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多救人

更新时间: 2018年06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一岁。二十多年来,在修炼的路上经历了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在师父的保护下,跟随师父走到现在。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更要修好自己,多救人。

面对面讲真相救人

我把讲真相的地点主要选在商店、超市、大街上、出租车上、路边的车站等地方,较多的是在早市,如:在商店,购物时就和摊主讲:“你的商品真好,我能买你的商品也是缘份。”

因为摊主卖货忙,我就开门见山,单刀直入讲主题:“告诉你一句好话: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功讲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这时有的摊主就随着说:“法轮大法好!”我说:“你诚念法轮大法好,生意兴旺,办事顺利。”

再问你入过党团队没有?有的说:没上过学,有的说念书时是淘气包子,什么都没入。对这样的人就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就有幸福平安。”对于加入过党、团、队的,入过什么,就劝退什么。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一般都能退出。

书记退党

大约二零一七年七月的一天,在早市北边和一个摊主讲真相。摊主指着在旁边站着的一个约六十岁的长者说:“你给他讲,他是书记。”我转向这个人,问:“你在哪住?”他说:“在某某村。”这个村南边的邻村我比较熟悉。我说了邻村的几个人名,他都知道。我又说:“你们村以前有个姓孟的当书记。”他说:“对,他早就不干了。”这两句话拉近了我和他的距离。

我问:“你干了多少年书记?”他说:“不多,十多年。孩子们都在外地,让我去,没办法,前年我就辞退不干了。”我面带笑容,惊讶的说:“你了不起呀!十多年村民都拥护你,说明你善良、正直、公平。在农村只有公平,群众才没有意见,才拥护你,让你干。对不对?”他说:“那倒是。”

我接着说:“你这人真好。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吧,对你有好处。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这些好人却遭到江泽民集团的疯狂镇压,被迫害死的就有四千多人(仅为已知姓名者),被活摘器官的更多。共产党取得政权后,搞各种运动,什么‘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派’、‘大跃進’带来的大饥荒、‘四清’、‘文化大革命’、一九八九年‘六。四’血洗天安门广场,历次运动造成八千万同胞非正常死亡,造成八千万冤魂哪!苍天有眼,善恶有报。中共罪恶滔天,天要灭中共。凡是入过党团队的人,如果不退出来,天灭中共时,就会被淘汰。你这么好的人被淘汰,太可惜了。法轮功学员以慈悲为怀,给人讲真相,是救人。为了你平安,你退出来吧?”

他说:“不行啊,我是老党员了。”我笑着说:“你不知道,现在退出党、团、队的已经有两亿七千万(编者注:当时的数据)人了,其中有党、政、军高层的领导。前几年中央党校25人集体退出中共。你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我给你起个化名退出了,让你晚年幸福,健康,平安,好不好?”他说:“好,退。”我说:“我祝贺你!”

修出慈悲多救人

二零一六年七月中旬的一个深夜,我发完十二点正念,准备睡觉,我关窗户时,突然听见窗外一片悲哀哭声,哭声连成一片。好像夏天晚上,水田中无数青蛙同时蛙鸣一样,分不出个数,分不出边界。这哭声不在梦中,不在定中,而在现实中,真真切切,清清楚楚。

我躺在床上,听着哭声,浮想联翩:这是众多尚未得救的众生,看到将被淘汰的结局,因此哀哭。这哭声让我听见,就是求助于我,让我去救度他们。我是大法弟子,救众生是我的责任和使命。我必须救他们。师父说:“慈悲是神永恒的状态”[1]。凭我修出的慈悲一定能救了众生。

我和同修A切磋这件事。她认同我的想法,众生焦急的等着我们去救度。她说:“这件事让我听到了。不是偶然的,这里就有我要修的东西。这里也有我空间场的众生等着我救度。我们必须想方设法多救人。”在原来救人的基础上,再想什么办法能多救人呢?

在同修A的帮助下,我们做了两个方式传真相:一个是贴粘贴,一个是救司机。

粘贴,以前我也常贴,那时数量少。粘贴背面的纸也少,放在衣袋就行了。现在数量多,衣袋远远不够用了,就再拿一个塑料袋装。再者我贴的方法、技术也不行,太慢。一晚上贴不了多少。后来我找同修A,让她教一教,跟她出去贴,让她带一带。跟她去一次就会了,背纸的问题解决了,更主要的是速度上来了,一晚上能贴很多,可以救度更多的众生。

夏天天热,每次贴完回来,都汗流浃背,但心情舒畅。冬天虽然穿的厚实,但上下楼身体轻飘的,深夜贴完回来,很少有疲劳的感觉。

同修A说:“咱这地方汽车多,楼下,路旁到处都是。咱们救度司机吧。救一个司机,就能救司机一家人,力度大。”用塑料袋装不同内容的两个大册子封好,放到汽车风挡上,救度司机朋友。这样资料需要量大,资料分好,拿回来自己装订。没订过,刚开始就琢磨。第一本装订完,书钉位置不准确。不断调整,就好了。以后越订越快。装订完就出去发。

发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一个小区里车挺多。我想救小区里的司机朋友。保安把门很紧,我没有门卡進不去 。那几天,我就想怎样才能進去?一天,我学法,学到第八讲时,师父点悟:先把资料送進小区,晚上空手去发。学完法,我立即行动,把要发的几十斤资料分装在四个小袋中扎好,再把这四个小袋装在一个大编织袋内扎好。把大编织袋固定在自行车货架上。

准备妥当,我骑车奔向小区,我边走边想怎么進小区门。其实这些想法都是多余的。师父已经为我安排了最好的。当我走到小区附近时,对面来了一辆货车驶進小区。我随后就跟進来了。有师父帮助,我很顺利 。我把编织袋放到一个门洞内的隐蔽位置 。从我下自行车進门洞,到从门洞出来,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夜深人静时,没有人,我到小区,没想到小区的门是开的。师父安排的十分周密。我先拿出一小袋资料开始由北向南依次发,发完再拿出一小袋顺次向南发,过程中有车進、出,我就躲到隐蔽地方。我发完离开小区时,心想小区的司机朋友,你们一定要认真看,从而得救。

一次,我到离家较远的地方去发,救度那里的司机朋友。那是在冬天,据以往的穿戴都不冷,我和平常一样,没多穿就走了。当我发到一半的时候感到冷。越发越冷,冻手冻脚,我想为了司机朋友能得救,我能坚持,直到发完。

这时更冷了,不但冻手冻脚,而且冻脸冻耳朵。回来时,我骑车是一个手把车把,一个手捂耳朵捂脸,两手不停替换 ,是挺苦的。师父说:“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2];“吃苦当成乐”[3]。想想师父的话,师父为救度我们遭了无数的罪,我的一点点冷,算什么呢?什么也不是。

我发的较多的一次是,每个大编织袋中,装四个小袋。一共装了四个大袋因为太多,重量太大,超过百斤,自行车无法带。我就打个出租车,由西到东送到我选好的四个地方。晚上10点多出去,先到东边由东向西发。第一大袋发完。刚好到放第二个大袋的地方,第二大袋发完离第三大袋不远了。四个大袋全部发完,不知不觉已经凌晨3点多了。

一年来,从二零一六年七月末到二零一七年八月初,有同修A的帮助,总共发出的真相资料,包括真相台历、粘贴,《九评》近万份。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未来的希望,大法弟子肩负着救众生的历史责任。为了完成好这重大使命,大法弟子一定要学好法,只有修好自己的同时才能做好、完成好这一切。”[4]因此我一定学好法,修好自己,同化法,多救人,兑现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为何拒绝〉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日本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