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学法小组的小弟子

更新: 2018年04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一日】我们学法小组有一批大法小弟子,考虑到他们平时上学,集体学法时间不多,所以寒暑假期间,同修们把他们召集在一起集中学法、交流。过程中发现这些小弟子在个人修炼和证实大法等方面都有着许多可贵之处,在这里整理几个他们的修炼故事。

一、腼腆的童童班会上讲真相

童童是二零零二年出生的大法小弟子,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子。爸爸、妈妈因为修炼大法而遭受迫害,童童从小便饱受流离之苦,难能可贵的是所有的魔难并没有给她幼小的心灵留下任何阴影,深深烙在心灵深处的是大法的神圣与美好。

对于童年的不幸遭遇,童童表现的很坦然。前些年,因为父母的被迫害而导致家境困难,童童经常一段时间穿一件衣服不换,而周围的女孩子们经常换不同的衣服穿,名牌、时髦对于这些年龄不大的女孩子来说,已经并不陌生,穿着好坏自然成了她们议论的话题。童童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穿着而觉的比别人矮一截。

有一次,一个要好的同学问童童:“你为什么老穿一件衣服不换呢?”童童说:“我的衣服只要干干净净,保持整洁,我觉的就没有必要经常换。”回来跟妈妈谈起这事,妈妈心疼的问:“你有没有觉的苦?”童童回答:“释迦牟尼抛下太子的荣华富贵去做苦行僧,我吃这点苦算什么呢?”

上初中期间,有一天开班会,那天班会的内容是讨论关于“×教”的问题,当班主任老师一提“×教”时,童童的心就怦怦跳起来,“老师会不会污蔑大法?”果不其然,当老师一提到的时候,童童一下站了起来说:“老师,法轮功不是你说的那样……”断断续续的,童童讲了自己的认识,还提到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要知道平时的童童非常腼腆,跟大人说话都会脸红,所以当时因为紧张,脸通红的。虽然童童后来想起这事时总是很遗憾的表示,当时太紧张了,没有讲到位,但在当时对全班的同学和老师都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在交流回忆这件事的时候,童童的一句朴实的话感动着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同修,童童说:“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听到污蔑大法,我就难受。”

二、新新:我们不能做邪党的宣传工具

新新是一名十六岁的男孩子,二零一五年跟随父母开始修炼,是一名新得法的小弟子。虽然修炼时间不长,可是新新在个人修炼上严格要求自己,令我们许多老同修都赞叹。

新新在学校里品学兼优,是老师同学公认的好学生。目前上初四的新新,功课很紧,可是只要有时间就来学法小组学法,其他这个年龄的孩子感兴趣的玩游戏、上网等,新新很少在此浪费时间。在发生矛盾的时候,新新总是以师父告诉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来要求自己。

二零一五年冬天,那时新新刚接触大法不久,一天晚自习,新新和同桌因为某事争论起来,对方说了很绝情的话伤害新新,新新刚要反击对方,忽然脑子一片空白,这时师父的法展现在脑海里:“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2]新新冷静下来,主动向对方道了歉,俩人又和好如初了。

别看新新得法晚,因为经常看《明慧周刊》、真相小册子等资料,新新对邪党的认识很深刻了。七年级的时候,学校要举行第一届唱红歌活动,要求以班级为单位参加合唱比赛,新新被选为领唱之一,新新心里真不愿意唱这些给邪党歌功颂德的歌,那几天,新新心里一直默默发正念。

一天,几个领唱的商量:这歌太老了,咱们换首歌吧。新新想:这不是个好机会吗?于是提议:“我们不唱歌颂党的了,唱别的吧……”于是大家向老师提出换歌,当时新新心里还有些担忧,没想到老师竟然答应了。事后新新总结说:“遇到这种事情念一定要正——我们不能做邪党的宣传工具。”

三、东方:我就是不想入团

东方从小跟随父母修炼,目前已经是一名大学生了,来学法小组学法,东方总是双盘、端坐、双手捧书,非常认真。在讲真相、救人方面,东方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平时跟同学朋友都能智慧的去讲真相。与大家交流时,他总是很谦虚的说:“我真的做的很不够。”不过他还是跟大家分享了一个上初中时的小故事。

上初中时,老师要求全班同学都入团,自然少不了东方。东方径直跑到老师的办公室,跟班主任老师说:“老师,我不想入团。”老师不以为然,说:学校规定都得入。东方再次说:“老师,入不入团是我的自由,我不想入。”老师不耐烦赶他走:“没有你想不想的事,都得入,你走吧。”东方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紧盯着老师,一字一句的说:“老师,我就是不想入团!”

班主任老师愣住了,这时邻座的老师来解围说:“这孩子不想入就不入吧,他一定是有原因的,别难为他了。”就这样,班主任老师就同意了。结果全班只有东方一人没入团。

四、阿惠:我是跟着大妈来的

阿惠今年十八岁,刚上大一,十八岁的阿惠出落得象一朵净莲,纯净、美丽、文雅,这是大家共同的印象。大家都知道,当今的大学校园随着社会道德的沦丧也变的乌七八糟,然而阿惠在这个大染缸中却没有随波逐流,她的内心犹如外表一样纯洁、干净。

阿惠的大妈是一位早期得法的老弟子,阿惠跟大妈的缘份特别大,从小跟着大妈学法,由于生性单纯,这些年又大量学法,所以阿惠在成长过程中受到的污染很少。当问到她当今的社会是否对她有影响时,她说:“不会的,因为我从小接受的就是大法,大法的衡量标准对我来说已经根深蒂固,所以外界的诱惑对我来说一点也不感兴趣。”虽然阿惠说的轻松,但是我们深知,如果头脑里没有法的充实,在当今社会里要做到这点是很难的。

阿惠小时候还有这么一件趣事,在阿惠五、六岁的时候,有一次已经修炼的大妈要坐车走,阿惠在后面追着要跟着,阿惠的妈妈当时还没修炼,拦着阿惠不让她走,阿惠跟妈妈说:“我不是生在你家来的,我是跟着大妈来的。”

因为篇幅有限,还有许多的故事不能与大家分享,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乱世当中,这些小弟子们能洁身自好,以身证实大法,很是难能可贵,这和他们长期坚持学法、大量同化法是分不开的。

我们也发现有许多昔日的小弟子在长大的过程中,逐渐的离法的要求越来越远,不同程度的受到社会的污染,本来是为得法而来的,却迷失在这里,甚至有的跟着变异的道德标准下滑至危险的边缘,希望老同修多关心一下身边的小弟子,带着他们多学法,从法上交流,鼓励他们走好、走正修炼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