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大法 五次走过生死大关

更新: 2018年06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我住在吉林省一个小村镇,女,七十八岁,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是信佛教的。一九九六年腊月十六,我喜得《转法轮》一书,三天晚上通读一遍,悟明天机:法轮大法是真正来度人的正法大道,我坚定的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二十一年了,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心坚如磐石。

师父说:“多少人间乱事 历经重重恩怨 心恶业大无望 大法尽解渊源”[1];“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

在恶党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的十九年中,我被中共绑架十几次,在非法关押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的迫害中,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在伟大师尊的慈悲保护下,我没有留下任何污点,都正念的闯过来了。

下面我把最难忘的几次夺命大关写出来,与同修交流。这几次生死大关,在师尊的慈悲保护、加持、点悟中,我一步步的闯过来了,是大法的神迹在我身上展现。

夺命的车祸 八天闯过生死大关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七日,我上街买菜,在回家的路上,走到离家还有三十米的时候,由东向西疾驶过来一辆摩托车,当时就撞在我的左前胸上,车轮将我托起,然后摔在马路上。怎么撞的?我不知道,只觉的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向内旋转,向高空飘去,身体周围暖暖的,非常舒服,没有死亡之感,更没有痛苦的感觉,飘着飘着,突然停住了,我抬头向上一看,头上有三个法轮排成一行,中间的大,挡住了我往上飘,我只觉的忽悠一下,身体落到地上,我睁眼一看,躺在医院病床上。

同修说:你被车撞了。我想动一下,但动不了,我只说了一句话: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讹人,就又昏过去了。医生对我抢救,上嘴唇里外缝合好,口、鼻出血全止住了。我再次醒来,动不了,我感到伤太重了,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后事处理不要讹人,又昏过去了。此时,四肢往一起抽,医生说:伤太重了,上市医院吧。

到市医院抢救、拍片,说是脑震荡,伤太重,让回本镇医院观察治疗,又返回本镇医院。一夜我在昏迷中过去,一位同修护理我。第二天醒来了,但动不了。左边脸摔在马路上,已经变成黑色,左眼球突出,眼内存血,一口牙全都摔松动了,左胸骨骨折,身体流血过多,医生要给我输血,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输血。这样在昏迷中过去了三天,渐渐清醒了,每天靠小细管吸点奶,只要清醒时,我就背恩师的经文和《论语》,八天后,上嘴唇拆线,伤口全好了,十二天就出院了。回家后我天天学法、炼功,回家一个星期后,左胸骨折也不痛了。

当时我是六十岁的孤身老太太,小时候给我算命批的八字说我只能活六十岁。如果我不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生命就此结束了。但是我修炼法轮大法后,师父把我的生命延续了,我活过来了,身体没有留下一点点车祸的后遗症,这就是法轮大法创造的人间奇迹!恩师说:“炼功人他的一生是经过改变的,手像、面像、生辰八字,和身体所带的信息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2]。是恩师给了我新的生命。一个月后,我依法進京上访,被绑架入狱关押。

再遭车祸

二零零零年三月三十一日,第三次出狱后,在家收拾院内荒草,路过大道倒垃圾时,从西向东疾驶来一台摩托车,当时,在垃圾堆旁,把我撞倒了。左腿坐骨被撞伤,头左侧倒地时,磕在石头上,出血了,周围人把肇事人抓住,要打车上医院,我忍痛站起来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讹人,让他走吧。但头伤口往出流血,就找个私人诊所把头上伤口包好,把肇事者放走了,自己再回家天天学法、炼功。这是恩师给我第二次生命。

师父保护 劳教所拒收

第二次车祸,在家养伤才十天,二零零零年四月九日市公安局又第四次绑架我入狱,非法劳教一年,关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经过劳教所医生检查,左腿坐骨伤严重,走路困难,头左侧受伤出血,包的药布粘在伤口上。劳教所拒收。在返回的路上,我想:我身受车伤这么重,如果被送進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能活着出来吗?我学大法的心坚如磐石,在恩师的保护下,我走出魔窟,这又是恩师给了我第三次生命。

