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修中展现修炼者的尊严和美好

更新: 2018年07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九日】

一、得法

一九九七年春天,我在重庆临江门一家书店看到了《转法轮》。打开扉页,看到师父穿着灰色西装和白色衬衣的照片,感觉是那么熟悉,好像在对我笑。

我立即购买了书,请回家中,放在茶几上。这时女儿从外面玩耍回来,看见茶几上放了一本书,就不加思索的双手捧起,眼睛盯着书不转眼,仿佛在回忆什么,突然抬头望着我说:“妈妈,您是从哪里拿的这本书,我三岁就在找。”听女儿这样说,我惊呆了,从心里发出一声“天书啊”!从此,我就走入大法修炼

二、警察被善感动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二日晚,重庆市公安局国保警察和市“六一零”人员十几人闯入我家中,黑压压的站了一片,有一个手里还拿着电割刀(因我不开门,门是被武警用电割刀割开的)。当时我非常冷静,请负责的“六一零”头子出示证件,她拿出抄家证,但上面的名字写错了,我立即说:“这不是我的名字,你们此时的行为是违反法律的。”她“呀”的一声:“那怎么办呢?”我说,“赔偿呀,非法進入居民住宅。”她说,“我们马上从新开。”我说,“女士,你们此时违背法律了。”看着一屋子的人,我不慌不忙,给他们倒开水,削水果,请他们坐,表面的人是应该被救度的,铲除的是操控他们干坏事的邪恶因素与生命。

事后,我在十年非法刑期满后得知,其中参与那晚抄家的一个“六一零”人员回去对他岳母说,“法轮功(弟子)太善了,那天晚上我们抄家抄的那么乱,门都被我们用电割刀割掉,她还很友善的请我们喝水、吃水果,心态如此平静,法轮功(弟子)太善了。”

之后他申请调离了“六一零”,去当交警去了。是师尊的教诲,让我在遭受痛苦时还能想到别人。

三、他们的拳头就是落不下来

因为“魏星艳事件”,我被非法关進渝中区看守所。重庆大学女研究生魏星艳被强奸一案被曝光后,“六一零”人员想找到有关的一些线索,对我進行了几天几夜的非法审讯。在没有得到他们想得到的所谓线索后,审讯我的“六一零”人员几次捏紧拳头,意图砸到我身上,但他们的拳头就是落不下来。我深知,是伟大的师尊的保护和加持让弟子免受被邪恶指使的“六一零”人员的毒打。

四、他们从未能抽过我的血

被诬判十年后,我从渝中区看守所(中途曾被转入市看守所)被关進了监狱。

在重庆女子监狱他们策划了一次抽血,我被列在其中。当时我就一念:“绝对不让被利用的狱医抽血!”我在心里请师尊保护:“让弟子的身体立即达到无脉无穴的状态。”轮到我时,三、四个“互监”把我看着,狱医先把消毒水擦到我的右手臂上,当时还看得到手上有筋,等把消毒水擦完后,狱医拿起针,却怎么也找不到血管。她往我手背上拍打,怎么拍也拍不出血管来。在场的人惊奇的说:“刚刚还有清清楚楚的血管,怎么现在就不见了?”我在心里说,“师尊啊,您真是太珍惜弟子了!”十年冤狱中,他们从未能抽到我的血。

五、学法不怠

得法后,我知道了大法的珍贵,所以我背下了《转法轮》,这让我在十年冤狱中受益无穷。无论环境怎样恶劣,身体怎样疲惫,每天凌晨四点至六点是我的学法时间,每天都背两讲《转法轮》,从未间断。甚至国保警察夜以继日对我非法提审时,到了学法时间,我就开始背法,这时警察问话我也听不见了。

为了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监狱对大法弟子進行强制洗脑。重庆女子监狱从上到下形成了一套邪恶的洗脑机制。与狱警的每一次交锋,都是正与邪的较量。每天持之以恒的学法使我充满了正念。心中装着法,我才能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中不迷不惑,正念坚定的走过了十年冤狱。

六、善化狱警

在同狱警的一次次交锋中,在师尊的慈悲保护和加持下,我一次次用慈悲和法的威严破除了狱警们被邪恶操控下的一个个伎俩。在这个过程中,我从未失善,我知道善的力量是巨大的。在十年刑期即将到期时,一个狱警说:“其实某某某,我们警察都很尊重你。”另一狱警说,“看到你这样坚持,我也去借《转法轮》看了。”还有个狱警说,“看你这样的表现,我也相信真、善、忍了。”这是师尊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力,让一个个众生从我的表现中得到挽救。我什么都没做,只是这个过程让我成熟和理性了。

七、否定邪恶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一日,我结束十年非法刑期回家。九月十三日,一社区人员拿着《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责任书》(以后简称《责任书》)叫我看,我震惊了,监狱把我“交”给社区,安置帮教三年(按所谓的条文有一年、两年,最长三年)。我平和的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她说:监狱说你没有承认法轮功是×教,等于没认罪,没“转化”。我说:哪条法律规定没承认法轮功是×教就要继续受到你们随意制定的法律条文的“制裁”?她无言以对。

《责任书》一式三份(社区一份、法制办公室一份、给我一份),我拿回家给父亲看,父亲双手颤抖,口里不停的说,“太邪恶了,太邪恶了,把修正法的人强行送入监狱,不改变自己的信仰,坐完十年冤狱,回家后还遭受三年安置帮教恶条的迫害,真是太邪恶了!”

这个所谓的《责任书》我从未承认过,我从未到过社区,社区的所谓帮教领导小组成员也从未到家里来过一次。这些都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的保护和加持,让弟子能一次次否定邪恶的迫害和干扰。而这个《刑释解教人员安置帮教责任书》恰好证明了中共的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

感悟

我还在修炼的路上,还有许多不足和不好的心,但有师尊在,有大法在,我会修去。义无反顾的做好三件事,不辱使命,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大法的神圣、威严和美好只有在实修中才能体悟和展现。

感恩师尊!

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