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师父一直保护着我

更新: 2018年05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走入大法修炼的,到今年整整二十年了。这些年在师父的保护下一路走了过来。我今年八十岁了,听师父的话,一直坚持做好三件事。现在身体越来越好,如果不修炼大法,如果没有师父保护,可能我早就不在世了。

修大法前,我的身体也没什么大的毛病,就是腿没劲儿,走路感觉累。一天早晨自己出去锻炼身体,碰到一个熟人跟我说:某某公园有炼法轮功的,你去炼法轮功吧!第二天,我就自己找着去了。开始天天跟着大家炼,没过多长时间,腿就感觉轻松了,走路也不觉着累了。一次骑三轮车,驮着一个同修走了很远的路也不累,真象有人推着一样,就感觉这个功法真好。

当时,我丈夫身体也不太好,肝查出来有毛病(其实已查出肝癌晚期,孩子瞒着我们老俩口,没告诉我们)。医院给开了很多药,但他还没有不舒服的感觉,就说我没病,也不吃那些药。他自己找了一个偏方,买了很多中药,说熬了当水喝,对肝好,就天天喝那些药水。我就让他也跟我一起炼功。他看了《转法轮》,也觉的好,就跟我一起炼功学法,把那些药都扔了,身体也感觉越来越好,当时单位的人也知道他炼法轮功身体变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后,我们自己还在家里炼。后来单位领导跟他说,党员不让炼法轮功,那时的打压真是铺天盖地,丈夫就动心了,也就不炼了。停止修炼后,他很快就感觉身体不好了,就到各个医院去治病,最后去了北京一个大型的专科医院。大夫看了他的片子,就问:这个人还活着吗?孩子们说:当然活着,要不怎么来治疗呢。大夫说:看着这么严重,人怎么还能活呢。儿子说:本来炼法轮功身体挺好的,江泽民不让炼了,不敢炼了,身体就不好了,病就严重了,要不是江泽民(迫害),我爸现在身体还好着呢!

后来没几个月,丈夫就去世了。丈夫一走,我就感觉自己被压垮了,也不修炼了,身体各种病都来了,腰椎间盘突出、头疼、腿疼、胃炎,真是百病一起来。晚上睡不好觉,吃东西胃难受,瘦的体重只有七十多斤,用手都能摸到肚子里有几根肠子,都能摸到胃在动。什么也干不了,连饭都做不了了,饭也吃不進去,家里只有雇保姆。花了好多钱,吃了很多药,一样病也没治好,却越治病越多。

二零零三年初,我自己就想,以前身体挺好的,离开大法,不修炼,身体就这样了,我要从新回到大法中来。我自己就坚定了这一念:我还要回到大法中来,死活都在大法里边,绝不后悔。这样又从新开始修炼,把药都扔了,晚上睡不着觉,就学法,自己打着坐,流着泪,就背“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师父没有放弃我,一个月后,就感觉身体好多了,年底就基本正常了。直到现在,一个药粒都没吃过,身体越来越结实。现在天天骑着三轮车出去学法,讲真相,师父保护着,一直很好。儿女们都知道我修炼后身体变好了,所以从来不干涉我修炼的事情。

从二零零四年,我就开始跟同修一起做真相。当时就是白天自己印,晚上几个同修一起出去发。还粘贴真相,当时没有不干胶粘贴,就想了各种办法做粘贴。先复印好,再裁好大小,然后用浆糊刷到背面,可是一会就干了,粘不上了,就带个湿布,粘之前把干了的浆糊用湿布蘸湿,就能粘上了。后来在矿泉水瓶盖上扎些小孔,粘之前在粘贴背面挤上一点水,就贴上了,当时出去粘贴完真相回来,手上,衣服口袋里都是粘乎乎,湿乎乎的,现在有不干贴,真是太方便了。那时觉的做真相就是修炼了,没注重学法,二零零六年有一次我自己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人举报,被抓到派出所。当时也没有害怕,就给警察讲真相,第二天就出来了。出来后开始邮寄真相信,我自己不会写字,同修写好了我去寄,当时对邮寄信件管理的很严,都用仪器扫描,我们就把真相资料外面加一张空白的纸,折好了寄出去,就这样邮寄了一年。后来我又象以前一样发真相资料。我讲真相的方式主要是发资料、做粘贴,这些年一直坚持做。后来又增加了用手机打语音电话讲真相,现在也一直做着。

我发真相资料,从来不知害怕,直到现在也不怕,觉的自己做的是正事,师父时刻就在我身边。我每次出去发放真相资料时,都给师父上香、磕头,把资料捧在手里,请求师父加持这些真相资料能顺利到达有缘人手中。还跟真相资料沟通说:真相资料呀,你们都听见了吗,师父会加持你们,让有缘人、好人都能看见你们,你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会得福报,遇到灾难会有神佛保佑;你们协助我,我放资料时,任何生命都看不到我,我离开后让有缘人都能看见你们,告诉他们退出中共恶党就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同时求师父加持我,任何人都看不到我,大法弟子所到之处,邪恶全灭,求正法神保护我,我是神,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二零一五年,随着正法進程推進,我也实名起诉了江泽民。没过多久,就有三个警察来我家里,拿着相机想拍照。我说不许在我家拍照,他就放下了,问我是否写控告信,告国家领导人了。我就说告了,江泽民迫害我们,我不该告他吗?要不是他发动迫害,也许丈夫还死不了呢?!我的身体也是被这场迫害搞的,都快不行了,要是不修炼,早不在世了,我控告他不应该吗?过了一会他们就走了。后来又让我儿子带着我去派出所一趟,说如果不去,儿子的工作就没了,我就跟儿子一起去了。到了派出所,他们问我谁帮我写的控告信,我说一个朋友,他们问是谁,我说:不能告诉你们,如果你的朋友帮你做了好事,你能出卖朋友吗?他们又问我谁帮我邮寄的信,我说另一个朋友帮我写的信封,我自己邮的。我就问他们,控告江泽民犯什么法了?又跟他们讲真相,他们就让我回家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底,我骑着三轮车跟一个同修出去,在大马路上被一辆轿车给撞了。那车开的很快,我当时就从三轮车上掉下来了,坐在地上,一只脚被撞的很厉害,当时就想求师父救我,我没事。这时车上下来一个女司机和一个坐车的女子,说是着急上班,问我能起来吗。我说能,就慢慢站起来了。同修也鼓励我说没事,又跟她们说,你们今天遇到好人了,我们都是炼法轮功的,不会讹你们的。我们就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告诉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会得福报,遇到灾难会有神佛保佑。她们说记住了,我们就走了。

到了同修家,学法一直双盘着腿,以前盘一小时就坚持不了,那天越坐越舒服。学完法回家,也是自己坚持着上的楼。到了家里就给师父磕头,今天如果没有师父保护,后果不堪设想,八十岁的人了,被汽车撞了,要是常人也许早没命了。我从心里感激师父,师父为我承受太多,给我的太多了。

这些年师父一直呵护、保护着我走到了今天,无法用人的语言表达我的感恩之心,感谢师父救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