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鸡西市赵春艳被迫害致死(图)

更新: 2019年03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鸡西市恒山区法轮功学员赵春艳,遭受五年冤狱折磨,在黑龙江女子监狱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被家人用120急救车接回家后,于七月二十八日凌晨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

赵春艳被迫害前
赵春艳被迫害前
赵春艳被迫害后
赵春艳被迫害后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一日早七点多钟,鸡西市恒山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徐孟飞、鸡西市公安局于某等十一个人闯入赵春艳家中,非法抄家,并将她绑架到鸡西市看守所。二零一三年十月,中共人员以政法委找谈话为名,把赵春艳骗到一个后院,恒山区法院的法官直接宣读判决书,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赵春艳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九监区是集训区,被劫持到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近半数都被非法关押在这里,是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与迫害最严重的监区,在这里狱警很少直接参与迫害都是幕后指使刑事犯迫害法轮功学员,这里的刑事犯成为邪恶的帮凶,比豺狼虎豹还凶残。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刚到九监区,刑事犯杜晓霞就开始积极迫害赵春艳,逼迫她“严码”(一个姿势不准许动坐在小板凳上),第二天开始从早五点到晚十点逼迫赵春艳“严码”六十多天。

赵春艳生前说:“二零一四年二月六日,大庆的刑事犯田艳茹指使王宁殴打我,衣服挂打折两个,扫床大塑料刷打折一个,用大塑料刷子刷我的脸,脸象被鸡啄的一样,全部肿起来,第二天田艳茹说,你这一夜脸都变花了,用保鲜膜的纸筒打人外表是看不出来伤,就用纸筒狠命抽打,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如果上厕所就把我强行拖回尿在裤子里。”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二零一四年三月,王宁等人揪住我的头发,往装满水的盆子里浸,用一盆一盆的凉水从头到脚浇下去,那时东北还很寒冷我穿着毛衣,浑身上下湿透,冻的直哆嗦也不让换衣服,‘码’在那里不让动。她们经常以谈话为名强行把我拖到便衣库(除囚服外放衣服的房间),在这里监控拍摄不到,每次都是多人对我殴打,被打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

田艳茹、王宁等人受恶警的指使,为达到能转化而立功减刑的目的,残忍地迫害赵春艳,抓住她的双肩揪起来往下墩,把臀部全都墩烂了,血肉粘在短裤上,再逼她“严码”。

九监区还在精神上折磨法轮功学员,惯例是写上师父名字放在地上让法轮功学员踩踏,放在床上让坐上面,写师父名字的纸往裤子里塞。

赵春艳经常遭到殴打、折磨、羞辱,二零一四年二月六日,被殴打的蒙头转向不知东南西北,二十天不让睡觉,在神志不清的状态下在所谓“四书”上签了字。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看到有纸和笔,赵春艳就写“严正声明”,声明在神志不清时在 “四书”上签的字全部作废,把声明给田艳茹。田艳茹不接,开始按着赵春艳打,之后又“严码”并八天不让睡觉。问她写声明的纸笔是哪里来的,就开始搜她的行李箱。

因为狱警不接声明,赵春艳就用衣服的纽扣写在墙上,这样所有人都能看到。警察气急败坏地骂,说把墙都弄脏了,就“严码”迫害赵春艳,一直折磨到她不能进食,已经很瘦了,吃什么就吐什么,只能吃馒头泡水。

赵春艳被迫害得骨瘦如柴

赵春艳生前说:“他们打我时说我有病,强行灌药,我的牙被捌掉一颗。警察肖淑芬(警号2303055),天天看着我,灌完药不让上厕所、不让吐,肖淑芬灌完药让我张开嘴看嘴里还有没有药,一天两次灌药,灌了多长时间也记不清了,也不知道她们给我灌的什么药,每次灌完药之后都是腹泻不止,后来就不能吃东西了,田艳茹说有粥你不喝吃馒头泡水,我说这都是你们给造成的,把我迫害成这样的,牙都被捌掉了。”

