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成长之路

更新: 2018年08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五日】“又干净,又好看,又懂事,又安稳,某某可有个好闺女。”某某是指我丈夫。我村乡亲们都这么说,我很惬意。

一九九八年春,我打算让五岁的女儿提前上幼儿班,可学校有点儿远,不放心孩子自己去上学。这时,我村的“法轮大法”义务辅导员,让我丈夫捎给我一本《转法轮》,当看到“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1]时,我想:让女儿炼正好,不用担心了。

女儿双手拄着小脸儿,认真的听我给她读,刚读到半页左右的时候,女儿说:妈,妈,这书上的字倒着走。我一惊,她指着说:这趟亮了这趟(下一趟)亮,这趟亮了这趟亮。我一惊,太神奇了吧!

开始学大法是为了女儿,到五月二十八,我正式去了炼功点。有一天中午,我一边做饭,一边教女儿炼“抱轮”,她站在沙发上,正好对着穿衣镜,我指着镜子说:你跟她一起炼吧,妈给你们做饭。过二、三分钟,教她下一个动作。到“头顶抱轮”时,我只顾做饭,把女儿忘了,大概过了二十分钟,我过去一看,女儿无声的、颤抖的举着双臂,满脸都是泪。我的心都碎了,把女儿搂在怀里:对不起,是妈把你忘了,对不起!对不起!

一九九九年七月,第一次从电视上看到那些诽谤时,我的女儿说:妈妈,把电视关掉吧,咱们不看。我很惊讶,她那么小,竟然有分辨能力了!

再说刚怀上我女儿时,我得了一场严重的病毒性阴道炎。医生建议打胎,说这样的孩子怕发育不全。因我心脏不好,县医院都不敢做人流,就生下了她。一看发育挺好,哪儿都不缺。大概五、六个月以后,皮肤开始起小红疙瘩,流黄水,溃烂。我们跑遍了周边县市大大小小的医院、祖传秘方,连麻风病医院都去了。拿回的药分黄、白两种,每天抹十个小时,一个小时换一种,涂抹全身。我和她爸轮换着双手架着她的双腋,生怕蹭了,不顶事儿。那个溃烂还能传,比如腿肚子那烂一块,蹲着碰到大腿的地方也烂一块,烂的小小的腿上只有前面手指宽一小条是皮肤原色,转着圈都是淌着黄水儿的红肉!天一转凉,得打封闭,不然,人和被子就粘一起了!当妈妈的心一直在痛!

二零零零年春末,我女儿发高烧、昏睡,然后出了一身像针尖大小的疹子,侧着看,眼睛里也是一层,稍微一咳,鼻子里就往外涌血,我折好几摞手纸放在她的枕边。看着我担心的样子,她懂事的说:妈妈,我不咳嗽。说着,只轻轻的一咳就又涌一阵子血,慢慢的才能止住。我说:要不,咱们去医院吧。她轻轻的、但坚定的说:妈妈,我不去,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从此一直折磨我女儿的皮肤病彻底好了!

当时,由于邪党集团的迫害,我村那个辅导员,被迫害关押在看守所。没有集体修炼的环境,就觉的像失去母亲的孩子那样,迷茫、无助。二零零一年盛夏的一天,我和女儿到县城去找同修,只知道有一个同修在城西擀面条。那时,只有车站有车,我俩一路步行,从城东的车站走到城西,没人!打听说家在城北,又被告知,在城南某处的路东擀面条。一路上,热的我和女儿在电话线的阴影里走,大半天儿的时间,只吃了一肚子的冰水。看到同修时,我一下子坐在了他的三轮车帮上,再也走不动了!脚上磨出了好几个水泡。这时看到我的女儿,没有一点怨言,仰着通红的小脸儿,期盼的望着同修。

大约从二零零三年起,有好几年的除夕夜,我们都是在挨家挨户发放真相传单中度过。大年初一,我俩带上自制的小彩旗,写上“真、善、忍好”,用小图钉,钉在沿路的厚厚的大杨树皮上。

我的女儿始终学习优异,品行出众,在六年级就被入了团。后来三退刚开始时,女儿果断的在学校公开退了团。这一下招来了学校领导的约谈,说明天县教育局过来找她谈话。当时,女儿好象有点害怕,但坚强的说:我不怕他们。我写了一封为什么不入团的信让她带着,有人找就拿出来。也许是我们的心性到位了吧,约谈的事不了了之。

二零零八、零九年,我被迫害。女儿升高中,都是自己打理的生活用品。她在写给我的信中说:想说的不能说,能说的不想说,这个世道还真是无奈。不过妈妈放心,家里一切都好,你一定要坚强。小小的女儿,竟然成了妈妈的安慰!

上学时,女儿都带着mp4和小本《转法轮》,这才是女儿一直都品学兼优的保障。

二零一六年除夕,我、女儿和她爸,把我村四条街两边的所有电线杆,都贴上了真相福字。一般高、一个方向。第二天去看,它们是一道别样的风景呢!

二零一八年的真相台历下来后,我们的钱不多。女儿说:我那儿有一万多块钱了,给你一万吧。后来一算缺七千,女儿没有任何多余的话,静静的,很自然的说:我又不乱花钱,我的钱都是你的,你都可以拿来做正事,不够,我可以预支。

今年三月,我女儿去一家公司面试成功,工资比原公司每月多三千。打电话给我,是因为新公司让下周一上班,原公司老板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人,不能只为了钱,而对原老板不义。开始时,我心动了,毕竟每月三千在我们农村不是个小数目。我说:要不你就选“利”得了,你又不是慈善机构(原公司业务很多,无休止的加班,第二天得照常上班,女儿是公司的主力,曾连续加班后,眼睛失明十几分钟)。女儿说不能那样做。

在女儿的影响下,我说:别哭,就选“义”吧。女儿决定另选公司,当天下午还有一家公司面试,女儿诚恳的说了自己的条件和要求,面试官当下决定:工资比原公司多四千,跟原公司交接完就来上班。

我鼻子好酸!这样的结果,再一次验证了师父说的“你的东西不丢”[1]的法理。慈悲无量的师尊,时刻都在看护着弟子,只要有一点点提高,都会感受到师尊的鼓励!

女儿工作以后,我曾一度担心她在社会这个大染缸中被污染,经常提醒:别忘了自己的身份。现在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她不只是我的女儿,更是师尊的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