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誓约返家园

更新: 2018年04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我今年七十五岁,走進大法修炼二十一年。通过学法炼功,不但所有的病痛都好了,身体还很硬朗,去农村送真相资料、挂条幅,步行二、三十里地不觉得累,很轻松,有时年轻人都撵不上我。脸上皱纹也很少,见到我的人都说我不像老太太。

发正念,向内找,解体病业假相

一天晚上八点多钟,突然感到头疼、恶心,像得了重感冒发高烧一样的症状,全身象冒火一样。我心里想:这是假相!我绝不承认!我坐起来双盘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弟子,彻底解体这突如其来的病业假相。一直发完半夜十二点正念,发高烧难受的症状也没怎么减轻。

师父说:“你的每一个执着,都会造成你修不成。每一个执着可能都会造成你在身体上出状况,在大法的坚定信念上造成动摇。”[1]“我们有些学员在病业关上走不过来。你不要往大处想。你说我没什么大错误啊,对法很坚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因为修炼是严肃的,是无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长期都没修过,虽然小,你长期都没重视过,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为这个走的。”[1]

我就双手结印开始向内找,回顾自己近段时间在做协调工作中的修炼过程,找出来的人心、观念和党文化就立即清除解体,随着发正念和向内找,感觉身体不烫了,头不晕了,可是恶心加重,我就又立掌发正念,感觉能发出强大的正念了。但是肚子特别难受,象翻江倒海一样,还有一股股腐朽的热气从肚子里往嗓子上涌,特别恶心。我就大声的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越背声越大,刚背完第三遍,肚子里的那股腐气一下窜到嗓子眼儿,我一张口,就从嘴里往出喷,一口接一口的呕吐。

我老伴儿在另一个房间睡觉,我喊了两声想让他帮我拿个盆接一下,老伴儿睡得很沉,没听到,我就继续保持双盘,大口大口的往地下吐,最后好像把胆汁都吐出来了,直到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净了感觉全身轻松。我下地收拾我吐的脏东西,装了大半盆,我悄悄倒進厕所,没让不修炼的老伴儿看见。

收拾完我又继续立掌发正念一个小时,加持本地所有病业假相的同修,解体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大法弟子就归师父管,任何生命也不配考验!几个小时双盘发正念结束后,我神清气爽。感恩师尊的加持!一看表凌晨四点多,我就躺下睡一会。

发完早上六点正念,就想:一夜没睡觉,再躺下睡一会儿吧。转念一想,也不困,头脑特别清醒,为什么要躺下睡觉啊?这不是人的观念吗?师父说:“修炼是最好的休息。”[3]我就洗漱一下,开始炼功。炼功结束就接着学法。以前我学法时双盘没超过两个小时,在师父的加持下,这次连续几个小时双盘发正念后,我双盘学法三个小时也很轻松,没有一丝疼痛的感觉。感恩师父的加持。

第二天上午是营救同修的小组配合律师到看守所发正念,我是其中一员,我必须去。就请多年和我一起配合的A同修陪我去。A一看我脸颊塌陷,眼圈青黑,一天时间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就问怎么了?我就和她说了我的情况,她得知我吐了那么多东西,还一天不吃饭,就给我弄了吃的,我没有胃口,不想吃,她就说:“是邪恶不让你吃,你就吃,吃不下去也得吃,就不配合邪恶!”吃了点东西,我俩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一路发正念,到了非法关押同修的看守所,下车后,我双腿发软,两腿一前一后直打飘,A就搀扶着我。我俩就在看守所近距离站着发正念,直到律师会见同修结束,我们才坐公交车返回。在回程的路上我俩又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

通过两天高密度的发正念,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帮助下,我彻底解体了病业假相。感恩师父!感谢同修!

