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救我走出魔难

更新: 2018年06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今年过年我在儿子家呆了一星期,初七那天回到自己家,晚上感觉很累,心想:今晚不炼功了,早点休息,明早三点五十晨炼吧。当头往枕头上刚一躺,瞬间觉的天旋地转。不敢睁眼睛,感到床头朝下旋转起来,我知道是邪恶干扰,我没害怕,我对邪恶说:你想考验我吗?你不配!你想旋我吗?我用法轮旋你,把你旋的无影无踪,把你化成原始之气。我坐起来发了半个小时正念。

一、清除干扰去执着

之后向内找自己,从打年末发完真相台历以来就懈怠了,讲真相劝“三退”的人数也少了,以前每天下午出去面对面讲真相能劝退十几人、二十几人、还有三十几人,后来每天发十几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有时跟几个人讲真相,有时没讲就回家了。没抓紧师父用巨大承受延续来的宝贵时间多救人。

特别是年末又帮大儿子打扫卫生,洗洗涮涮的好几天,因为大儿子离婚了,是自己带孩子过。平时我也没时间去,过年了帮他收拾收拾,把我累的够呛。紧接着就是在小儿子家过年,又是好几天,半个月过去了,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几乎都没做。

向内找自己是对孩子的情重,因为孩子们从小与我相依为命,总是牵挂他们。被邪恶钻了空子。师父讲:“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1]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我深知肩负的使命重大。我决不能被儿女情拖住,一定放下这个情。做我该做的。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2]

从那以后经常在躺下或起床时还有轻微的眩晕的感觉,我只说一个灭字它就消失了。我也不把它当回事。该干啥干啥。

二、向内找去人心在法中归正

有一次我去看妹妹,她脑出血已经一年了,能拄棍走了,她儿子说她血压高必须每天吃降压药,她儿媳给她量血压高压一百八十,又给他儿子量,又给她自己量,外甥媳妇说我给你量量(我想起去年我儿媳量血压时要给我量,我说我年轻时血压是一百一,七十,结果量完还是高压一百一,低压七十,和年轻时一样。当时还不懂,听别人说:高压一百二十为正常。我以为血压一百一,七十是血压低)我随口说我血压低,一量高压一百六,我说你这血压计不好使,我从来血压都是一百一,七十。我当时就明白这是假相,是刚才那一念、人心不正招来的。

修炼人没有病,身体的每个细胞都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根本就不该量什么血压。我不承认它。

后来白天有时也有稍晕的感觉,想起师父讲:“身体是个小宇宙”[3]。我对自己身体小宇宙中所有的生命说:我是主,你们都得听我的,我要净化宇宙,所有的生命都必须在正法中归正,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一切变异的,败坏的,所有外来干扰,一切不正确状态马上消失,解体。说了两次,每次都感到不好的东西象下大雨点似的从身体直到小腿刷刷的往下去。

三、炼功,雷打不动

三月十六日晚上九点五十分我开始炼动,炼到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感到一股阴冷的凉气向我袭来,特别冷,吹的透心凉,同时伴有心脏难受,我知道这又是邪恶干扰,但思想中有一念、炼功雷打不动,就继续抱轮。同时发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不论我修的好与不好、有没有执著、有没有漏、我都会在大法中归正自己,我有我师父管,除了我师父之外,谁也不配考验我!除了我师父之外,谁也不配安排我!除了我对我师父立下的誓约之外,无论跟任何旧势力签没签过什么约,我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那一切,全盘否定旧势力,我和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我就走我师父为我安排的助师正法修炼之路!并请师尊加持弟子,就这样一直炼完第二套功法。

师父讲:“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4]。我盘腿立掌发正念,十多分钟邪恶消失。我继续发正念半小时。

四、这是旧势力干的

三月十四日发生这样一件事,有一位我很熟悉的、刚五十岁出头的女同修F,到我家来办点事,一進门就说外边风太大,感觉不舒服,有点迷糊,我请她坐下吃水果,她说她渴,我又给她拿杏仁露喝,这时别的同修也来了,十多分钟后她说她迷糊不敢动,我说这是假相不承认它,发正念清除它,我说完就念发正念口诀,这时她突然呕吐。吐了多次,又昏迷,我和在场的另外三位同修发正念清除她空间场的邪恶干扰,并求师父救她,又联系她家人,同时打一二零叫救护车送到医院,确诊是脑干出血,医生说:只能挺到天亮,如果進ICU抢救,能挺一星期,(直至写稿时也没醒过来,还在医院里)。同修们都知道这是旧势力干的。

早晨同修们分头通知周围的同修接力给在医院的F同修发正念,其中一同修在路上突然仰面摔倒摔的很重,她马上喊:师父救我,才没出事,我也是给F同修发正念时几次都有干扰,我就对邪恶说:你想干扰我帮F同修发正念吗?我就要帮她发正念,解体你,我们大法弟子是整体。

