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协调人中整体提高

更新时间: 2018年05月0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妻子同修C是当地的主要协调人,虽被两次劳教、遭受电击酷刑,但对师对法的正信始终不变。在协调工作中,她对讲真相救人的事看的比较重,经常独自或与同修一起去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

去年七月二十二日午夜,我正在发零点的正念,门铃响了。打开门進来的是与C去农村做真相的三位同修。他们说出了点事,C姐和Z被绑架了,现在需要把东西转移出去,另两个同修也马上过来。我们立即动手,把我家的东西收拾完毕,又去告诉Z的女儿,并把她家的有关物品带出来。

一、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我们相约早上七点去派出所要人。凌晨五时许得到一点化:不能急着去要人。发完六点的正念,我就去L同修家,说那边的情况我们不了解,今天上午不能贸然行动。相约的那三位同修随后也过来了。P同修说,刚才与Z的女儿联系了,说Z正在回来的路上。

原来她俩被绑架后,直接关押到派出所。凌晨二时许,她们发正念让警察睡着,就从厕所的窗子往外出。C先跳出去,落地的声音惊醒了看管人员,他们就追过去。看管Z的警察也向大门口跑去,Z顺势跟在他后面跑出去,然后躲在深水渠里,正念摆脱警察的搜寻,终于与家人取得联系,被安全接回来。

下午,L等同修去了解C的情况,得知她已不在派出所。次日早晨,我从公安系统内部得到确切消息:她已被刑拘,关押在市看守所。

多方面的迹象表明,恶人正在编造加重迫害C的“材料”,企图按所谓“刑法三百条”走程序。中午,我给手机充电,打开后出现了拨打电话的界面,下面中间平时绿色底衬的话筒图标处,变成了红色底衬,显现出“紧急呼救”四个字。情况紧急,营救工作刻不容缓,我们必须在公安局的“侦察”阶段把邪恶的安排解体了,否则营救难度会加大。我立即着手起草C被非法刑拘的曝光材料,将涉事公安局局长、政委等副科以上官员和国保大队所有人员的电话号码附上,于当晚发给明慧网。并告诉国外熟悉的同修,尽快以慈悲救度的心态给那些公安人员讲真相,启迪他们的善心,抑制他们的魔性。

C被绑架后,始终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一直善意的给那些警察讲真相。起初派出所想讹诈两万元放人,被她拒绝。他们达不到目地,便上报国保大队。国保人员一看是C,立即带她去镇医院查体,她拒不配合。他们就给她戴上手铐带到公安局,密谋多时,企图重判。下午三时许,他们五个人带她去抄家。中途国保又叫了附近派出所的三个警察来帮忙。因为她出门时没带钥匙,我又不在家,他们進不了门,那国保就要叫专门开锁的人来撬锁。C正言道:你今天敢叫开锁的来撬锁,我今天就和你豁上!来帮忙的三个警察一看事不妙,赶紧说“俺还有事”,就走了。国保没敢强行撬锁。

C又被劫持到医院查体,她拒不配合,一步也不走。大热的天,四个警察抬着她累的浑身是汗。他们说:俺给你磕头行不?她说:不行!因为这是对我的迫害、你们是在犯罪,我要配合,你们的罪就更大。然后她被送進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她坚定一念:我是师父的弟子,负有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我有什么执着、漏,我会在法中归正,师父会帮我去掉;不管什么情况旧势力都不配迫害,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我必须出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请师父加持我。她拒绝干活、不背“监规”;坚持背法、炼功,长时间发正念除恶。到第三天开始绝食,一女副所长找她谈话,说她这是在对抗。她说:我这是在抵制迫害。女所长说:那你出了事我们不负责任。她说:你们有责任,因为我是在你们这里,你可以与送我進来的单位、人员联系,让他们知道我的情况。

二、向内找清除邪恶迫害的借口

如何加快对C的营救?同修们交流认为,她是协调人,而且是在集体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被绑架的,这不只是针对她一个人的迫害,而是对我们整体的迫害(邪恶就是想通过迫害她,在同修中制造一种恐怖气氛,干扰本地救人的事),每一个同修都在其中。“向内找”是师父赐予我们修炼人的一个法宝,不管遇到什么事,一用就灵。只要我们找准了那颗(些)心,观念转变了,去掉了,问题也就解决了。C被绑架,除了她自身的原因外,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都要找找是自己哪颗心导致了她的被迫害。

