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抓后在国保队讲真相十天的经历

更新: 2018年05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七年暑期,丈夫决定开车去一个千里之外的边远地区旅游,我按照估计往返时间,带上三百多份真相光盘和小册子,准备一路讲真相救人。在出来的路上,我顺便往路边一个小车上放了一本真相小册子。没想到竟然有监控摄像头。傍晚回到宾馆,听到一阵敲门声,开门后是一群警察说要進行危险品搜查,结果把我带去的两大包真相资料搜走了。

我被带到当地公安局国保队。他们开始询问我是从哪地方来的?叫什么名字?资料是怎么来的?我心很平静坦然,我在想怎么才能救了他们,保持着沉默。有个警察过来问我东西是怎么来的?并说大法是×教等等。我马上纠正他:“你错了,法轮功是学真、善、忍的,不是×教,法轮功是正法,天安门自焚是造假。因为法轮功强身健体、提高心性、利国利民,短短七年就有一亿人学,超过了共产党员的人数,引起江泽民的嫉妒,才对法轮功進行的无辜迫害,如果法轮功不好有这么多人学吗?”

我反问那位问我的警察,请问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我也有权问清楚你是谁,而且我要看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的那个红头文件,结果那警察没吭声的走了。

不一会,進来了一个大声的吼着要我说出资料是从哪里来的警察,旁边有个警察小声告诉我说这是他们的公安局副局长。局长过来就抓住我肩头上的衣服,用脚来绊我,我站不住要倒时,他又把我肩头的衣服抓住,使我站稳,问我为什么要发这些资料?住哪里?资料是哪里来的?你看他们为你的事都休息不了,你也要为他们着想呀,还说是学真、善、忍的,你说的法轮功好,与我们了解到的都是反的。他们一个劲的催我快说资料是从哪里来的?对我要做笔录。

我看看地上的两大包资料,想到师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我心中充满慈悲想救度他们的愿望。我告诉了他们这些资料是我自己制作的,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而修炼的高德佛法,这些光盘中就有揭露天安门自焚是造假的视频录像,将焦点访谈天安门自焚放成慢镜头,里面漏洞百出。现政权没有出台过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反而一上台就取消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劳教所,又出台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政策,全世界控告起诉江泽民……你们一定要看清形势,我发资料也是为了揭露这场迫害,想让你们了解真相,能明辨是非,今后能保平安。……在中国法轮功是合法的。这些真相资料都是真实的报道,是让你们能明辨善恶,很珍贵的,放到那里不看可惜了。

其中一个给我做笔录的警察回答我:你的那些东西,我们每一个都要仔细看的。直到凌晨三点他们做完了笔录,带我去休息。在这个地方,没有法轮功学员,他们也从来没见过真相资料,见我真相资料这么多,就当成一个大案要案,报到了省里,省里也非常重视。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国保队的队长及另一个警察将我带到他们的会客室,告诉我一会我家人要来看我,派了一个警察来守我,国保队队长出门时还冲着我吼了一声。

一个守住我的女警在低头玩手机,我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她见我给她倒水,友好的冲我笑笑,并说谢谢我了。这样我俩的距离一下就拉近了许多,我接着刚才队长说的话就告诉她,其实法轮功是正教,不是×教,我们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学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学了让人道德回升,我们师父要求我们与人发生矛盾都要无条件的向内找,找自己哪里有不对的地方,还要把人的为私为我的心修去,修成先他后我,处处为他人着想的高境界,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中的好人。天安门自焚是造假。我那些资料内容就是揭露这场迫害的。

听我这样一说,那警察放下她手中玩的手机,抬起头来说:哦,真的吗?我们知道的都说法轮功是……你说说看。我接着说,你们是听了共产党的一面之词,这是一场对无辜的法轮功的迫害,于是我给她讲起了大法的美好,在全世界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各国政府和机构三千多奖项和支持的盛况;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以前身体不好,专家医生要我今后吃药比吃饭还重要,通过学炼法轮功后再没吃过一颗药,奇迹般的好了。那警察听后不停的发出“哦,哦,原来法轮功是好的呀”的感叹。

第二天一早,队长来了,進门就叫我过来讲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在这里发放法轮功资料?我坐下来与他讲开了真相,告诉他现在法轮功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和地区,就连西方发达国家监狱里的犯人都学,学校的老师学生都在学,还有一些国家的警察也在学。学了真、善、忍是让人道德回升的。现政府出台的新政策更改了原来的《警察办案终身责任制》的内容,以前是上级的命令下级执行后不会承担任何责任,现在的《警察办案终身责任制》去掉了对警察的保护,就是说若下级执行了上级的错误命令的话,法律是要追究终身责任的。你看现在包括周永康、郭伯雄、李东生、薄熙来等这些高官,他们表面上是贪腐落马,实际上是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拿去贩卖遭报的,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做了坏事,神目如电,他们是逃不过冥冥中天惩的。

听到这,他说,这样啊,我还不敢呢!我告诉他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他就举起拳头喊了起来。旁边一位警察也跟着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那里,我牢记师父说的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的教诲,慈悲的对待每一个到来的警察。国保队长及副局长他们对我都很关心、客气。進進出出的警察我都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他们也喜欢问和听。队长临走时说了一句,我看你这人多好的,不是像说的你们法轮功不好嘛。

