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和老伴 弟子讲真相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我七十八岁,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

修炼大法之前,我因心脏病住進地区医院重监室抢救,老伴照顾我三天后就再没来,我问女儿:你爸怎么没来,去哪了?他们怕我担心不敢说,女儿见瞒不住我,就哭着说:爸爸因脑出血住進中医院了,现正在抢救。我一听犹如晴天霹雳,心想顶梁柱倒了,没希望了,要死也死在一起吧,于是我趁医生没上班,扯掉身上针头与氧气,一口气跑到中医院,医生护士闻讯跟我赶一路,怎么劝我也不听。我看到他在抢救室打着氧气,身上插满各种管子,(因脑出血太多也不能开颅)就是植物人,一动也不动没有反应。我伤心极了。

我老伴二十三岁就是某单位科级干部,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二十年后才恢复工作,老伴性格好平易近人,我们夫妻从不吵架,互相敬重,我不顾自己安危去照顾他。在这期间,有好心人给我介绍法轮大法,说:你炼法轮功吧,这个功祛病健身最好。

那时因大法洪传学的人很多,书供不应求请不到,于是那个法轮功学员把她的书给了我,并教我炼功,我永远记得:一九九八年十月十五号这一天,我开始修炼大法了。

当时老伴躺在病床上毫无反应,我护理好他后,就在病房开始学法,大声朗读《转法轮》,楼上楼下走廊都能听见。读书后,我就在病房床位空档处地上打坐炼功,每天如此。二十六天后出现奇迹,老头闭着眼睛突然坐起来了,我欣喜异常,扶着他并搬着他的腿上下拉扯,发现他的腿并不僵硬,有知觉了。是大法师父救了他!

第二天,也就是在中医院住院二十七天后,老伴在我搀扶下走出医院能溜圈了。他很喜欢听我读法,儿女们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医生护士也亲眼目睹了这一超常现象,都知道这种病人短时间内是不能出院的。

我那时也不知道啥叫洪法,只知道凡是進这个病房的病人,天天听我读法的人,都好得特别快,很快就出院了。因那时中共还没开始迫害,我老伴在住院一个月后就出院了。后来有个病友出院后回来找我,说这书这么好,要我也给他请一本,我知道书奇缺,一时请不到,我就把我的书给他了,于是我自己好久都没有书读了,但我不后悔,这是大法第一次在我家展现的奇迹。

回家后,我每天搀扶着老伴出去洪扬大法,逢人便说大法好,每天走很远的路也不觉的累。第二年,也就是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一伙发动了迫害,对大法造谣污蔑,简直铺天盖地的,我和老伴开始了讲真相之路。

有天上午,我准备出门,没注意老伴,他自己出去了,我问了所有街坊邻居,都说没看到他,我急得到处找,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我心想可能出事了,因他有一条腿走路不便,一拖一拖的,也不认识路。正在我无望之时,下午三点钟他居然自己回来了,他走了十多里路,还走过一个大桥,到了一个镇上,身上幸好有十元钱,吃了一碗米粉,还搭车回来了。我真是震惊,他不会说话,如果不是师父保护,他根本找不回来。

二零零一年,那时有法轮功真相资料了,我搀着老伴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我在老伴内衣缝了几个大口袋,把资料放在他的口袋里,他坐在那不动,等我把资料发完了我们再给有缘人讲真相,老伴每天很喜欢听师父讲法,也很乐意配合我出去讲真相,所以他身体越来越好,慢慢能说话了,只是不太清楚,但我能听懂。有时他还练毛笔字,有时还能为我们做简单的饭菜。

为了有更多时间出去讲真相,我请了个保姆,有一天我和保姆带了两大包资料晚上出去发,由于太多发到很晚才回,那天忘了带钥匙,我喊老伴开门,他说在洗澡,我让保姆回避一下,于是他给我开了门,也没开灯,我進去后只听“通”一声他倒在盆子里,我连忙想抱住他,抱不动,我打开灯一看,盆子里全是黑色的血,不知道哪里出的血,保姆过来帮忙也抬不动,幸好对门邻居过来三人才把他抬到客厅沙发上,他不省人事,我就不停的大声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请师父救他,他一会儿就好了,也没去医院。大法再次显神奇。那时也不知道清除干扰,可能旧势力看我发资料多,就用这种方式来干扰我吧,我不为所动,继续我的助师正法之路。

二零零五年后,我开始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刚好我老家一个亲戚七十大寿,客人很多,我也去赴宴,晚上还放电影,那次我劝退了三百多人。我记得刚开始劝退那几年我们这冬天很冷,天下着大雪路很滑,我和老伴两脚捆着稻草绳一步一步走出去讲真相劝三退。

由于学法不深,还有很强的争斗心和对小女儿的情,有些执着还没有放下,我被旧势力迫害,二零零六年让我出现病业假相,严重子宫下垂,下身流着血不能走路,我一步一步挪出去坐在公交车站内讲真相救人,心里默念着:“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

后来儿女们知道了,他们强行把我拉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必须马上动手术摘除,我想跑也跑不掉。女儿看着我吃药 ,趁她不注意我就偷偷吐掉了,动手术后的第一天晚上重监病房就来了一对年轻夫妇 ,因发生火灾两夫妇被严重烧伤,医生把他们手脚分开绑在床上,这夫妇痛得大声惨叫了一天一夜,整个病房一晚上到第二天,我们都没合眼,我就问:你为什么要喊哪?我们一晚上都没法睡啊!他说:大姨我好痛啊,医生还把我绑住动也动不了,你看我的手脚皮肉都掉了,痛得受不了我才喊,我生不如死啊!我说我告诉你一句好话,他问:什么好话?我说:“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你们夫妇入过党团队吗?”他说入过团队,我说你赶快把团队退了,他说好,我告诉他三遍“真善忍好 法轮大法好”,他就记住了自己去念了,不一会夫妇俩就睡着了,再也不喊了。晚十点多医生护士来了,就很惊奇,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没喊叫了?我说:护士小姐:你有纸和笔吗?她说干什么?我说写几个名字,她说我帮你写吧,我顺便向医生护士讲了大法真相和为什么三退,医生护士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也同意三退了。

那天晚上,在重监室我躺在床上讲退了六人,稍好一点我就每个病室都去讲,每天劝退很多人。我不知道什么是怕,心里只有一念:信师信法正念正行。

一路走来,从得法到现在已二十年了,风风雨雨,磕磕绊绊走到今天。师父时刻在身边看护着我,每时每刻都感受到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我基本每天上午都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下午学二讲法,每天三退人数都记在本子上,十三年来本子有一摞,我从来也没统计过有多少人,直到前几天有同修要我把这些年修炼过程和劝退人数多少统计一下,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七年三月劝退人数己有十九万八千八百二十八人。这都是师父慈悲,大法的威力,都是师父把有缘人引到我身边,当旧势力想利用病业假相动摇我的意志时,我首先想到喊:师父救我,我是大法弟子,任何旧势力的安排我都不承认,我有师父管,正法没结束,我就要学好法,修好自己,讲真相多救人,放下一切人心与执着,跟上师父正法進程,直到正法结束跟师父圆满回家。

由于水平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