交流中,大家认识到:有些同修平时对C过分依赖。过不去的关、拿不准的事、病业魔难、相互间的摩擦、设备耗材等等,总是愿意找她商量解决。甚至外出做真相也喜欢叫她一起去,觉的这样安全、有主心骨;还有的同修,特别是新走出来的,不自觉的对她起了崇拜的心;与她一起去做真相的同修,还各自找到了欢喜心、显示心等。特别是那天晚上,都感觉做的很顺利,面对一大街乘凉的人,几个同修公开发资料、劝三退,就象回到了“七·二零”之前正常的洪法时期,安全意识全无,结果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同时大家还认识到,有些同修还存在的重形式、重数量、重做轻修甚至以做代修的问题。这都需要進行深入交流,让每一个同修都能认识到自身的执着,真正提高上来,消除旧势力迫害C的“借口”。

作为C的家人,我想她的出事与我也有直接关系。向内找发现:这些年来,我们一家人反复被邪恶迫害,除了给自己造成的身心伤害和经济损失外,也在亲朋好友、邻里之中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为了有一个相对安定的修炼环境,避免造成不应有的损失,我常常提醒她注意安全,总担心她安全意识淡薄的做事会给个人、家庭和整体带来麻烦。因她外出不按时回家又得不到信息,深夜里我曾多次收拾东西准备转移。这种阴影在我心头多年挥之不去,这掺杂着亲情和怕心的执着,不也是招致她被迫害的因素吗?

C自从被绑架后就不断的向内找。到了看守所,那些导致自己被迫害的人心执着越来越清晰:在到农村做真相救人这个项目上,下去的同修越来越多,做的数量越来越大,意识不到的好大喜功的心、欢喜心、显示心等越来越强,完全忘记了师父在安全问题上的多次教诲;过程中出现过多次险情,同修之间的也起了矛盾,甚至前不久一位年轻同修因此而被绑架关押,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以至于被邪恶钻了空子。这不仅造成自己被迫害,也把同修带到了危险的境地,给同修带来了麻烦,更让师父为自己多操了心。

我们深知,这是一场不容忽视的正邪大战,只有放下各种人心,共同发出纯正强大的正念,才能从根本上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彻底解体邪恶对C的迫害。为了使同修能够念力集中、强大,真正起到清除邪恶的作用,我们统一了发正念的内容和要求。整体正念的强大威力,使大量的邪恶被销毁。三天以后,有同修发正念时,天目中清晰的看到了C的面孔。在梦中,我清楚的看到很多蛇已被收在容器里,大多都已死去。

这次营救C,大家心态纯净,目标明确。没有怨言、没有为难、没有负面思维。只有一念:竭尽全力,营救C出魔窟。不少同修来问:我能(为营救)做什么?

L和X是一对夫妻同修,为了营救C,我去哪里,他俩就驾车陪我到哪里,不论白天夜晚、风雨酷暑;P同修执意拿出一万元,让我作为营救中可能出现的费用;Z同修拿来一部手机,新买了无记名电话卡,让我与人联系用;八十四岁的W约了一些同修,准备去要人;七十岁的H同修与人凑了几万元,要我为C请律师;还有些同修觉的我这段时间可能顾不上买菜做饭,给买来一些现成的。M同修给师父敬上香,泪流满面的求师父加持C,让她正念闯出来;J同修发正念时,一想C在里面受苦就泪流。有些同修给C发正念时,甚至发现了自己的分别心,就是给她发正念时格外用心,而对别人好象就没有这样投入。

三、把营救过程当成救人的契机

我们希望能尽快把C营救出来,但是我们并不执着于营救的结果,在这过程中能给有关人员讲了真相、救了人或者为最终救人做了铺垫、打了基础才是真正的目地。在这样的基点上,我们的心里更加坦然,我也超越了为亲情而营救的局限。

我们整理了《致(当地)公检法人员的一封信》、《新闻出版总署废除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等相关资料,向有关部门单位、镇村大量邮寄,也与各类真相小册子、传单配在一起有针对性的发放。