在找回昔日同修过程中实修自己

自从师父说让找回昔日同修后,我就想找回我们学法小组的B和C同修。她俩脱离整体很长时间了。一天,我在小组学法时和同修们说:“你们谁能看到这两位同修,咱们得把她们俩找回来。”同修们都说,找她俩干啥呀,这些年找过多少回了,找回来还照样走,你没领教过呀?我说:“不管她俩如何,但她们毕竟得了大法了,B同修还是在迫害最严重时得法的,缘份也是很大的,我们要珍惜她和大法的缘份哪!”

回家以后我想:为什么找回了同修,却没能使同修真正融入整体呢?这里一定有我的问题。我看到自己的问题:平时总看她们的不足,我对她们了解少,关心不够,总用人心对待她们,总想改变她们,不想改变自己,我观念没改,基点没摆正,无意中给同修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呀!我一个人没做好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可我们大家在这个问题上都没做好,都没给她俩正念,会给她俩带来多大的压力!我知道是我错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我一定要把她们找回来,当面向她们道歉,说声对不起。

因为我有找回她们的愿望,师父就帮了我。有一天中午我学完法回家,路过一商场门口,老远就看见对面是同修B,当时把我吓一跳:她身体消瘦,面容憔悴,走路一瘸一拐,和以前判若两人。我就问她:“你怎么这样了呢?”她有气无力的说:“姐呀,我都差点儿摔死了,我打工收拾厕所,不小心摔在台阶上,尾骨摔裂了,当时就晕过去了,啥也不知道了,等醒来后疼痛难忍,当时我求师父救我,就不那么疼了,慢慢的我就能动了,之后我就一天比一天好,今天正好是第十天,我就能出来溜达了。”

她接着又说:“因为我求师父救我,没住医院,省了好几万元钱,而且好的这么快。我女儿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跟我说:‘妈,你这次省了这么多钱,还好的这么快,就是住医院也不能好这么快呀,大法这么好,以后我不管你炼功的事了,你好了就找你们同修去吧,你继续炼法轮功吧! 你也不用打工挣钱了。我的孩子也不用你照看了。’你给我找个学法小组吧!”我听了真高兴,说:“行!”

第二次学法时,我就跟大家说我见到B了,就把经过和同修们说了一遍。之后我说:“下次学法让她来行吗?”同修们还和上次交流时的态度一样,不同意。我说:“那好,我就把她领到我家去,我俩一起学。”

一周后,早上六点多我还没吃饭呢,B就来到了我家,问我:“你给我找学法小组了吗?”我说找了。她说:谁家呀?我说:就在我家行吗?她说:行!就这样在我家学了四个月。

有一天我跟她说:“学了这么长时间,咱俩交流交流你有什么收获好吗?”她说:“这次学法和以前不一样,这次学法我感觉师父很多话都是在说我。现在我知道我以前错了,以前我魔性大,整天生气,总怨恨别人,不找自己,整天心烦意乱,严重时什么坏念头都出来。现在我知道有事向内找,修自己了,尽量控制自己的魔性,心态也越来越好了。我真的非常感谢你的帮助。”我说:“以前我也没做好,对你关心不够,还不给你正念。现在我向你道歉,说声对不起!还有你也不用谢我,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洪恩。你应该好好谢谢师父,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报师恩。”

我看她变化很大,和以前真的是判若两人了,我想这回同修们能接受她了。我就把她领到学法小组去了。同修们看到她的变化都很高兴,也很欢迎她。

现在一周两次学法她都来参加,有什么事来不了也能提前打招呼,要是以前这是不可能的。她还主动到黑窝近距离发正念,主动发资料做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情。而且还把同修C也找了回来。现在这两位同修都稳步的走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修炼路上了。

见证大法的神奇

H同修的孙女明白真相,做了三退,也请来一本《转法轮》,走進了大法修炼。她在省城当保姆,照看一对六岁半双胞胎男孩。她在照看孩子的时候,有时间就教孩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孩子睡觉的时候,她就抓紧时间学法,看《转法轮》。

