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农村大法弟子,得法时二十岁。因家境困难,母亲病重,不能做家务,我十三岁就不能读书了,在家负担所有的家务,种地、喂猪,做饭等等,整天没有闲息的时候,还经常挨父亲的斥骂,生活苦不堪言。那时总有轻生的念头,有一次,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下半辈子就好了,就这唯一的期望使我活了下来。

一九九六年我母亲病情更加严重,多种疾病合并综合症,一年晕死过去三次,到医院就说治不了了,就在死神降临之时,我家一位亲戚拿来一本《转法轮》,妈妈看了就觉的好,自己就请了一本看,看完后照着书上的心性要求去做了,就觉的身体好转,妈妈就把家里所有的药全扔了。三个月左右,妈妈的病全好了,家务活全能干了,还能上山砍柴,上街卖菜了,成了一个健康的人。

全家人惊喜万分,感叹大法的神奇!看到妈妈的变化,又听说能去天国世界,我决心也要学大法,脱离这个苦难的世界,可是怕爸爸不让我学,我就想找个对象离开家去学,想完就有人介绍成亲,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

得法后,我的人生观彻底改变了,明白了人生的意义,返本归真。我不再迷茫,学法、炼功、修心性,那时我就想一修到底。

一、去北京证实法

但万万没料到得法不到半年,江泽民一意孤行开始迫害、打压法轮功。那时我刚结婚不久,非常不理解这么好的法为什么不让学?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和炼功点二十多名同修一起去省城上访,到省城看到很多炼法轮功的人去上访,路两边都是警察和警车,警车上播放着攻击大法的污言浊语,不让炼法轮功的人靠前,没机会说话,晚上在火车站蹲了一宿,总有警察过来搜查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试图抓人。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带着仅有的四百元钱和一个金戒指,给家里写了一个留言就走了,因我从没出过门,几经周折找到了北京天安门!我看到都是着装的警察排着队伍,隔五、六十米就有一个方阵,到处还有巡逻的警察,还有排着大长队的旅游团,有中国人、有外国人,黑皮肤、白皮肤、黄皮肤的,这时我掏出自己带来的“法轮大法好”的黄色条幅,打开条幅迎面穿过多个旅游团的队伍,喊着“法轮大法好!”路过此处的旅游团的人目光都集中到我这,也不听旅游团导游的解说了。

绕天安门广场一圈,自己当时觉的做的还不够,再喊一圈,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就继续穿过旅游的队伍喊,当又绕广场半圈时,有游人向警察举报了,说就是她喊的!这时一个高个子警察直奔我跑来一把把我抓住,我心里求师父帮我,这时上来很多人把我和警察围上,问警察这事那事的。我被拉到崇文区派岀所。

到了派岀所,警察搜身后把我送到一个带铁栏杆的屋子里,警察在外,我在里,一个警察说,你要是大法弟子,你就背段法听听,我就给他背师父的《论语》和《法正人间预》,心想让他们不要对大法犯罪,这个警察听完后什么也没说,就走了。这时我看到一个透明蓝色的很大的大法轮在我左前方旋转,不是这个空间的颜色,漂亮极了,这个大法轮整天没离开我,弟子无比感谢师尊的加持和鼓励!

在这派出所里呆了一天不让吃东西,不让上厕所,一直逼问家住址,我不说,一个男警察举起左手狠狠的打我的右脸,我没动心,然后我自然的就把左脸伸过去给他,他当时就把手放下不打了,也不追问了,我就想不能说,说了他们就得把我送回去迫害,当地公安和他们就都造业了。然后就把我送進一个小屋,又一宿没吃没喝没上厕所。这天北京下着大雪,天气很冷。我一个人在这小屋的水泥地上坐了一宿,开着窗户,刮着冷风,但我知道慈悲的师父一直在我身边,不怕不喝也不饿,觉的身上暖和和的。

因没说住址,第三天把我送到北京崇文区看守所,脱光衣服搜身,让我洗冷水澡,这时一个刑事犯管事的人说,她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她能受得了吗?别洗了。其中一个刑事犯说,你告诉我你家的住址,我说不能告诉你,要让别人知道了,她们告诉警察了,该给你施加压力了。到看守所第四天,我绝食要求无罪释放,看守所给我迫害性灌食,鼻子插上有食指粗的管子,鼻子插岀了血,然后灌盐水,口干舌燥,非常痛苦。医务人员问,你炼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说原来我有严重心脏病,心跳一分钟126次,大法让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学大法后身心受益。

我绝食到二十天左右,警察给我戴上手铐,把我带到一个看不到外边的车里,拉到北京天坛医院。医院的大夫问警察:又是法轮功(学员)?这说明在我去之前带去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医务人员拿岀一个小盒,让我化验尿,因我来月经一个月未走,尿都是黄色的。因绝食二十多天,当时身体非常虚弱,化验后又给我送回看守所。

两天后,非法提审我,我还是不说住址,他问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继续炼,他说明天要放你,我给你搞点钱去。第二天,他说给你搞了五十元钱,他说也不知你的地址,这个警察给我拿来一筒饼干,说回去别吃硬东西,别吃大米饭。然后开车把我送到客运站,给我买了五十元钱的车票,这距离我家还很远,上车后一路师父看护,我回到了家。

