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老人一个自由的晚年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青岛市市北区法院于七月十八日再次非法在普东第二看守所对无辜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宿桂花、于宪荣、吕勇华开庭。在610的监督下,法官厉建军和第一次开庭的态度决然不同,不顾宿桂花老太太的病情,不断地打断律师的辩护,坚持所谓“庭审”。

而此前六月二十八日第一次非法开庭时,宿桂花老人脚抖得很厉害,声音很大,在场的人都能听到。法官问宿桂花能否坚持开庭,宿桂花说:“我不知道能坚持多长时间,开庭前医生给我吃了六片药。”法官让医生给宿桂花量血压,“是二百二十(高压)、一百二十(低压)”。最后因为宿桂花身体不好,律师要求休庭,最后审判长说休庭。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因为中共要开十九大,青岛市市北区警察无故闯入法轮功学员宿桂花家中,把宿桂花和来她家中串门的于宪荣、藏咏梅三位善良老人绑架。因为宿桂花身体状况很差,看守所一直拒收。但是,市北区警察和青岛市公安局狼狈为奸,逼迫看守所非法收押宿桂花。宿桂花老人很长一段时间生活不能自理,连看守所的警察都看不下去,说:“(公安)真是没事找事,为什么非要关押一个七旬的老人?”

于宪荣老太太被非法关押后,她女儿向青岛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青岛市政府、人大、政法委等多个部门和单位发出申诉和控告信,抗议对母亲的非法抓捕和关押,陈述了母亲修炼法轮功前后身心的巨大变化,希望他们能够明白真相,释放无辜的老人。结果,有关单位和部门均给予无视。在上合峰会期间,青岛市610办公室还向她女儿单位施加压力,进行安全管制,给她人格尊严造成了极大伤害。

下面是于宪荣女儿所述她母亲的修炼经历,呼吁还老人一个自由的晚年:

一、运动中当主角 拼出一身病

母亲自幼丧父,从小就是家庭主要劳力。认识母亲的人都知道,她是典型的男人性格,办事风风火火,走路脚下生风,争强好胜,干什么都不甘于落人后,小学都没有毕业的她却引起了“上级”的关注,1964年任村妇代会主任、1965年任中共的团书记,不到20岁就在中共基层的政治运动中充当主角:破四旧、立四新、烧族谱、斗走资派、横扫牛鬼蛇神、砸碑文、挖祖坟、铲除资产阶级思想……文革中被推荐为村文革主任,白天上学、晚上闹革命,党指向哪儿就冲向哪儿。中央强制推行计划生育政策之后,作为公社妇联主任的她整天带着人到处抓人,逼迫已经怀孕的妇女堕胎,完全没有是非观念,弄得亲戚反目、家人责骂,在神的面前犯下了罪。

在文革后期,母亲得了头疼病,经常不自觉地拿脑袋撞墙,以求缓解。从1971年开始吃药治头痛,后来病越治越多:低血压、严重贫血、心脏窦性过缓、心律不齐、二尖瓣闭缩不全、早搏、心脏辐射造成前胸后背隐痛、腰痛、肚子胀、肝肿大、慢性浅表性胃炎、胃窦部溃疡、慢性胆囊炎、痔疮、关节游走性疼痛、膝关节骨质增生、小腿常年浮肿、乳腺增生、失眠多梦、耳鸣、胸闷憋气,不到四十岁就闭经数月,提一点重物就心跳加速,感觉心脏会跳到口中,常年不敢吃生冷,每天早上嘴里都苦得像吃过黄连。

更糟糕的是,先后骑车两次摔伤,第一次是掉到桥下,造成脊椎十二、十三节压缩粉碎性骨折,治愈后,感觉常年背部像背着一块面板。第二次是骑车时突然车子来了个倒立,为了保护坐在前面的我,双手没有脱把,造成肩部着地,右锁骨骨折、颈椎受挫弯曲。因为当时没有发现颈椎受伤,只治疗了断骨,所以七八年过去之后,右手胳膊出现麻木,最后连笔也拿不住。去医院拍片发现颈椎弯曲变形,因为受伤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导致后来颈椎严重骨质增生、粘连,无法手术,依靠牵引治疗根本行不通。