五、坚定正念,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

第三天晚上八点我正在发正念时邪恶又来干扰,大法弟子发正念本身就是除恶,这是什么东西敢在我炼功、发正念的时候来干扰呢?这一定是旧势干的,本来这几天心里就有些害怕,我不和孩子们同住,是自己住,对这次无形的干扰我心有些不稳,就打电话找来另外几位同修来帮我发正念。同修们发完正念邪恶也没退,但同修们感受不到,一位同修说:你不用怕,你这屋里啥也没有。另一位单身同修让我到她家住几天。说已经有一位那天在场的也是一个人独居的同修因为害怕在她家住呢,另外两同修也说害怕,我就随同修去了她家,给F同修发正念,学法,发完十二点正念,躺下也睡不着,心里知道不对,怎么能向外去求呢,怎么能绕道走呢?是害怕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时刻看护着弟子,怕什么?怕心不是我!晨炼后发完六点正念就回家了。

早晨给师父敬香,仰望师父法像,看师父面沉似水,我忙向师父磕头认错,师尊,弟子错了,弟子不应该躲,应该正念面对,闯关,虽然弟子不知道这魔难是什么因素,但是师父安排的弟子全都承受,旧势力安排的弟子全盘否定!不承认不接受,并正念清除。请师尊加持,弟子能行,一定正念闯关,求师尊保护弟子。从当天晚上开始每晚上六点以后,我每个整点都发正念半小时,然后学师父在各地讲法。直到十二点发完正念才睡。邪恶干扰时就连续发四十分钟或一小时正念,清晨三点五十炼功。上午学一讲《转法轮》再背一二段法,下午带十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到大街上面对面发,讲真相劝三退。该干啥干啥。

几乎是每晚七点以后邪恶都来干扰,先是每晚干扰一次,后来干扰二、三次,但是我一立掌发正念几分钟就消失,到二十天左右的时候,有几天是一个小时就干扰二、三次,说是干扰,其实就是旧势力安排来取命的,没有恩师的每分每秒保护,随时都会被邪恶夺走生命。每次邪恶来干扰,我发正念时师父都加持我,保护我,热流通透全身,整个身体被很强的能量围裹着。法轮在头上旋。那些邪恶动不了我,每晚邪恶消失后我都跪在师尊的法像前叩拜恩师救命之恩。感恩之心无以言表。

六、信师信法否定旧势力

我是闭着修的,一次发正念时,师父让我看到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進我家卫生间去了,我发完正念要去卫生间,当我快走到卫生间时,突然感到师父点悟我不要進卫生间,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安排来的,在这个时候讨债,索命来了,我转身回屋立掌发正念,头脑中打入一念,大法造就的生命,我知道是恩师点悟弟子。我对旧势力说:旧势力你们听着,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是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我的生命是我师父给予的,我不属于三界内的生命,不受三界内理的制约,我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的一切都交给我师父了,我师父说了算。谁也别想让我中途离开,我师父说:“正法期间弟子必须在正法结束后才能离去”[5]。除了我师父之外,谁也不配安排我,我就背:“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6]我就坚定不移的,完整而又圆满的走完我师父为我安排的助师正法修炼之路!直到正法结束,堂堂正正的跟我师父回家。然后我请师尊为弟子做主。

又加一念,在历史的長河中,在迷中,我曾经伤害过的生命你们听着:我就背师父的讲法:“宇宙在正法中,不干扰我证实法的,我也都可以给你们一个合理的安排,成为未来的生命;想善解的就离开我,到我的周围的环境中去等着;如果你真的无能力离开我的,也不要发挥任何作用干扰我,将来我能够圆满,我会善解你们;那些个完全不好的,还在干扰我的,按照标准不能留下的只能清除,我不清除你宇宙的法也不能留你。”[7]我又说我希望你们选择善解,同化大法记住法轮大法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发正念半小时然后学法 ,在这之后几天里,在我发正念时师父又让我看到一个男的和两个女的微笑着满意的走了。还看到一青年男子歪着脖子不服气,再后来看一中年男子也是不满。

七、恩师为弟子化解了魔难

有一天发完半夜十二点正念,刚睡一会儿, 就梦见一男子,一个意念打来,他是我父亲(早已去世)。天黑看不见脸,双掌对着我的双掌带着我往外走,它手冰凉,我想给它一杯热水喝就好了,这时师父立刻点醒我,我马上知道这是邪恶变着法儿来害我,是恩师又一次及时救了我,我马上发正念除恶。当二十天左右的时候,晚上一小时就有三、四次干扰,就象连续反扑,来势凶猛但发正念几分钟就消失了。从那以后这种情况就没有了,我知道这些索命的是慈悲伟大的恩师给善解了,化解了。

