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善良妇女遭三年劳教、六年冤狱迫害

更新: 2018年06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吴玉珍因修炼法轮大法挽救了家庭,股骨头坏死、肾结石等疾病全部消失。可是这样好的功法被中共打压,她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让百姓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却被黑嘴子劳教所迫害三年,被非法判刑六年,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受折磨。

大法挽救了她的家庭

吴玉珍,女,今年五十多岁,家住吉林市昌邑区东局子。一九九七年,吴玉珍一身疾病,患有的股骨头坏死、顽固性皮肤病、肾结石等,和丈夫不和,正准备和丈夫离婚时,经人介绍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炼功之后,原来患有的股骨头坏死,顽固性皮肤病、肾结石等疾病全部消失,濒临破裂的家庭又重新和好,大法给了吴玉珍第二次生命,也挽救了吴玉珍的家庭。

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劳教三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当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造谣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时,吴玉珍怎么也想不通法轮大法能使人身心健康、道德回升,政府这不是造假吗?自己不能坐视不管,一九九九年的十月,吴玉珍和几个学员一起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

吴玉珍被带到驻京办事处两天后,被吉林市莲花街派出所接回,十五天之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

到了劳教所,吴玉珍被分到二小队,三、四个帮教围着吴玉珍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对吴玉珍洗脑。从早上四点一直到晚上十二点,不让睡觉,用一天不“转化”加刑一天恐吓吴玉珍,这种精神迫害一直持续了一个月。

当时,吴玉珍想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违心的在所谓的“转化书”上签了字。第二天,狱警看到吴玉珍痛苦的表情,当即找到吴玉珍问她为什么不高兴?吴玉珍堂堂正正的告诉她自己“转化”是错的。

后来,大队长刘连英让刑事犯统计对大法还坚定的学员名单时,吴玉珍又再一次郑重声明,自己没“转化”,恰巧被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听到,刘连英认为吴玉珍这种行为影响了新来的学员,把吴玉珍和另一位坚定的学员叫到管教室,左右开弓的打吴玉珍的嘴巴子,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吴玉珍的腿,吴玉珍的腿当时就被踢青。

从此以后,吴玉珍和其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分配去干最重的活,扛页子包、挑豆子,致使个头不到一米五的吴玉珍两个月流血不止,并且不让家属接见。由于不配合“转化”,吴玉珍被加期两个月,二零零三年回到家里。

再遭绑架 丈夫也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吴玉珍因悬挂“法轮大法好”条幅,被警察跟踪,在上班的路上,被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和东局派出所绑架,劫持到东局派出所。因吴玉珍不配合他们,昌邑区公安分局局长都兴泽拽着吴玉珍的围巾就往派出所里拖,吴玉珍被勒的几乎窒息。

然后,东局派出所所长韩东飞又带着警察杨德兴、恶警都兴泽,和另外几个警察非法抄了吴玉珍的家。

吴玉珍的丈夫以捡破烂维持生活,供两个孩子上中学,生活很困难,当恶警们破门而入后,一看家里,除了破烂,没值钱物,就把吴玉珍的丈夫连打几个耳光,而且连踢带打,后吴玉珍的丈夫也被绑架到东局子派出所,又遭一顿毒打。

吴玉珍的丈夫虽然不修炼法轮大法,但对大法有善念,知道大法好,家中生活困难,负担重,从无怨言,平时捡不到东西时,干别人干不了的累活脏活。有一次,他帮工地抽钢筋,用大锤砸水泥桩子,不小心大锤砸在自己腿上,当时鲜血直流,他当时就喊法轮大法好,用布包上,也没看,照常工作,血也不流了,几天就好了,骨头筋什么也没坏,他更信大法好、神奇。

吴玉珍的丈夫一直支持吴玉珍做证实法的事,东局子派出所恶警把他打那样,他还给恶警讲真相,说吴玉珍以前身体不好,多种疾病,没钱医治,炼法轮功全炼好了。他告诉恶警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吧,你们这样做,是对你们自己不好啊,我们全家都受益了,全家人身体都好。

他说:我捡破烂,有时供不上温饱,屋子里因交不起供热费,暖气给拆了,没有了暖气,冬天屋里很冷,但是心里却很热,因吴玉珍炼功病全好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们全家身体也好,而且知道法轮大法好,就有好未来。恶警没办法,只好放了他。

在派出所、看守所遭毒打

在派出所,警察把吴玉珍铐在暖气管子上非法审问,吴玉珍不配合,都兴泽一边打着吴玉珍的嘴巴子,一边叫嚣:我就是被你们上恶人榜的都兴泽。后又连夜把吴玉珍劫持到吉林市北极看守所。

看守所的条件非常恶劣,吴玉珍依然坚持炼功、发正念。后来,吴玉珍开始绝食反迫害,要求无条件释放。

七天后,看守所姓边的女狱警带着三、四个在押犯人把吴玉珍叫到走廊,强行按倒在地,开始灌食迫害,灌的是玉米面掺大量食盐。

在一次野蛮灌食时,吴玉珍看到警察用来迫害另一个绝食学员用的一大盆玉米面,为了不再让其他学员受迫害,吴玉珍一脚将玉米面踢翻,身体虚弱的吴玉珍当时就被姓边女狱警毒打。这种灌食迫害持续了一个月。

吉林省女子监狱冤狱六年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七日上午,即七个月后,吴玉珍被吉林市昌邑区法院冤判六年,于二零零五年,被劫持到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到了监狱之后,首先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就是所谓的身体检查,抽血化验。黑嘴子女监的所谓教育监区更是狱中之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当时在教育监区当队长的曹洪,经常唆使犹大帮教和狠毒的刑事犯包夹,利用各种酷刑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吴玉珍直接被刑事犯包夹带到教育监区活动室的大课堂,强迫听犹大赵桂凤、马也驰污蔑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歪理邪说。

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直到晚上十二点才让睡觉,整天坐在小板凳上,由帮教赵桂凤和马也驰洗脑,稍有反驳,就拿上抻刑之后还要骂师父、骂大法的话来恐吓,后来又被逼迫做奴工,然后,再被强迫上所谓的大课、写污蔑大法和师父的作业。

二零零六年,因“传经文事件”,吴玉珍又被体罚一周。

二零零七年,曹洪又唆使犹大赵桂凤、马也驰、胡杰对学员们“反省”精神迫害,目的是让学员们从内心彻底脱离大法,犹大胡杰知道吴玉珍的内心没脱离大法,天天逼迫吴玉珍写“反省”,但无论怎么写,都达不到它们所谓的标准,吴玉珍感到严重精神摧残。在极度的高压下,吴玉珍出现了甲亢、肾结石、小便失禁脱发等症状,住院十一天,使本来经济不宽裕的吴玉珍在经济上又蒙受损失,使本来就矮小的吴玉珍被折磨的骨瘦如柴。

二零零九年,吴玉珍终于离开了这个黑窝,回到了家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