二、同化真、善、忍,化解家庭魔难

从北京回到家后,又陷入家庭魔难中,家中公公、婆婆、大姑姐一家三口,还有小叔子住一处房子。我们一家三口住一处房子,共九口人,二处平房,在一起吃饭,住上下院。从北京回来后家人不让我外岀,不给我一分钱,因我没有工作,还得带孩子,还得负担很多家务。

我丈夫上班挣钱全交给婆婆,我扎头的皮筋套已经折了,接好几节了,有一次我和丈夫说,你给我一块钱,我要买个系头的皮筋套,他都没给。每天我边看孩子边做九口人的饭,冬天天很冷,天不亮就得去下院点火做饭,屋子暖和了,他们起床吃饭,然后我再回我家点火烧炕。多年来几乎都是我烧火做饭,有时还达不到她们满意,最不好伺候的是大姑姐,总是挑我做菜咸了淡了的,经常给我耍脸看。大姑姐和婆婆家供狐黄,给人看病,有时控制人在干扰我做三件事。在我为难时想起师父和法,在师父的加持下都能正念走过来。

有一次过大年,我突然间高烧不退,头疼,全身无力。躺在炕上起不来,我老公公到我家来,开门生气的说,又不打针,又不吃药的,啥时能好,家里活都谁干?你婆婆还难受呢,还得给你看孩子。听到后,我躺在炕上想,公公说的对,婆婆也不容易,我一定得起来,把孩子接回来,让婆婆休息。这时婆婆拿两个冻柿子问我吃不吃,我挣扎着坐起来,当时冷的全身发抖,我说吃。不承认旧势力迫害,我慢慢的吃完冻柿子,过一会不冷了,浑身也轻松了,起身去婆婆家接孩子。

十几年来,在这个九口之家中,我真的遇到了各种各样的矛盾,有激烈冤枉时,心里过不去、不舒服时,我就跟师父说我一定过去,然后就在心中一遍遍默念“真、善、忍!真、善、忍……”其它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就觉的那个不好的物质刷一下没了,过去后觉得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二零零五年,婆婆得了胃癌,我对她精心照顾,给她讲大法真相,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婆婆胃癌好了,至今已经十二年了,身体一直很健康。开始最能刁难我的大姑姐,我经常发正念,清理她身上带的不好的东西,不允许利用她们干扰我做三件事。后来大姑姐把供的狐黄都送走了。

小叔子结婚后,婆婆经常说小儿媳不好,生她的气,大姑姐劝婆婆说,谁能和你大儿媳妇比呢?我们谁也做不到。是大法给了我向内找的法宝,使我能同化大法真善忍!稳定的做好三件事,救众生。

三、建立家庭资料点、散发真相资料

我家住的这个二千多户人家的小镇,九八年就有近百人修炼法轮功,九九年江迫害法轮功后,有十几个同修去北京上访,回来后均受到各种干扰与被迫害,这个小镇迫害法轮功学员很严重,有的同修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多数被迫害流离失所。在师尊的保护下,我一直没有暴露身份,当地警察都不知道我炼法轮功,没有外来骚扰,给我做好三件事开辟了环境。

到了二零零九年能岀来讲真相,发资料的只有我和另一名同修,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当时资料都在外地取。孩子很小时我就抱着孩子白天岀去发资料,讲真相,无论家庭关怎么难过,怎么看管,我都没间断过。孩子大一点时,也跟着我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写法轮大法好!

二零零九年,我想我要自己做资料,就这样一想,丈夫就买了一台电脑。我做了双系统,同修教我上网下载,打印。因我和丈夫用一个电脑,又不能让他知道,做资料难度就很大,每天都得晚上九、十点钟做资料,经常做到后半宿,打印机岀现毛病,还不能在家修,就拿同修家去修,我求师父帮助,要再买一台新的,同修就给我送一台,我换了个新打印头,这样,我和另一同修配合,我俩开始自己做资料,自己发,自给自足,一个月把全镇发一遍,还到镇外各农村去发。有时到偏辟的农村发真相资料,路途远,山间小土路坑坑洼洼的,晚上进去回来时因天黑没路灯,有时就走丢了。

有一次,我俩去一个偏辟的山村,这个山村几乎没人送过真相资料,同修去过一次被人给撵了,险些岀事。那个山村小路都是上坡路,我和同修为了不落下每一户人家,就走到最里头往岀发,大概发十多户时,一家男青年跑出来追我俩,跑的很快,我在心里发正念,谁也不配动我们,不允许利用众生干扰我们救众生。我们边发正念,边不慌不忙的往前走,他跑到我们身后几乎快撞上我们的时候,他忽然就停下来了,自言自语的说,我怎么跑这么快,看看我俩什么也没说。我们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在正念作用下,邪恶解体了。他走后,我俩又开始发资料,一家家,一户户,心想让众生都得救!就这样从晚上五点一直走到第二天早晨五点多,才回家,虽然很累心里却甜甜的。

二零一六年,因丈夫工作关系,和孩子上高中,我丈夫在邻市买了楼房。我丈夫在我身上也看到了大法的伟大和神奇。我丈夫是司机,从我做资料后丈夫的工资就都交给我支配了,丈夫工资逐年增长,上个月开了将近一万元,在我市工资也是很高的。

大法改变了我的命运,重塑了我的心灵,也给我家人和亲朋好友带来了无尽的福份。我还有很多没修好的地方,今后自己要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救度更多的众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