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教我做好人

更新时间: 2018年06月2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九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是一身病:脑梗塞、头晕、头疼、风湿病、胆囊炎、痔疮、胃疼、神经衰弱、经常感冒咽喉疼痛,大病小病接连不断,全身无力,吃药如吃饭,可哪种病也没见好,还越来越重,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艰难度日。

一九九六年弟弟通过学炼法轮功,仅仅两天时间他十年的类风湿、淋巴癌症状就消失了。我从弟弟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于是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炼。修炼后不久,我也变的无病一身轻,真正体验到了没有病的滋味。从此,我坚定了修炼法轮大法的意志,并心生一念:这么好的功法,别人都不炼了,我也要修炼下去。

一、正念闯过病业关

一次我的痔疮病突然发作。修炼前我一直吃药治它,还做过手术,可它仍然会复发,有时症状还挺重。这次发作一连三天无法方便,便不出来,每次便都是一堆血,疼痛难忍,坐卧不安。于是我就空腹吃香蕉,又买来一些玉米花。这时女儿来了。女儿也是修炼人,她对我说:“妈,你说它是不是病啊?”我突然明白了,说:“不是病。”“不是病你买这个吃干啥?”女儿的这句话提醒了我,我知道自己错了,这是常人的思维、常人的行为。既然不是病,我怕啥呀!于是我就坐床上打坐炼静功。炼了一小时。第四天情况还没有好转,我想我是大法修炼人,怕什么?就到卫生间去了,结果不费劲就便了下来,只是带点血。第五天痔疮不见了,一切恢复正常,从此,痔疮病彻底好了。

我在给大法书改字期间,腰部放射性的疼痛使我根本站不起来,想站起来就得一条腿先跪下,两手扶着或拽着东西才能起来,起来后腰弯成九十度,再慢慢直起来走路。

一天,我腰疼的实在受不了了,但我坚持改字,忽然在头上方出现一行字:“死都不怕,还怕疼!”一想对呀,死我都不怕,还怕疼吗?我不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想到此我一下就站了起来,直着腰往前走。

真是“正念显神威”[1]!我就这么摆脱了腰疼这个病魔。

二、大法救了老伴儿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老伴儿出了车祸,造成脑出血和多处骨折,住院治疗了四十天。出院时,老伴儿不认识人,生活不能自理,近似植物人状态。

这次车祸仅医疗费就花掉了六万元,加上其它费用,一共花掉了十二万元。回家后又雇请了一个人帮我照顾他。待他自己能起来后由我照顾他。

和肇事主结账时,我们只要了六万元医疗费。可他仍不想负担。我想,车主是农民,收入微薄,医疗费不给就不给吧。师父让我们做事要先考虑别人,要为别人着想,我是大法弟子要听师父的话,于是我不再和车主计较了,那笔医疗费也没再向他要。

不修炼的孩子,都说不行,几次要去法院告他。我好说歹说才拦住了他们。我劝孩子们:“我们遭不幸了,就不要再给别人带来不幸了。这几万元谁也不许再去要了。”

因为我有正念,所以师父帮助了我,最后孩子们终于接受了我的意见。

我修大法老伴儿也受益,车祸后他完全康复,头脑思维正常,生活也能自理了。一天,他深有感触的对我说:“李大师对我有恩啊!李大师救了我的命!”说完他哭了。接着又说:“我支持你修炼,我佩服法轮大法。”我知道这是他发自肺腑的心声,而在这之前他对我并不理解,甚至反对我修炼。

一天,老伴儿洗澡时不小心摔倒不省人事。我当时没有害怕,心想:“没事。”我把他喊醒后扶到床上。查看一下,哪儿也没摔坏。可不一会儿,状态又不对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先张着嘴喘气,瞬间没气了,昏死过去。我想,不能让他就这样结束一生,大法一定能救他,我就赶紧在他的耳边不停的念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很快他缓过气来,我忙让他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他很快醒了过来,脱离了危险。女儿劝他退党,他想了想大声说:“我退!”

三、师父给了我一个完整的家

我和老伴儿结婚后两地生活。当年他在外边找女人,根本不管我和两个孩子,他往家里寄的钱很少,对妻儿不负责任。我们娘仨没有房子住,常年住在自己搭的防震棚里。里面非常湿潮,夏天热的呼吸都困难,冬天冷的滴水成冰。我自己带两个孩子过日子,大事小情都得我一人跑,还得上班。我的工资低,每月生活费不够用,就得向同事借,时间长了还没钱还,就去跟其他同事借钱还这个同事的债,等开工资后再继续还。

我是个争强好胜的人,无论生活多么艰难,我都要干好本职工作。几十年工作中,我年年被评为优秀教师。

由于常年劳累,退休后我的身体垮了。这时老伴儿提出离婚,我知道他另有新欢,但为了两个孩子,我不能让这个家破碎,我就一直想如何正确对待这件事情,想办法维持着这个看似完整的家。从表面看,孩子虽没有缺爹少娘,可我的心里非常悲观,对老伴儿非常失望。我在心里默默的抱怨他,夫妻之间产生了一道深深的鸿沟。

修炼大法后,师尊博大精深的法理让我懂得了很多天理,于是我处处善待他,感化他。我从法理中悟到,我和老伴儿之间的恩怨肯定是有历史上的因缘关系的,知道自己受的苦遭的罪是还以前欠他的债。这样渐渐我的心里平衡了。

可是无论我对他多么好,我们在生活上还是格格不入。他的退休金只顾自己大吃二喝,就是不管这个家,我为家购房欠了几万元的债,他不闻不问,好象根本和他没有一点关系。他的所作所为气得两个孩子都让我和他分手。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必须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我要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不能离异,无论旁观者看着怎么不公,我自己的心里得平衡,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我要善待他,还清我前生前世欠下的债。这就是让我修的。

老伴儿出车祸后,我处处为他着想,顿顿给他做好吃的,让他吃到可口的饭菜,我精心的照顾他,堪称体贴入微。在我的正念之场的作用下,在我从法中修出的慈悲的感召下,老伴儿终于变了。现在他支持我修大法,支持我讲法轮功真相。孩子们也开始尊重他了。

不失不得。为别人做其实就是在为自己做。这期间我最大的收获是老伴帮我修去了怨恨心和气恨心。

如今,我们已是耄耋之年,夫妻之间和和睦睦,相敬如宾。我高兴,老伴儿高兴,孩子看着更高兴。正如师父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2],法轮大法赋予了我们一个完整的家庭,是伟大的师尊教导我做好人的结果。

我们全家感谢伟大的师尊!感谢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新年问候〉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