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谈谨慎 多修口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师尊专门针对“修口”讲过法,我们学法会经常学这一节,有的甚至背下来,指导自己的修炼。但是在实际当中发现,不修口的现象依然存在。仅以我个人及几个例子来说明一下不修口的几种形式,以此来善劝那些不好好修口的同修。

法理不清造成的不修口

近日,我去一同修A家,和她聊起她嫂子(也是同修)的现状,她嫂子以前也修炼,只是在法理上对法还存有模糊认识。存在着不让人说、不愿意交流,放不下走進来时以治病为目地的执着等现象,造成旧势力对她身体的迫害,以至现在拖着残身。当说到这一情况后我就说:“同修现在所处的情况也不容易,还需要耐心对待,她这从另一方面讲也是在‘修身’啊。”单从字面上讲,毕竟身体这样了,想做什么不好的事也做不了了,不是在修身吗?(当然,修身,是不去做坏事,而非这种不能做坏事。)可是同修A却有不同的看法,她认为:我们都知道物质和意识是一性的,造成她现在的处境是她思想中、意识里、观念上的漏造成的被迫害,解决问题还得从转变观念上入手,还得从根子上找。我觉的她说的有道理。同时我又想到:她现在这样是被迫害造成的,她本人肯定是不希望这样的。那么我说她现在在“修身”是不是就等于间接承认了旧势力对她的迫害呢?答案是肯定的。师父叫我们认识到不是在承受迫害中否定旧势力,而是全面否定旧势力,包括旧势力本身的,所以这是一种法理不清造成的不修口的表现,是比较突出的也是严重的一种不修口,如不及时更正会对同修本身造成干扰,并对其他同修造成误导。在此,谢谢师尊用同修之口指出我的不足,也谢谢同修。

随意而说的不修口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随意而说的不修口。大家知道。邪党迫害我们一直惯用的一种伎俩就是抓辫子、扣帽子。瞎编乱造无中生有的迫害,究其一点不计其余的迫害,这些我们都是领教过的。

一次两个同修有段时间没见面了,见面第一句话同修B就说:局长来了,邪党局长来了。另一同修接着指出:不能扣帽子。那个同修以前是任过局长职务,可毕竟是过去,现在他的身份就是大法弟子,是同修。这种随口而出的不修口是日常生活中过于随便和不注意造成的,表面上看好象这种称呼随意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感觉上是很熟,实际上间接伤害了同修。因为我们毕竟是修炼的人,不能想说就说。这随口一说的邪字连同其背后的邪恶因素是不是会灌到同修耳中或者他的空间场呢?同修倒也没什么笑了笑算是过去了,可细一想:这种口是不是该修呢?这种邪党文化里的因素是不是该去呢?

自我解嘲式的不修口

还有一种是自我解嘲式的不修口。小组同修在背法,有背的多的,有背的少的,也流露出应付于事,为背法而背法的,对背法有些放松的苗头。大家也意识到背法遇到瓶颈了,表现有些懈怠,背法流于形式。在学法前的简单交流上,同修C随口就说:再这样下去就论堆了。(堆,在方言上读zuī。论堆:山东方言,意思就是比喻一个人对完成一件事情感到无望而采取耍赖等消极办法、甚至“撂挑子”不干了,是一种负面因素的体现。)本意是想表达目前背法的现状,可是不自觉的造成了没修口。

师父说:“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觉者,现在的一切就是未来的辉煌!”[1]师父都珍惜我们,我们怎么能把自己看的那么低呢?!我们是助师救人的法徒,我们应该自信一点一点。我们不应该用那些不好的字眼和负面因素来对待修炼,对待自己和同修。在这个问题上,我觉的我们应该用修炼精進不精進来形容还比较恰当。

当然,还有其它一些形式上的不修口,就不一一列举了,总而言之一句话:劝那些不注意修口的同修再修修口吧!

不当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贺词〉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