第二天上午副局长来了,轻言细语的问我:你脚肿没有?还痛不痛?并说我这人性子急,你对我好,我比你对我还更好。我笑着回答,没事,早忘了。

第三天上午,队长一進门坐下他就说,我昨晚看了你手机,你手机里的照片我看多数都是给老人照的相,你是个好人,他转过脸给守我的那警察说,从来没看见哪个儿媳妇对老人这么好,她把我感动了。接着又对我说,你这个事情我们上面追得很紧,他们很重视,要大可以办大,本来要给你办成刑事案件,至少是五、六年的判刑,我若把你交上去我轻松得很,但是,我良心不忍,我还是想争取给你最轻处理,就是办个行政拘留就算了,我给我们在出差的正局长(也是政法委书记)打了个电话,说了你的情况,他也同意我的决定,叫我全权处理,下午我们要到检察院为你的事找检察长,我们给你尽力争取从轻处理 。一会副局长来了,也笑眯眯的表达了这个意思。

下午,队长回来了,他坐在沙发上,还没等我说话,他突然举起右拳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问他检察院怎样说?他说他把二零一七年出台的新政策找出来给检察院的检察长看,告知并商讨他们的处理意见,检察长同意了队长从轻处理的建议:将对我刑事案件的处理改为了行政案件处理。本来定的是十五天行政拘留,经过队长他们的争取,就改为了十一天。

看到队长的善心正确的摆放了生命位置,我双手合十对他表示感谢,万万没想到他说:“你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就感谢你们在美国的师父,是他对你的看护。”他说出这样的话来,我知道他是一个与大法非常有缘的生命,也明白是师父安排我来这里讲真相救度这方生命的。

本来拘留是应该送拘留所的,队长和局长他们研究决定还是让我继续在会客室居住到满期,他们每天就派两个警察轮流守我,我知道是师父安排这些警察来轮流听真相得救度的。 这些警察都是信佛的,很善良,也喜欢听我讲,问我法轮功的事,听过真相的警察一般都发出:哦,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的感叹声。

一次,有一警察接到对方打来的电话,她回答对方说,她在守犯人,马上这警察回头就对我说,“对不起,你不是犯人,我说惯了。”这警察接完电话后,对我说,我们这里犯人很多,我说惯了,你不是犯人,你不要多心哟。

一天晚上,两个小警察来守我,其中一个小警察,她叫我姐姐,仔细的问我大法的情况。不一会副局长来了,坐在那里认真的听我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并不住的在点头,一言不发,听得很认真,最后只问了我一句话,你们那个退党、退团、退队是怎么回事?

我告诉他:凡是入过党、团、队的人都要抹去无神论印记,才能保平安,请你思考,西方发达国家都相信神、连美国总统就职典礼都要手按圣经起誓,相信有上帝、相信人是神造的。我们古时候的皇帝都敬天信神,唯独只有共产党来后,给老百姓灌输的是无神论、迷信, 你看,没有哪个执政党要让老百姓从小入学开始,就要入队,以后还要入团、入党,让我们举起拳头对它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把生命献给它,所以凡是宣了誓的,就打上了无神论印记了。你看好多古今中外的预言家都谈到今后人类有大灾难的,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当灾难来时,神怎么会管无神论者呢?所以我们法轮功就是来告诉你们真相,让你们退出党、团、队抹去无神论印记,把自己的生命拿回来保平安的。贵州有个风景区叫平塘县,那里一块二亿多年的大石头,突然断裂,剖面上竟然出现“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就是上天在告诉人们要退出共产党的一切党团队组织,才能保命保平安的天机,我的那些光盘中就有藏字石的视频,这个藏字石的字都是经过专家鉴定是天然的,而不是人工造假的。

听到这,局长深深的点了几个头,我想提出让他三退,但转念一想还是分别给他们三退比较好,一会副局就起身走了,我马上追出门去,想叫他三退,那个小警察追出来说:姐姐,我们不是套你话的,你放心,我们只是想更多的了解法轮功真相,你快進来吧,我们局长他也很好。这时局长就说,好好,我们明天再说。

第九天时,队长告诉我上面对我这事盯得很紧,他怕上面下来给我再次审查,节外生枝,决定提前一天结束我的拘留期。他说已经电话通知我丈夫来接我了。在七月十五日这天,我丈夫和儿子从千里之外驱车来到此地,把我接出了国保队。

从会客室出来后,队长请我和丈夫儿子一起去他家做客,他说可能他前世欠了我的。是啊,我来到千里之外,奇迹般的竟然在这里的国保队呆了十天,告诉了公安局国保队的二十多个警察真相,这个缘份还浅吗?在那里和这些警察相处得像亲人一样,大家都依依不舍的和我留影有的还留下了联系电话。

遗憾的是,劝他们三退保平安时,都说他们是有信仰的,也有神佛管,入党、团、队那只是一个形式而已,不愿表态三退,只有少数个别的已三退,不过他们转变了对大法不好的观念,明白了大法真相,给他们得救打下了基础。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