C被关進看守所的第一个星期三,我与同修去给她送衣物,不料凡属進了看守所的,都不让见面,也不让留下任何物品,只能给其存些钱。我去在围墙上开出的窗口存钱。收钱的警察一听到我的名字,就说:你不是在这镇上工作过的谁吗?(二十多年前,我曾是这看守所所在镇的主要负责人)我说:是啊。他说:你怎么这么年轻啊?我说:我不是炼法轮功吗?他说:啊呀,你的身体可真好。我就顺势给他讲真相。从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做好人、强身健体于国于民都有利,讲到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国务院办公厅和公安部公布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新闻出版总署废除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迫害法轮功纯属违宪违法,再到迫害法轮功的凶手恶棍周永康等一大批高官落马遭报,中共大小官员全面腐败,招致天怒人怨,天灭中共,两亿八千万人退出党团队。讲了足有十五分钟。他虽然顾及身份、饭碗没有三退,但答应善待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以至于C出来后,我们再到看守所想给为她提供过生活用品的四个人存些钱时,他一口一个“老大哥、老大姐 ”的叫着说:她们账上都有钱,多的好几千哩,你不用给她们存,你是老大姐,在这个时候她们帮帮你还不应该吗?执意不让给她们存,并恳切的说,我可以把你这个心意转达给她们,我每天都到里面去,你要不放心,我现在就去告诉她们,说老大姐要给你们存钱,我给挡住了。

大法弟子的事不能依靠常人,但我们可以通过他们了解邪恶的图谋和案情進展,如果他们能帮忙,就是选择了善良;即使不能帮忙,我们也可以借此讲了真相。晚上,我去找公安系统的S。他属于局里中层领导,因年龄原因已是二线。我给他讲,现政权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不愿意替江派背黑锅,在涉及法轮功的一些事情上逐步在解禁、放宽。比如取消劳教制度、承认十七年来对法轮功人员及家人有不公正的对待、解除对法轮功书籍的出版禁令等。现在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下层人员,都是还不明真相的江派残余势力,他们做的都是些害人害己的事,迟早要受到清算,周永康、李东生等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最后让他给那些管事的办案人员说一说,让他们给自己做点好事留条后路,别再把事情弄到公安局以外去(其实这时C已转入拘留所了)。第二天上午S来电话说:C的案子已由刑事拘留转为治安拘留,也就是说她被关押十五天就放人。

这期间,国外的同修对涉事公安局、国保人员讲真相的力度也很大,在C被关進看守所第三天的下午,去把她转入拘留所的那个国保对她说:你们可真厉害,国外的电话把我的手机都打爆了。其实不止是他的手机被打爆了,被曝了光的有关人员的手机都被打爆了。

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国内外同修密切配合,坚定的意志、强大的正念,大量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事情才有了这么快的转机。但是师父告诉我们:“邪恶不会变好,只会被清除;没清除之前它就会表现的,特别是在最后的垂死挣扎”[1]。为了防止邪恶再耍什么花招儿,我们一丝也没有懈怠,一如既往的加强发正念,不给邪恶任何喘息之机。

当初C一進看守所的监室,那些素不相识的“嫌疑人”就过来帮她,问这问那,拿吃拿喝送衣物,号头等人给她打扇子。她一看她们这种表现,觉的都有善心在,都是应该救度的人。她打消了即刻绝食反迫害的念头,天天给她们讲真相,劝退了两个,其他人也都听到了真相。转到拘留所后,她看到这边都是短期关押,一般三、五天,最多十五天就出去,人员進出比较频繁,正是救度她们的好机会,就不想再绝食。新進来的人,大都有些冤屈,而且是第一次到这种场所,又渴又饿又害怕,哭哭啼啼。C就第一个过去,帮她们找碗找饭吃,体贴安慰,并亮明自己的法轮功身份讲真相。她们感到了温暖,受到了保护,都很愿意跟她在一起。拘留所里环境比较宽松,可以随便進出各监室、包括电视室等。她走到哪里她们就跟到哪里,围着她听真相。到发正念的时候,她们就悄悄的到外边去,让她一人静静的发正念,发完后再回来。有些人开始跟她学炼功动作。在这里,她给二十多个人讲了真相,劝退了十二个。

C被非法关押的第二个星期三,几个老同修与我一起去看望她。不料我坐進车里,由于另外空间因素的干扰,车就是发动不起来了。最后我们只好叫修理人员来,把车弄到修理厂去,打的去了拘留所。见到C,我俩沟通了一下,认为另外空间的邪恶仍然虎视眈眈,发正念的力度决不能减弱,更不能掉以轻心。我嘱咐她出所时不要给他们签字,她说被绑架后从没签过任何字。C出所那天早晨,L和X两同修驾车与我去接她,刚到拘留所门口,就看见她从里边往外走。在门岗上,她拒绝了看守要她签字的要求,从容出所。

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保护下,营救C的过程变成了我们人人向内找提高心性的过程、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国内外大法弟子密切配合的过程和发出强大正念解体邪恶迫害的过程。共同的正念正行,把原本不好的事情变成了好事,同修整体上更加成熟、更加理智、更加精進。然而我们深知,这一切都是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赐予和鼓励啊。

感恩师尊!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