在这些病痛的折磨下,在争强、虚荣心的驱使下,母亲那些年一直有病默默承受、偷偷去医院、偷偷吃药,从不在人前叫苦示弱,在繁忙的工作面前依然争先创优,年年评先进、当劳模。中药、西药、营养品、偏方药私下不知吃了多少,花了多少钱,均不见效。中医大夫讲她是气血严重双亏、心脏严重供血不足、收缩无力、肝胃脾肾虚弱不调、肝气上移、脉息很弱……西医大夫讲她是植物神经功能紊乱,每次看病都问母亲要先治什么病。

连大夫都对她治病失去了信心,母亲自己也逐渐陷入了绝望。后来听说气功能治病,从1985年开始她又学练气功,十年先后学了四种功,不仅一个病都没治好,而且越治病越多,花了多少钱,赔进去多少时间,无从计算。那时候,母亲感觉生活得很苦、很累,看不到希望,觉得只能等待被病痛慢慢折磨到死。

二、幸遇法轮功 百病去无踪

就在母亲对治病失去信心,对生活失去希望的时候,1995年有朋友推荐她去修炼法轮功。原本受共产党洗脑多年,她根本就不接受“修炼”、“佛”这些字眼,一听说学功还不要钱,就认为是“骗局”,坚决排斥。架不住功友多次软磨硬泡,她碍于面子才不得已去学。

听了李洪志老师的讲法报告后,她一下子就被其中高深的法理所折服。李洪志老师说不重视心性修炼就不长功,炼功人必须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个好人中的好人等。母亲一明白了“人为什么有病”、“为什么有人长期练功而不长功”、“什么是修炼”、“什么是佛”等从来没有人揭示出的谜题。

从此,母亲按照功法的要求,修身养性做好人,逐渐放淡名利情,陶醉在佛法修炼的快乐之中,身心得到净化,精神得到升华,宛如脱胎换骨一般。身体的各种疾病逐渐消失,后来完全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修炼二十多年,母亲没有吃过一粒药,没用过一分钱的保健品,精神矍铄、身体康健,为国家节省了大笔的医疗费。古稀之年的老人,有一次把从老家拿来的50斤一袋的面粉,一口气扛上了五楼,竟然心不慌、气不喘,让年轻人都瞠目结舌,这在以前简直是天方夜谭。去医院体检,各项指标都基本正常,连大夫都说“这个年龄,血压不高不低,心脏跳动均匀有力”,与以前形成鲜明对比。因为摔伤伤到颈椎压迫神经导致的手臂发麻在修炼后症状也完全消除,2000年的时候去医院体检拍片,神奇地发现以前弯曲的颈椎竟然完全直立起来,连大夫都不相信。

大法展现的神奇实在是太多了,耳闻目睹周围功友身上发生的奇迹更是数不胜数。有得了绝症被医院推出门外而痊愈的;有在危急时刻诚念“时刻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化险为”而化险为夷的……在道德层面,大家都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践行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拾金不昧、助人为乐等各种好人好事层出不穷。以前有抽烟喝酒、吃喝嫖赌、损公肥私等恶习的也纷纷弃恶从善,彻底改掉陋习,踏踏实实做一个符合标准的修炼人。凡是真正了解这个群体的人都知道,在世风日下的现实社会中,法轮功真的是一块净土!这也是迫害持续近20年来,遭惨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人没有抗暴的真实原因所在。

三、佛法被诽谤 好人被冤屈

1999年“七.二零”迫害发生之前,整个神州大地,据说有1亿人在修炼法轮功,依靠人传人、心传心,这个修炼的队伍迅速发展壮大。据说是因为当时超过了党员的全体人数而招致时任中共领导人江泽民的嫉妒与敌视,因此他不顾其余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一致反对,不惜动用整部国家机器下令在三个月之内彻底消灭法轮功,并一手策划了“1400例”造假、“天安门自焚”伪案等,污蔑法轮功,给取缔寻找借口。“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这些恐怖政策,一度让华夏大地充满血雨腥风,无数的修炼人因为坚持信仰而被投入牢狱,遭受各种酷刑折磨,并很快就有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记得2000年的时候,我从母亲那里获悉,海洋大学研究生毕业的法轮功学员邹松涛因为去北京上访,被恶警抓捕后几个月就折磨致死,他的妻子张云鹤与我同是青岛大学会计学系毕业的,因为丈夫屈死去讨回公道,后来也被绑架,至今十多年音信全无、生死未卜,只留下当时不满一岁的孩子和年迈的父亲,母亲因为承受不住打击也早早含冤而逝。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么毁了,而这只是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一个缩影。

