着家属去分局要拘留证,说关押十五天。每天都陪家属去分局找办案人,要求见面。在家属和同修的坚持下,办案人员让家属和被绑架同修通了电话。

到十五天,我们和家属去看守所接人,却说被转刑拘了。家属让律师第二次来会见被关押的同修,看守所却说办案人有交代,“法轮功的案件特殊”,不让律师会见,律师找看守所驻检办反映情况,驻检办协调让律师和家属去市局找管办案人的上级负责人,上午负责人接待了,说找不到办案人,让下午去,律师和家属一直等到下午快三点了,也不见负责人,律师和家属到检察院控告,检察院又推到看守所驻检。第二天律师和家属又到市局,家属拿同修写给市局的信,那个负责人就是不露面,把信给市局他们也不收。在各部门互相推诿的情况下,家属没办法开始写控告信,邮到所有相关部门,控告办案人不作为,阻止律师会见。到第三十七天时律师又来了,去看守所要求会见,看守所说人不在看守所,律师在看守所给办案人打电话,办案人说:人被提走了,不让律师会见,问在哪也不告诉。律师指出办案人违法,要控告,办案人说已经有纪检等好几个部门给他打电话了。

律师来了五次,既没见到办案人也没见到被关押的同修。但我们大家没有在“上面”的压力下退缩,主动配合家属、律师往前走,逐级控告参与案件的责任人。家属和我们整理当事人的材料上网曝光;家属也在海外媒体上曝光区、市国保警察违法办案的事实;同修们配合在当地大量散发这些资料,让世人看到炼法轮功的好人无辜被关押,让世人明白真相,不要被电视糊弄仇视法轮功,成为中共的陪葬。

同修依然被拘禁,我们还要继续邮寄控告,家属却不同意了,说怕触动办案人,说再等等吧。同修们坐下来交流,大家说,是邪恶怕控告,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2]我们按照师父的法去做,一定是对的。经过与其父母耐心交流,同修的父母也同意签字继续控告。

我们不仅向各部门邮寄控告状,还去省政府、省公安厅、省政法委周围散发同修被绑架的材料和明慧有关期刊,我们的基点是一切为了救人,从心里不再执着被绑架同修什么时候回来,就做好自己该做的。因为我们知道师父时时管着每一位同修。我们的心放下了,没过多久,被绑架同修回来了。看似来势汹汹的大魔难,同修们整体顶住了各种压力,在考验面前信师信法,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在这次绑架案中,没有牵连到任何其他同修,稳定了同修在各个项目中救人的大环境。

学习《转法轮》中第九讲,看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时,里面的“试一试”这三个字非常突出,从来没有的感觉。是啊,在最难的时候,我们就按照“试一试”这句话走过来的,真的体验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谢谢慈悲的师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写在前面的话〉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