有一天她有事下楼一趟,就让两个孩子自己在屋里玩,锁上门就下楼了。回来后双胞胎的弟弟跟她说:“哥哥从窗户上跳下去了。”她当时吓得瘫坐在地。心想:孩子从三楼跳下去了,还能活命吗?如果孩子摔死了,还不得让我偿命啊?!这时她突然看见双胞胎的哥哥站在她面前,她就问弟弟:“你不说哥哥从窗户上跳下去了吗?”弟弟说:“他跳下去了,他又上来了。”原来哥哥是从窗户上跳下去了,现在回家了。她赶紧给孩子母亲打电话,抱着孩子到医院去做了全面检查,结果孩子什么事都没有,只是在右侧太阳穴上面有个大拇指肚那么大的一个红印,连皮都没破。孩子的母亲不放心,让医生给孩子上点药,或打点消炎针。医生说:“这孩子命真大,从三楼跳下来,什么事都没有,你们回家吃喜去吧。”在场的所有人都称神奇。

H同修的孙女知道是孩子经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带来的福报!是大法师父保护了孩子。这真是:“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4]。

有一天我去H同修家看到了她孙子。和他孙子闲聊中知道他来考驾照,就跟他说:“你白天在驾校学习,晚上回来有时间看看《转法轮》,对你的一生都是受益无穷的,这是一本天书。”孩子也听话,一夜通读一遍《转法轮》。第二天我又看到他,他跟我说:“奶奶,这书怎么这么好啊,太好了,我一夜把书看了一遍。”我说:“你好好修吧!这是一本天书,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是佛法修炼。”这孩子说也要修大法。我又问他:“你父母怎么样啊?”他说:“我母亲得喉癌快死了。”我说:“怎么没去医院呢?”他说:“去了,到医院一检查是喉癌就回来了。也没钱治,就是治也不一定能治好。现在瘦得不像样,躺在床上就在家等死了。”

我说:“我送给你妈妈一个法轮大法好护身符,你给她带回去,告诉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送你一本《转法轮》,让你父亲给你母亲念念,如果你母亲能接受大法的话,会出现奇迹的!”

第二天他就把《转法轮》和护身符送回家去了,并把我的话转告了他母亲。他母亲为了求生,所以就很认真的念了起来。当然发不出声音,就是在心里念。他父亲就陪在他母亲床边,帮着大声念,每天都念,还给他母亲读《转法轮》。有一天,他母亲突然能念出声音来了,他父亲高兴的打电话告诉儿子这个好消息。他母亲通过学法、炼功,喉癌完全好了。他父母也走上了修炼路。

村里人看一个得了癌症快死的、连寿衣都做好了的人,怎么跟好人一样了,还能下田地帮着他父亲做农活了?大伙儿就都来问她是怎么回事。他母亲告诉大家,说:“我退出了中共党、团、队,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师父救了我,我就好了。”村里人都说:“法轮功这么好,江泽民不让人炼法轮功,迫害人家,江泽民太坏了!”了解真相的村民都骂江泽民。

孩子的母亲修炼后还来给H同修道歉,说:“婆婆,对不起!你改嫁到城里,找了比你大十几岁的老头,都是我逼的。那年你养的那些小鸡仔也都是我给药死填到灶坑里烧了。你问是不是我干的,我不承认,还赌咒发誓的。现在我学了《转法轮》才明白,我得了喉癌这都是造业的现世报应啊!妈,对不起!等你家老爷子走了那天,我就接你回我家给你养老。妈,我对不起你!我给你跪下磕个头吧。”

H同修拉着儿媳的手说:“咱俩现在是同修了,都是师父的弟子,你不能给我下跪磕头的,你去给师父磕头吧!好好修炼,用你的亲身经历去告诉世人法轮功是好的,讲真相,多救人,咱们跟师父一起回家。”

写出我修炼中的点滴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对联〉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