赵春艳被迫害的吃什么都吐,身体严重缺营养,身体越来越差,后来送到医院检查发现肝囊肿,这时她是一口东西都吃不了了,精神恍惚没有时间概念。开始住院做了手术。

赵春艳被劫持到黑龙江女子监狱后,家属曾到监狱探望过她,狱警都以赵春艳不转化为由,不让接见。二零一六年十月末,监狱突然通知家人赵春艳病危,让家属速来。家人急忙赶到哈尔滨中心医院,见病床上的赵春艳骨瘦如柴,已不能行走、不能进食、呼吸困难、口齿不清、生命垂危!狱警利用亲情逼迫赵春艳的家人签字,交纳抢救费用,还让家人快点办理保外就医,可是黑龙江省司法局不给办理保外就医。

九监区队长王珊珊给赵春艳儿子发信息要钱,用微信打款多次,家人每次接见时都给她现金,还给过狱警朱学明。狱警对她家人说拿钱可以放人,给了二万六千元钱也没放人,还向她家人要陪护费(一天一宿260元),说如果不拿陪护费就让家人去陪护,家人要去护理时,她们又不答应了,出狱前还向家人索要手术费六万元(未得逞),赵春艳在监狱时卡里的五千元也被她们扣下一直没给。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六日出狱时,赵春艳已经被迫害得奄奄一息,不能行走,原来一百零二斤,出狱时只有六十七斤,家属用120救护车从哈尔滨把她接回到鸡西市恒山区的家中。回家不到二周,赵春艳于七月二十八日凌晨含冤离世。

赵春艳被迫害致死是中共迫害善良的真实写照,是中共邪恶本质的缩影。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赵春艳女士是在一九九七年秋修炼法轮功的,炼功后风湿病、心脏病、神经衰弱都好了。没想到为祛病健身炼功,却惨遭邪党的多次迫害,先后被非法劳教二次三年零十个月。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九日,赵春艳被恒山奋斗派出所所长孙梦山和许片警绑架关押二十四天。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赵春艳又被奋斗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了五十二天。刚回家三天,就被所长孙梦山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万家劳教所。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赵春艳本着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去牡丹江旁听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时,在马路上被警察绑架,被恒山国保警察强制劳教一年半,在黑龙江女子戒毒劳教所被非法加期十六个月零九天。

中共本性“假、恶、斗”,自篡权以来,杀戮不断,通过周期性的各种政治运动,迫害了中国一半以上的家庭,害死了八千万无辜的中国民众。这个死亡数字,超过了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特别是对法轮功的迫害,更是时间长(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至今,十九年)、迫害面广(迫害了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迫害手段下流惨烈(强奸、性侮辱、电棍电、刑具打、地牢、死人床、打毒针等等,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利。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于监狱、劳教所、拘留所、洗脑班等黑窝中惨遭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在中国,目前还有许多的法轮功学员还在非法关押之中,遭受酷刑、精神折磨等迫害。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许多人觉得中共迫害法轮功和自己无关,这是错误的认识。在这场善与恶、正与邪的较量中,沉默其实就是纵容邪恶,沉默就是邪恶的帮凶,因此保持沉默,保持所谓的中立是没有选择,其实质是帮助了邪恶,助长了邪恶的气焰。现在天灾人祸不断,就是一种警示。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众多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惨烈的迫害,迫害法轮功“血债帮”的部分主要成员:周永康、薄熙来、 徐才厚、郭伯雄、王立军、李东生、苏荣、周本顺等相继被捕,表面上是贪腐,究其根本,是因为迫害法轮功遭到天谴。正告还在迫害法轮功的各级官员,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将功补过,别让他们的今天成为你们的明天。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责任人
黑龙江女子监狱
九监区队长:王珊珊
朱学明13313624688
刑事犯:杜晓霞、田艳茹(大庆)、王宁
恒山区公安局国保
恒山区检察院
恒山区法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