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度众生

更新: 2018年08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今天与大家分享近期的一些修炼体会。

一、剜心透骨去执著

六年前我们搬迁纽约的计划未成,先生又回到原公司工作。今年四月填报税表时,先生突然发现由于当时忙于主办神韵晚会,回公司后的手续办理不全,其中最重要的是没有继续购买退休金计划,因此而失去了五年来的公司退休金补助以及多交纳的收入所得税,总共经济损失好几万美元。我听到后,很震惊,虽然想到师父讲的法理:“是你的东西不丢”[1],但是心里还是很难放下。接下来的那段时间,思想里出现了许多干扰和不好的念头。

通过不断的学法,逐渐悟到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说:“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1]师父还讲:“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1]

向内找后,发现自己对于家中的日常生活很少认真打理,采取一种糊弄事的态度。同时,也发现自己对于利益还很执著。在与先生交流后,我们互相都找出了自己的不足,决定今后认真对待生活中该处理的事情。在不断的向内找后,还发现了许多其它的执著心,如:自以为是,看不上别人,不为别人着想,妒嫉心,显示心, 不修口等等。

现在学法时,比较容易入心和体悟到法理,感觉自己的容量加大了许多。前几天在集体炼功时,突然感觉到炼功音乐是如此美妙,神圣,能与同修一起沐浴在师父的法光里修炼是多么的幸运,每一位同修都很可贵……当听到师父的口诀:“旋法至虚,心清似玉;返本归真,悠悠似起”[2]时,我悟到当修掉所有的执著心后,我们的心就会返回到原先的玉质,我们就回归到自己的先天的纯真本性。

二、向当地大学讲真相

师父说:“当然了在反迫害中,对中共邪党的这场迫害大家都会发声,去制止、揭露迫害,这是我们的责任,那主要的你不是救人嘛,当地的还要救当地的人哪。”[3]

中共通过压榨百姓,以及玩弄骗术在对外贸易中巧取豪夺来的钱财,通过多种方式向西方社会输出其意识形态,将其迫害异己、迫害法轮功延伸至海外,使更多的人失去被救度的机会。其中之一的,耗资巨大的项目就是在许多海外大学建立所谓的“孔子学院”,由中共外宣部拨款,通过一所中方大学与海外大学签订合约,在其校园内附设“孔子学院”,由中共派出教师和教材对西方人進行洗脑。

至二零一四年, 已建立四百七十六所“孔子学院”,其目标是截止二零二零年,建立一千所。所幸的是,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孔子学院”的性质,其中八所大学已经终止“孔子学院”。

今年四月,我给本州的一所设有“孔子学院”的大学的几位领导分别发送了电子邮件,附上了几篇评论文章。目地是想让他们了解中共和孔子学院的真相,为大学,也为他们自己做出正确的决定。几天后,我收到了一位校领导的回复邮件,其中措辞很强硬,表示该校的“孔子学院”不是中共控制的,是符合该校的建校规定的,其学院的主任是一位中国籍的教授,该校是与中国的一所如何著名的高校联合创办的,等等,共计十条。

读了这封邮件后,我意识到该校领导不明真相,中毒不浅。可是,由于他所罗列项目太多,而且还将那位中国籍教授包括在邮件中,所以,回复邮件必须很谨慎,我一筹莫展,于是,我就将这封邮件转发给几位同修和一位常人朋友克雷格,征求他们的意见该如何回复。很快收到了几位同修的建议,一位同修鼓励我说,不用担心,我们所有的同修都在这里支持你。

克雷格是一位退休教授,对“孔子学院”颇有研究。他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写了四页纸的回复,逐条反驳,针锋相对,陈述了许多事实,用了许多反问句,读起来语气很强。我仔细的将他的稿件加上同修的建议,整理成了五页纸,发给了几位同修。一位西人同修回复说,邮件太长,让人不易读完,应该删减。我觉得有道理,就重新撰写,并且和先生共同讨论,切磋,儿子小同修帮助检查语法。最终成文一页半纸,通篇陈述事实,语气平和,不卑不亢,表述了“孔子学院”与中共的隶属关系,中共的欺骗,暴力本质,从其破坏传统文化,到系统洗脑中国人,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等,建议他通过《九评共产党》去系统了解中共的实质。经西人同修的文字校对后,一周后终于成文。我坚定一念:我要用手中的笔将恶党衣扒光,暴露其真实面目,让众生明白真相。

在将终稿送出之前,我有些犹豫,担心克雷格不能接受他的原稿被大量改动,以至最后只引用了他的两段话。最后我决定跟他真诚交流。我将终稿电邮了一份给他,接着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诚恳的感谢他的帮助,希望他能理解我将他的原文删改了很多。我还告诉他,法轮功教导真善忍,我必须要遵从,我不想跟那位校领导争斗,我希望这封回复能促使他理性的思考,以至做出正确的决定,并且能体会到我的善意。

读了回复稿后,克雷格回复邮件,感谢我与他分享这封信,他希望自己将来也会变得更善。我很感慨,我们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做,大法的威力才会展现。最后,我在回复那位校领导和中国教授的邮件同时,应克雷格的提议,也寄给了该大学的校长,以及本州教育机构的几位领导。

几天后又收到那位大学领导的回复邮件,他不但没有改变观点,还将当年引進“孔子学院”的那位校领导的邮件也加上了。我看了后不打算再做回复,我想,我已经跟你们讲的很清楚了,你们不愿改变,那是你们的选择。出乎意料的是,克雷格告诉我,你应该再回复他的邮件,他又带来新的人来听你讲,如果你不讲,那么他们怎么能知道真相呢?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不能半途而废,还需要继续讲真相,于是,我又接着给他们回复邮件。

最近,克雷格应邀在另一所大学的退休教授俱乐部做报告,讲述“孔子学院”,我也应他之邀前往,一个多小时的报告以及问答,让与会的二十多人了解了共产党的“孔子学院”的真相,在问答期间,我也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介绍中共如何通过教育,系统洗脑中国人,而今,这套洗脑系统就象肿瘤一样正在借“孔子学院”之名,向美国以及全世界侵蚀。会后,一位退休教授拿着英文《九评共产党》的光碟,表示她要向她所在的社团播放,俱乐部的活动主持人也在考虑邀请我们去举办《法轮功为什么在中国受到迫害?》的讲座。

今年华盛顿法会期间,在拜访本州的国会议员办公室时,我们也表达了对于“孔子学院”的担忧。议员办公室助理告诉我们,这位议员很关注本州的“孔子学院”的问题,现在很高兴听到本州选民们对于此议题的关注。

目前,这个事件还在進展中,我会谨记师父的教诲,修好自己,多讲真相,多救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二零一八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