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中去人心

更新: 2018年07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七日】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我总是很难突破,最初讲真相是从家族的亲属中开始,这些年,娘家婆家的亲属能联系上的都做了三退,而且他们认同大法。不过这些亲属当中,最难救的就是我的娘家哥哥,原因是我遭受中共迫害时,他去看守所看我时,劝我签字回家,我没听他的,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他对我当时的态度不理解,认为我参与了政治,因此对我的修炼产生抵触。

我哥哥在单位里是个邪党干部,但人很善良,对我的父母特别孝顺,是一个很有担当的人,所以我特别尊敬他,在我生活困难的时期,哥哥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所以我感觉亏欠他很多,我想只有让他明真相得救,才是对他最好的报答。

三退大潮开始后,我就劝他退党,他总是用党文化那一套给我摆道理,还说:“你就好好炼你的功,干嘛非得和共产党作对,这样做能不抓你吗?以后别给我讲这些,好好把日子过好就行了。”他这样一说,我就没啥说的了。

因为哥哥长期上班,我们在一起相聚的机会很少,大多数都是逢年过节见个面,见面后,也只是说些家长里短,不敢给他讲退党的事,怕他生气,后来我就把他的手机号传到外地同修那儿,让他们给他打真相电话,可同修说他接到电话后就挂了,根本不听。

二零一零年,我也参与了打语音电话的项目,我多次给他打,他都不听,到学法组和同修交流,听说哥哥的情况后,同修说:“你不要把他当作你哥哥,也不要怕他,你是为他好,就把他当成众生去救他,多发正念,清除他背后阻碍他得救的邪恶因素。”

那时正值二零一三年腊月,我每天不管几点发正念,都给哥哥加上一念(清除他背后阻碍他得救的邪恶因素、共产邪灵),就这样,整整坚持了三个月,到了次年三月份,我嫂子因腿病做了手术,康复出院后,请我和丈夫去饭店吃饭,嫂子感谢我在医院对她的精心照料,哥哥给我们的杯子斟满饮料和酒,我们四人共同举杯祝贺嫂子手术成功。

接着嫂子对我哥说:“你把你的那件好事给他们二位说一说。”哥哥笑着说:“我前几天出去散步,碰见一个和你一样炼法轮功的人,她给我讲退党的事,说自己是退休教师,告诉我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共产党历次运动害死众多无辜百姓,六四屠杀学生还迫害你们炼法轮功的,说天要灭中共,劝我赶快退出,还说了很多,我一听人家没什么恶意,全是为我好,我就同意了,还给我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海天。你说人家教师就是比你讲的好,我感谢那位教师,但我不感谢你。”我说你不用感谢我,只要你退了就好,我当时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在心里默默的感谢师父,感谢同修,从中我体悟到,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之一“发正念”非常的重要。哥哥的转变,就是背后阻碍他得救的共产邪灵解体了,这里有师父的慈悲,有同修纯净的心态和讲真相的智慧,还有我坚持不懈的正念,才使哥哥真正得救了。

归还电话费 证实大法好

二零一二年七月份,邻居患病住院,我去医院看她,在坐车途中,我的手机收到一条五十元话费充值成功的短信,我当时有点儿纳闷:我没交费啊,我都是话费不足十元时才去充值的,是不是有人交错了?如果是谁交错了,这个钱我可不能要。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有关得失的法理,但是我怎么还给他呢?我决定先去医院,等回家后再说。

在医院回来的路上,我的手机响了,接通电话后,我询问对方是哪位,从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他说错把话费充到了我的手机里,钱虽然不多,但我听得出他很着急,我说:“两个小时前我是收到短信了,但我现在还在公交车上,等我回家后确认是你充的钱,我就给你返回去,你不要着急。”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我想这是师父看我走不出家门,就用这种方式安排众生来得救,如果不这样,我想找人家还找不到呢,于是求师父加持,心说一定要把他救了。

下午一点半,我就去交费大厅跟营业厅老板说,请你给我查一查,今天上午是不是有人给我手机充了话费,他在微机上一查说,八点钟有人给你充了五十元话费,是翁旗海日苏那边的,我说他刚才给我打过电话了,你看一看是不是这个手机号,他调出单子一看,就是这个号,确认后,我掏出五十元钱递给老板,说要把这个钱给他返回去,老板说,是他自己弄错了,这个钱你可给可不给。我说这话费我不能要,因为不是我的,老板说:“今天可真是遇上好人了,那我就给他返回去,你可想好了。”我回答说:“早就想好了,因为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师父教我们做人要诚实,修炼人,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得到了,那就得用德去交换,不但我能做到,我们每一个修法轮大法的人都能做到这一点。”他笑了,问我姓什么住在哪,我都告诉了他,这时来了两个交话费的我就离开了。