当时整个中国社会,各行各业的修炼人,人人被逼迫表态过关,无论你以前对国家贡献多大,只要表明坚持修炼法轮功,过去的功绩一笔勾销,轻则降职降薪,重则判刑劳教,更有甚者被迫害折磨致残、致疯、致死,造成一个又一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间悲剧。母亲也因此被降职(副处级降到科级)、停职行政留察一年只发放生活费、撤职在单位打扫卫生、四年无奖金也不准评先进、停两次工资普调、提前五年退休等不公正对待。

因为想争取合法的修炼环境,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获得基本的人权自由,坚持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十几年里,母亲先后经历四次非法抄家、七次近200天失去人身自由,被非法关押、拘禁,警察不顾其年迈曾将其铐锁在冰冷的铁椅上长达三个多小时并施以拳脚和谩骂。

归根结底,是“假恶斗”容不下“真善忍”。我们国人在中共六十多年“斗争哲学”和“无神论文化”的洗脑下,远离佛法、远离天意,道德迅速下滑,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彼此没有了起码的关爱和信任,生存环境被肆意破坏,水源污染、雾霾肆虐、假冒伪劣泛滥,黄赌毒蔓延,乱象丛生。就连动物尚且怜悯于它的同类,而面对自己这么多同胞身陷苦难,被抓被打,失去自由,失去生命,有些人竟然不为所动、袖手旁观,甚至对这群善良人恶语相向、检举揭发,责怪他们与政府“对立”,对施暴者予以支持,认为执政就需要强权,维护国家稳定就需要付出代价,哪怕牺牲一部份人。这些冷眼看客,不顾良知正义、不顾善恶是非,自以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其实已经丧失了做人的底线,在神的眼中不配为一个合格的生命。那些参与施暴的当权者,泯灭人性,违背天理,自掘坟墓,下场可悲又可怜。

对于现在很多人都说法轮功搞政治,我想反问一句,邹松涛的死、张云鹤失踪也是参与政治的结果吗?如果不是迫害在先,谁又会舍得放弃安定的生活想要去讨还一个公道呢?99年之前那么多人在修炼中,谁又曾去上访?当公民合法的权利被践踏的时候,去表达合理的诉求,争取自由和权利不是宪法赋予的基本人权吗?如果遇到不公正对待,大家都退避三舍,生怕惹祸上身,就好比路遇土匪,如果你我都选择视而不见或溜之大吉,那么早晚有一天,我们及家人也难以幸免,到时候谁又会来帮助我们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是对正义最浅显的诠释。只有这样,老百姓才能生活在安全稳定之中。在中国,敢于向政府说不,这种大无畏的精神,非匹夫之勇,而这个拥有信仰的人群做到了。

也有的人认为法轮功修炼者没有人情味,不顾家人的感受,只在乎自己能否圆满,是极端自私自利的。这其实是一种误解,因为只在乎小家而不顾大家的行为,才是自私的表现。谁不想为自己、为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和谐、安定的社会环境呢?敢于讲真话的张志新,也有自己幸福的家庭,她的宁死不屈难道也是为私的吗?一个政府,在执政的道路上,难免有过错,只有以人为本,多听取老百姓的呼声,才能够真正实现强大。所谓“得民心者得天下”,历朝历代都是如此。以前的帝王看到天灾人祸,都要首先检讨自身是不是做错了事情、失了民心才招致天谴,因此要祭天拜祖、反省纳谏、力求修正,以图获得上天的庇佑。历史上的“贞观之治”、“开元盛世”无不是顺天意、得民心的清明时期,因为君主提倡广开言路,所以才使社会太平、人心归向。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必须能够听得进不同意见。要知道,敢于冒死进谏的都是魏征那样的贤人,是真正希望国家富强、民族昌盛的有德之士。

处理法轮功案件的公检法人员,你们最先接触这群无辜的善良民众,请不要认为只是在奉命行事,而违背良知。我母亲当年,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她也只知道服从命令,而失去了辨别是非的能力,因此造业无数、百病缠身,只有自身去承受恶报。所谓“三尺头上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这是亘古不变的天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参与处理法轮功事件的执法人员,请你们“将枪口抬高一厘米”,手下留情,您的明智之举会给一个善良的生命以希望,让一个幸福的家庭得以存续,同时也给自己及家人赢得福报和赞誉。

希望每一个可贵的中国人都能够站对立场,认清是非善恶,选择正义善良,拥有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