但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十点多我准备睡觉,突然心脏猛烈的急速的跳,伴有全身无力,非常难受,我盘坐立掌发正念并求师父救弟子,加持弟子,一直到发完十二点正念也不见好转,我想躺下睡一会,可是平躺侧躺都不行,心脏象敲鼓般的跳,我想:既然不能睡那我就炼功吧,便坐起来炼静功,炼到半小时就好些了,炼完静功,心脏就恢复正常了,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救了弟子。我跪拜在师父法像前对师父说:师尊,弟子是您的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弟子的生命是师尊您给予的,弟子坚定不移的走师尊安排的路,弟子决不承认旧势力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弟子是从根本上全盘否定旧势力,包括旧势力的本身弟子都不承认,弟子不怕死,但弟子不能死,弟子不能给大法抹黑,弟子有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责任,还有那么多众生没有得救,弟子还要去救人,请师尊再给弟子机会,弟子会珍惜师父给延续来的每一天,修好自己多救人。

第二天还是全身无力,不想吃饭我就强吃,上午去同修家小组学法,我家也是学法小组,每星期一次是白天。我就请附近同修每晚到我家学法二小时,七至九点每到整点发正念,之后的第一天在晚上学法时又有干扰,心脏又急速的跳,我请两位同修帮我发正念,十多分钟就好了,一位同修说:学法不应该停,师父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邪恶”[8]。我说对,第二天晚上学法时又有干扰,我只是心里发出正念除恶,照样学法几分钟就好了,是师父又一次救了弟子。看护着弟子闯出了魔难。

这段时间里我也认真向内找,找出争斗心、怨恨心、妒嫉心、显示心、利益心、自以为是,等等,以前也知道向内找,可只是找到了却没有抑制它们,去掉它们,到时候它又出来了,老去也去不净,下决心一定去掉,

师父讲:“只有表面的一切最后变化完了,那你才彻底脱离人。可是修的过程中自己的意识要明白,修去自己的不足,抑制自己的不好,清理自己的不好,得有不断的向上攀登的意识,这就是修。”[9]

特别是又找到执著自我的心,以前谁要说修炼快结束了,我总是说我可不盼结束我还没修好呢,可是有段时间思想中想自己是九八年得法的,九九年四月,六月,十月三次去北京证实大法,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等,被多次非法关押。拘留,被邪恶的马三家劳教所劳教等。二零一五年六月向北京两高投递了诉江状并己妥收。三件事也一直再做,也算跟上师父正法進程了。但是知道自己修心性这方面还差的很远,师父讲:“心性多高功多高”[3],我得注重修心性。之后看同修交流文章中谈到认为自己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其实也是在证实自己,是贪天之功,自己吓一跳,这一念我也有呀,马上想这个心不是真我,清除它,求师父恕罪。

八、珍惜恩师给弟子延续来的每一天多救人

作为弟子我知道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是在师父正法期间,洪扬大法,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救度世人,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没有师父的呵护弟子什么都做不了,也走不到今天。做了那么一点点也不是给师父做,也不是给大法做,那都是给自己做,师父却让我们树立了威德。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是师父给予的,生生世世在迷中造下的天大罪业不知师父为弟子承受了多少,就在九九年邪恶迫害后,一路走来也是磕磕绊绊,也有没做好的地方,也有愧对师父的地方,师父并没有嫌弃我,是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寸步不离的看护、启悟、引领、保护下才能走到今天,早在马三家劳教所邪恶的黑窝里,若没有师父的保护早就被邪恶打死了。岂敢有证实自己之心。弟子永永远远都要证实师尊伟大,法伟大。

就在写这篇文章过程中,我几次泪如雨下,弟子的感恩之心无以言表,无以为报,唯有在师父用最大的承受延续来的宝贵时间里,去掉所有执著修去一切人心,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唯愿恩师少-点操劳,多一点欣慰。

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了,早就想写出来,苦于小时候念书太少,写了一星期才写完。邪恶怕曝光,写的过程中也有几次干扰,我发正念对邪恶说:旧势力你们听着,我师父讲过:“不管是旧宇宙、新宇宙都有这么一个理:一个生命的选择是他自己说了算,哪怕在历史上他许过什么愿,关键时刻还是他自己说了算。这里包括正反两方面,都是这样。”[6]我向你们声明,我从根本上全盘否定旧势力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旧势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认。我的选择是,我选择永永远远做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选择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选择走我师父为我安排的修炼之路,我选择一直走到正法结束,堂堂正正的跟我师父回家。并求师父帮弟子。以后再也没有了干扰。

在这二十多天的日子里,旧势力变着法儿的对我迫害的过程中,若不是恩师时刻保护、多次点悟,几条命都被夺走了。是恩师保护了弟子、救度了弟子,为弟子了结了业债,平息了魔难,用尽人类的语言也难以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感恩之心。

在此也感谢在这期间帮助过我的同修。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9]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