走出魔窟

长春劳教所拒收后,本市公安局并没有放我回家,又送回本市继续关押,虽然车祸伤势严重,头上的伤口从来也没换过药,我天天背法、炼静功。因看守所的恶劣条件,我还睡在水泥地上,被褥又潮湿,右腿从大腿到脚脖,全长满了疥疮,奇痒无比,天天用水擦洗,让出血止痒,这样天天在痛苦中煎熬。

我一个孤身老太太无人管,就产生了轻生的念头,以绝食来结束生命,绝食两天后,吐痰带血,晚上梦中走到一座直插云天的高山上,满山是又高又大的桃树,桃树开着粉花,桃花漫天飞扬,我正在观看,从高处传来一个声音说:你现在才修出七、八个花瓣,死了也圆满不了,白修了,要修出十个花瓣时才能圆满,不能死呀!此时,我又忽忽悠悠回到了床上。

醒后,用法对照自己:两次车祸闯过来了,多次绑架、关押、劳教都闯过来了,就这样自灭自己,修佛的心哪去了?来世的使命哪去了?更对不起恩师的苦度、保护的大恩啊!我的命是师父一次又一次延续到现在,是让我救人、修圆满回天国的啊!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关!我信师、信法这颗心怎么能动摇呢?我要修炼如初,坚修大法到底。

第二天,我开始吃饭了,冲破魔难,天天学法、炼功,在狱中关押一百多天后,腿上、头上的伤全好了,行走自如了。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我被无条件释放了,这是恩师又给了我第四次生命。

一次吐血的经历

我家对面有一位比我小几岁的同修A,她也是一位老太太,A同修有两个儿子,一个儿媳和一个孙子。老伴去世后,靠镇政府给的低保费生活。我是一个中型工厂的车间主任,领导一百多人,退休后,有退休金,生活富裕,A同修三次提出和我一起居住,因A同修在关押、劳教时,写过“不炼功”和批判师父、大法的“决裂书”。其中有攻击师父和大法的言论,我对A同修有看法,我再三拒绝。这样我们之间有了矛盾。

二零零二年七月,我到A同修家里串门,正赶上一位男同修也在她家,A同修给我和那位男同修各倒一杯茶水,并只在我的茶水中放了一匙糖,当时我就把这杯茶水一口气喝下去,但是没有甜味。不到三分钟,我胃里搅劲的痛,因为离家近,我就急急忙忙往家里跑,一到家,就大口大口的吐,共吐了两次,全吐在脏水桶内,我也没看吐的是什么。

第三次,我走到屋外去吐,吐的是鲜红的血,见是血,我心中一惊,就马上跑回A同修家,问茶水中放的是什么?A同修一口咬定是糖,同时那位男同修也说是糖,就别问了,我说:我的胃好痛好痛啊!他俩谁也不说话。我只好回家了。我孤身一人,只有求师父了,多喝水往外吐,自己洗胃,因胃痛喝水吐,闹到下半夜,浑身无力,迷迷糊糊睡过去了。天亮了,我醒过来了,胃也不痛了,全身轻轻松松的,就是没劲。

后来和同修说起此事,同修说:这也许是前世你和A同修结过什么怨缘,师父用这种形式善解了,你的身体也净化了,心性也提高了,此次经历,在恩师的保护下,恩师又给了我第五次生命。

现在,我已经从内心深处解除了对A同修有看法的心,主动和她来往、交流,用慈悲心待她,共同精進,做到本地区同修整体大圆满,跟师父回家。

以上所述,全是我亲身经历,哪一次都可以要了我的命,我真的从心底升起对恩师无限的敬仰和深深的感恩,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信师、信法、敬师、敬法,修炼如初,做好在大法中承担的责任,多学法,学好法,向内找,做好三件事,按真、善、忍修自己。

十八年 大善大恶中土演
末劫终 善报恶报人自选
真善忍 中原大地复古风
谢恩师 法徒随师踏归程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解大劫〉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