当我骑车走在路上时,那位男子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停下车子接通电话,听见他用平和的语气说,他已收到五十元话费,并向我表达感谢,还说,他是某旗县村里的村干部,让我有机会去他那儿喝酒吃饭,我说有机会我一定去,他还是不停的说谢谢,我说你不用谢我,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有件好事要告诉你,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没听说,我不懂。”我说:“那你就听我讲,三退就是退党、退团、退少先队……”他听后说:“我是十几年党龄的老党员了,那怎么退?”我告诉他:“你只要说你同意,我来帮你退。”他同意后,我说:“我已经知道你的名字了,那我再告诉你救命的九字吉言,在遇到生命危险时,只要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他说我记不住,我说那你就拿笔记下来,他说自己是蒙民,并问我用蒙文记录可以吗?我说你会写汉文就写汉字吧,于是我在这边念,他在那边记,写完后他又说谢谢,就挂了电话。

到家后,回想起今天的这一幕。正是师父的苦心安排,让我平稳的通过了利益考验,并利用这个好机会救了人,我觉得心里特别舒服,并默默地感谢师父。

边发资料边修心

我们学法组的主要救人项目是散发真相资料,多数都是晚上学完法,每人骑着摩托带一个人去各个村子发放资料。一次,我和同修去一个小村子,同修的娘家就住这个村,我觉得跟她一组很踏实,因为她熟悉地形,做起来方便,在发资料的过程中,从院里跑出一只小狗冲我叫个不停,我心里有点慌,情急之下一跺脚,狗顺大门底下的空下钻到院里去了。

邻近的几户发完后,我们又去村边的几家发资料,在一个没有院墙的地方靠窗拴着一只大狼狗,狗听到有人路过,叫个不停,同修说:“你去发吧,放在大道上就可以。”我想:“狗叫的这么厉害怎么送?把真相资料放在大道上也不行啊。”最后没办法,只得壮着胆把资料送到窗户下,发现狗有铁链拴着,这才不怕了。

等我回来后,同修又说:“我去村委会那边送,这边中间那家有狼狗,你去那几家吧。”我想这回我不怕了,越是大狗,栓的越牢,叫也是瞎叫,等我往那家去送时,狗一声没叫,我们顺利完成发放任务后,我们就回家了。

晚上睡不着,我就想:同修今天为什么这样?哪家有狗让我送哪家。并因此觉得同修耍心眼,对同修产生了怨,但我马上排斥它,第二天上午回想起昨晚的事,觉得同修不是这样的人,转念又一想没有偶然的事情,师父曾讲过:“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1]。这是师父看我怕心重,通过同修帮我去掉怕心,使我在以后的救人路上坦坦荡荡,法理清晰后,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感谢同修,现在发资料,有狗叫也不那么怕了。

第二次发资料,我又和那位同修一组,这次我们去了四人,另两名是一对母子,因为所去的村子比较偏远,步行连去带回得走三个多小时,Q同修就说:“今天咱们骑摩托车去,我试着找找能行车的那条路,等咱找好路,以后就不用步行了。”我当时心里没同意,认为大坡小梁的,颠颠簸簸的不安全,但没直说。

十点左右我们四人出发了,同修和我在前边带路,顺着庄稼地边缘寻找能行车的大路,可是那里都是很窄的路,而且坑坑包包的,我把装资料的包放在胸前,两手紧紧抓住同修的上衣,颠的几乎要掉下来,心也吓的“怦怦”直跳,怨恨心又出现了:埋怨同修不该骑摩托车,不如顺原来的步行,即使累点儿也图个安心。就这样满脑子都是怨,B同修也颠的转了向,進村后不知东南西北,我虽然害怕,但还分的清方向,后来我们商量,我和B同修去西边的小村庄,那里只有十几户人家,但路不好走,坡陡的只能蹲着往下挪。我俩在那边发完后,回来找另两位同修,发现他俩在村头发正念呢。

回来的路上,Q同修载我时摔倒了,我赶忙喊师父救我们,在师父呵护下,最终人车平安,这时我才突然醒悟,是我的怨恨心招来的麻烦,让同修跟我一起挨摔,脑子里也回想起师父的法:“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2]。我们的心愿都是救人,同修不辞辛苦,骑着车耗着油载我找路,我却因为坐在车上受点儿颠簸之苦就又怨又恨,我还是修炼人吗?我很后悔平时没注意修心,导致自己没有善念,让怨恨心在我的空间场存留,想到这里,我在心中默默的发着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怨和恨的因素,求师父加持我们四位大法弟子安全回家,回去的时候也不那么怕了,心里不停的发正念,觉得时间不长就到家了。

第二天上午,我去找同修,她正好要去市场买菜,我们就在路边交流,我向同修道歉,曝光了自己对同修的怨恨心,同修说你不用道歉,咱们都好好修心吧,同修的话虽然不多,但她的那种无私、宽容的气度让我更加敬佩她,我对同修的怨恨彻底解体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